第23章 偶遇(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36 字数:2161 阅读进度:23/40

叶辰早就能感觉到韩亦雪想要疏远自己,却始终装作不知。在她身上,他能找到家的感觉,而他该死地贪恋这种感觉,不愿放手。

“可你终究还只是个小姑娘,怎么能自己在外乱跑?如果出事怎么办?你可知道一个女子如此无所顾忌、任性妄为在宁都就是品端不淑、毫无教养,是会连累家族被笑话的。你不能总是自私地想着自己。”明知道她这些话不爱听,叶辰还是忍不住念叨。

韩亦雪挖了挖耳朵,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门口走去,她觉得自己无法再继续这场谈话。

“你去哪里?”叶辰问。

“我去甲板透透气。”韩亦雪走出门,留给他一个背影。

叶辰一时无言,看着她的身影不见,又闭上了眼遮住眼里的失落。小姑娘的世界正在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深深的力不从心之感萦绕在他的心头。

思思都看在眼里,只觉得眼眶有点发酸。叶辰对小姐的好她岂能不知?除了迟钝的小姐,田庄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便劝道:“叶公子,小姐她一向都是这个脾气,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了。”

叶辰嘴角牵起一抹苦笑,没有回答。

午后日光强烈,人们多选择在船内午休。

韩亦雪来到甲板上,随着视野开阔起来,刚刚心里的不痛快就立马被她抛却脑后。

她绕着船舱走至船尾,这里没有人,她便停下脚步,趴在船栏上。河风吹佛,迎面扑来的是潮湿的河水气味。

举目远眺,长空无际,云朵如纱般飘着。振翅高飞的鸟儿涂抹出几道流动的黑点。波光粼粼的河水映照着天空的碧蓝,河道上大大小小的行船有序地排列开来,这是一幅岁月静好的画卷。

目之所及,船虽多,但都相隔得挺远。一艘黄帆高展的船在众船中特别显眼。船并不大,遥遥望着也能看出其布局精巧,装潢奢华。她本觉得自己所在的大船已经够好了,但那艘船貌似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移开视线,低头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心境跟都着飘忽了起来。这水好似时光,流得飞快。忽然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在哪里。这么久了,她时常还会有一种不真实感。

出神片刻后,她的视线又扫过络绎不绝的行船。碧波荡漾中,其他船只都很规矩地保持原有的距离,唯有那艘黄帆高展的船驶近了些。船头处好像隐约站着两名男子,因为隔得太远并不能看得清晰。

忽然,她注意到空中多了一个跳动的物体。

她原以为是只鸟,定睛一看,居然又是那只粉白色的蝴蝶!这蝴蝶很美,任凭她记性再不好,也不会这么快就把它忘了的。

她有点惊讶,这里离岸边那么远,这只蝴蝶是如何飞到这里来的?

她又对着它伸出手。

蝴蝶十分乖觉地朝着自己飞来,韩亦雪的脸上绽开灿烂的笑。

这一次没有人打扰,蝴蝶越飞越近。韩亦雪欣喜地看着它就要落在自己手上,近看之下蝴蝶更是美得让人惊叹。

可就在蝴蝶触碰到她指尖的那一刹那,突然化为了晶莹的粉末。韩亦雪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退后两步。

然后就见飘散的粉末又聚集起来,在她面前凝结成了四个小字:“远离宁都。”

韩亦雪被这一奇观惊掉下巴,怎么回事?不会是幻觉吧?或者是恶作剧?

她飞快揉揉眼,字还在,只是很快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她又转头环视了一圈,船尾没有其他人,除了刚才那一幕四周一切都很正常。她又捏了自己的手臂一把,会疼,看来都是真的。

疑问在她脑中浮起。这只蝴蝶从哪里来?这是什么原理?为什么它要告诉自己远离宁都?

虽然完全没有头绪,但她很快就想开了。宁都已经近在咫尺了,怎么可能远离?到了宁都,有父亲罩着,自己小心谨慎些就好了。凭着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聪明才智应该可以混得下去的,大不了就早点回田庄呗,还是有退路的。

她就对着河面给自己打气,突然发觉那艘黄帆高展的船又近了许多。

现在可以看真切些,她的思绪就立马跳跃成——那艘船不仅豪华,速度也很快啊

只见船身棕漆发亮直晃人眼,船柱雕有精致纹路,重檐下挂着红色灯笼。船头由两人变成了一人,那是个极其年轻的男子。他身着玄色锦袍立于长风之下,身姿清瘦挺拔,衣袂随风飘飞。水光滟滟印照在男子俊逸白皙的面容上,通身的华贵气度暗示着他身份的不凡。

他双手随意地搭在船栏上,正微微低着头,安静看着滔滔不绝东流的河水,似是陷入了沉思。

韩亦雪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美景搭配美男子,着实养眼。

船离得越来越近,此船尾与彼船头相对。

韩亦雪依旧面不改色继续盯着他。男子容貌越发夺目,唇红齿白,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里暗含着果敢坚毅。玄色锦袍腰间挂着一对莹润细腻的太极鸳鸯佩。

可能是古时衣着的缘故,美男子都自带一股文雅的气息。她也是喜欢看美男子的,就真的只是单纯的看,不带一丝悸动地看。

此时那艘船上,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从船舱走出,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水走到玄色锦袍男子身后。

在他身后几步之遥,侍女脚步突然放慢。

日光顶盛,一道刺眼的白光在那茶盘下方闪了一闪。

韩亦雪眼睛一眯,这侍女手中抓着匕首!她想行刺。

她顾不得深想,忙不迭对着他大喊一声:“喂!小心身后!”

侍女似乎没料到会有其他船上的人打扰,她好不容易等到这个单独靠近目标的机会,不能就此浪费。

于是她干脆扔掉茶盘,袖底露出雪亮的长匕首,蓝芒冰冷,一望便知刀刃上抹了剧毒。

杀气荡空,她举着匕首急速向男子挥来。有那么一刻,韩亦雪觉得那男子躲不开就要交代在自己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