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清算(一)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13 12:45:21 字数:2226 阅读进度:29/40

苏氏想着自己因这个庶女而得来善妒不贤的名声,她心理怒火就控制不住地冒了起来。明明就是她不愿意回,怎么到头来变成自己的错了?

如今人是回来了,还不能表现得太过厌恶,不然就正中谣言说自己十分不喜这个庶女吗?她便决定先教训她一番再给颗糖吃。

思思则想着夫人果然是要拿自己先开涮了,于是她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整一副待宰羔羊的样子。

苏氏看着她唯唯诺诺的反应很是满意,虽然是个妾生的,又没养在自己身边,但好在是个容易拿捏的。于是她心里的气稍微平了些,道:“你可知错?”

思思惶恐:“奴婢知错。”

“奴婢?”苏氏疑惑,不是说这女儿的癔症好转了吗?现在是怎么回事?她这是把自己幻想成婢女了?

韩将军很早就下了封口令,不许将韩亦雪有癔症的事对外人道,所以只有田庄里同她关系紧密的人知晓。而在宁都,大家都只以为她是被送到乡下养病,具体什么病还真没人会去关心。但是作为将军府当家主母的苏氏,自然是早就知道她的情况。

刘婶在花厅未曾离开,她听着心里一紧,不禁就有了猜测,难道是弄错了人?现在细细想来,那戴着帷帽的女子,虽然上半身都隐在白纱里,但见她走路姿态从容淡定,确实没有半分下人的样子。

思思不明所以,头磕在地上,颤声道:“奴婢该劝着小姐早点回宁都,该劝着小姐乘坐马车回来。都是奴婢的错,请夫人不要责怪小姐。”

听了这些话,连苏氏都不禁怀疑起她的身份了。

“你是何人?叫什么名字?”刘婶急问。

“奴婢思思,是小姐的贴身大丫鬟。”思思继续埋首恭敬道。

苏氏见她语气肯定,条理清晰,不像是幻想出来的样子,就一拍桌子怒道,“那你家小姐哪里去了?”

“小姐就在外头候着。”思思现在才明白过来,是她们弄错了身份,把自己认作小姐了。

“刘婶,到底怎么回事?”苏氏指着思思,转头质问起刘婶。

“老奴见她穿着艳丽华贵,就没有深想,没想会闹了个大乌龙,是老奴的错。”刘婶欠身道,这时候如果把少爷认错人的事推出来,反而更容易引发苏氏怒意。她在将军府当差多年,早就是个人精了。二姑娘终究是自己出去领的,这事儿就该自己认下。

“人现在就在外头是吗?去把她叫进来!”苏氏想着这庶女得长成什么乌七八糟的模样,才会被一个婢女抢了身份。

她又转头对思思厉声呵斥,“你个丫鬟怎能如此穿着?真是没有个样子!你去一旁给我跪着,没我允许不得起身。”

思思跪得双腿酥麻,汗流浃背地挪到一边。小姐从不把她们当下人,更没有让她们跪过人,以至于主仆之道早就忘得干净了。今日就想着是叶公子送给自己的衣服,一高兴就穿上了,都忘记宁都高门内,丫鬟也该做丫鬟打扮才是。自己穿如此艳丽贵气的衣服,的确是有失体统。

院门口,韩棠本想见到庶妹要好好教育一番,尽尽自己作为兄长的职责。结果,真对上了这个妹妹,第一轮就输了。

眼前女子姿态有几分慵懒的优雅,连公主在她面前都要失色三分,哪里还需要眼拙的自己教育?他着实没想到就凭自己父亲的那张虎脸,换了个女人,竟然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女儿!最关键的是,他一时不查还认错了妹妹真想拍死自己啊。

他懊恼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手上的帷帽也变得烫手,烫着左手又换右手,交替了几下,实在不知该往哪里放。他觉得自己一定丑大发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呼”的一下,就把帷帽又往韩亦雪头上一套,纱巾就这样随意地缠绕在帽子里,他又以最快的速度把纱巾扯出来,大着舌头结巴道:“小、小妹,为兄刚才唐突了,这帽子还是戴着好,戴着好啊,哈哈哈哈……”

韩亦雪一肚子莫名其妙。

这时,就见刘婶匆匆而来,韩棠讪讪摸了摸头,想必定是发现认错了人。

刘婶见韩亦雪还戴着帷帽,为了谨慎起见,就问道:“您可是二姑娘?”

韩亦雪礼貌回答:“我是。”

“您跟老奴来,夫人等着见您。”刘婶做了个请的动作。

韩棠也来了好奇,就道:“我刚好要向母亲请安,一起进去吧。”

韩亦雪应了声好,几人就进了院子。

来到花厅,韩亦雪就见到思思在一旁跪着,看着就心疼。她忍下薄怒,对苏氏更是打心眼里无法亲近起来了。

韩棠先行一礼:“给母亲请安。”

苏氏和颜悦色,“回来了,先坐吧。”

韩棠就在左边第一个位置坐下。

韩亦雪淡然而立,这里见母亲戴着帽子不合适,就先把帷帽摘下了。

厅堂瞬间被点亮。

刘婶一脸惊艳,这真是将军府的女儿吗?美得不似凡人。

韩棠心里还是有点难以相信,自己怎么突然就有了个如此好看的妹妹?

而苏氏的反应却让所有人都惊了一跳。

只见她“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走近几步直直盯着韩亦雪看,目光突然变得无限复杂?韩亦雪从小就被送走,苏氏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大了的她。只见她身着粉色长裙,身上披着同色翠水烟纱,皮肤雪白,鼻梁高挺,嘴唇红润,那双似水双眸却刺痛了她的眼。

那眼睛,让她想起了一个一辈子都不愿想起的故人。

当年那个来自西郡的柳姑娘是何等的倾世绝艳,无论是外貌、武功还是才华都惊艳南楚。宁都的世家公子哥们纷纷为她着迷,包括当年还是太子的高昌帝,还有现在是自己丈夫的韩年,他们在年少时,都曾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苏氏为护军都督之女,很早就知道家里有意把自己许配给韩年,所以一直默默关注着他。当她第一次见到高大俊秀、年少有为的韩年时,一颗芳心也就交付了出去。而当她得知柳姑娘轻而易举就得了韩年的喜欢,她一时痛苦消沉、心有不甘却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