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宁都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06 12:52:37 字数:2167 阅读进度:24/40

那男子却是没有任何惊异恐慌,只是抬眸淡淡扫了韩亦雪一眼,同时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及时侧身,匕首斜斜劈下也没能碰到他半截衣袖。

接着男子凌空飞腿直接将那侍女踢出几米开外,侍女撑在地上呕出鲜血。她自知行刺失败也不再做抵抗,直接纵身一跃跳入了河中,水花四溅,河面很快归于平静,再不见涟漪。

这时,船舱内涌出几名手持着弓箭的侍卫,他们好像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没有人去询问那名男子情况,反而一上来先四下查看河面动静,试图找寻那侍女的踪迹。

韩亦雪心有余悸地唏嘘,虽然自己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从没碰着什么危险的事,但却在短短的十来天就见识到两场刺杀,这世道可能还真不太平。

最开始船头两人中的另一人走到玄色锦袍男子身边,面带失望可惜之色斥道:“那人真是多管闲事,就差一点弓箭手便可制住她,殿下再趁机卸了她的下巴,我们便可活捉了这个细作。好巧不巧就被人白白搅坏了计划。”

这时候的死士牙里都会藏毒,一旦行动失败逃脱不得,他们便会咬碎牙里的剧毒自尽而亡,难以抓住活口。

刚刚侍女由于韩亦雪出言提醒而提前行刺,让弓箭手无法出手,毕竟有可能伤到玄衣男子。而相隔的距离较远也无法让男子顺利卸掉对方下巴,所以他们的计划因此作废了。

两男子所在的船行驶速度很快,已经超越了韩亦雪所在的大船,而且距离越拉越大,自然再也看不见船尾韩亦雪的身影。

玄衣男子语气淡然道:“罢了,我们好歹拿下了苇州太守,也算不虚此行了。”

“这些商船河道、行驶时间都是相对固定的,就怕对方是故意派那人来搅乱的。这样我们抓不住人,就没了证据。”另一人依旧愤愤不平。

“对方肯定不会就此罢手,再寻机会吧。”玄衣男子摆摆手,刚才船尾那清瘦少年的模样,他只扫了一眼,便已记在脑中了。

另一艘船上的韩亦雪不知道自己的好心被当作了驴肝肺。就在她心有余悸地唏嘘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左肩,她吓了一跳,赶紧朝左后方看去,并没有见到人,反而是右边传来了熟悉的爽朗笑声。

她又把头扭向右边,果然是叶辰,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两人之前闹得小小不愉快就好像不存在般烟消云散了。

叶辰戏谑道:“怎么你自己惯用的伎俩都忘了吗?”

她看着叶辰欠抽的表情,被以己之道还施己身的感觉十分不爽呢,便道:“这招的确讨人嫌,以后还是别用了。”

“有没有被吓到?”叶辰问。

“就这,哪能呢。”韩亦雪声音不咸不淡。

叶辰刚刚就隐在韩亦雪身后不远,他顺着她的目光也目睹了那艘船上的事,这种事他都见惯不怪了。可是小姑娘当时紧紧抓着船栏那样子,怕是被吓到了,就想着逗逗她。

他想把这世间所有的阴暗的事都从小姑娘的世界里隔绝开来,他的妹妹该是向阳而生、无忧无虑的。可是小姑娘要回宁都了,以他现在的身份,想要名正言顺地呆在她身边都是奢望,更别提保护了。如果可以,他希望小姑娘一辈子都待在田庄里。

“我是指那艘船上的事。”叶辰打量着她。

韩亦雪眉宇间闪过一抹犹疑之色,旋即恢复了平静。原来叶大哥也看见了,这人定是躲在哪里突击检查自己有没有做坏事呢,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蝴蝶那一幕。她不打算主动提起,故作轻松道,“又不是对付我的,我怕什么。”

叶辰拿手弹了弹她的额头,“你啊就惯会嘴硬,也不知道是谁连打雷闪电的暴雨天都怕的。”

韩亦雪一噎,无言以对。这时候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装作没听见,于是她也不接话,打了个哈欠懒懒道:“走吧,困死了,我得回去睡一觉。”

韩亦雪回到屋内,舒舒服服地在里间软塌睡了一觉。起来时窗外已经可以看见码头了。

待靠岸下了船,已有人牵着两马等在了码头,一匹是毛色发亮、品质上乘的棕色骏马,另一匹枣红色马更矮更肥些,便是皮卡了。

那人见到叶辰就恭敬见礼,双手递上马缰绳道:“少东家,您的马。”

叶辰点头接过,利落地翻身上马,思思则牵过皮卡。

不等韩亦雪反应过来,叶辰一把就拉她上了自己的马。韩亦雪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稳稳地坐在了他身后。她恼怒地锤了他一下,道:“你就不能提前知会一声吗?”

叶辰没回应,自顾自地打马而去。思思见状也不吭声,默默骑上皮卡跟在后头。

留下身后人内心道,那个少年是谁?居然和少东家共乘一马!他从没见过少东家如此亲近谁。

两马向宁都的方向奔去。

暮色夕阳把天际镀上一层火红色,这是天黑前万物最后一抹艳丽。

半个时辰后,便见到高耸的城门,正中间“宁都”二字庄重肃穆,这里已经能听见城内的喧哗之声。

三人下了马,走进了宁都。作为南楚都城,这里聚集了各路达官显贵,名流商贾,是当今天下最为繁华的城市之一。入目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各类商贩往来不绝,好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这是韩亦雪像个稚童般好奇地打量周遭的一切。

这就是千年前的都城啊,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到它的威严与活力。

叶辰看着她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道:“先找地方吃饭吧。你回得突然,将军府怕是没有准备你的吃食。”然后他又上下打量了韩亦雪一眼,嫌弃道:“而且你这样子回去,估计没人会觉得你是二小姐。”

韩亦雪想想也是这个理,于是痛快答应下来,道:“听叶大哥的。”不同于自己,叶辰时不时会来宁都办事,所以对城里很熟悉,有他带路可以安心。

小姑娘难得听话,叶辰嘴角微微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