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清算(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13 12:45:22 字数:2143 阅读进度:30/40

苏父看出了女儿的心思,为两家争取来了一纸婚约。苏氏喜极,韩年对婚约的态度却是悲极。

没多久,这个柳姑娘就成了宁都众多待字闺中贵女们的眼中钉了。包括苏氏在内,同为女人见到比自己美的,拥有心仪男子的爱慕,但是身份却不如自己的,多少会有小心思。

就这样过了两年,风头无双的柳姑娘突然就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等她再出现时,已摇身一变成为太尉夫人,还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消息传开,不知碎了宁都多少男人的心。

她至今都不知道柳氏的全名,当她还是少女时,别人都叫她柳姑娘,当她成为太尉夫人时,她就是赵夫人柳氏。

韩年迟迟不愿成婚,苏氏蹉跎成了大姑娘,成了他人眼中的笑柄。直到柳氏病逝,韩年才接受了婚约。婚后,韩年对她很好,从不摘花问柳。

直到他征战西晋,在边关养了个小妾,只是那小妾从未回过宁都,生下孩子就死了,她自然是没见过的。韩将军回到宁都后,又如从前般不好女色,孩子也送到了庄子里。让苏氏一度以为妾生女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可眼前这个女儿提醒着自己,不仅不是一场梦,还是自己最不愿面对的现实。

这孩子居然与柳氏的长相是同款路子,眉眼十分相似。她便想到韩将军定是按照柳氏的模样找的小妾,不然怎会如此相像?

今日这一见,勾起了她最不堪的回忆,打破了她原以为美好的爱情幻想。那就是柳氏病逝多年了,韩年很可能对她依然心心念念……

她突然有些站不稳……

韩棠赶忙上前扶着她回到座位上,安慰道:“娘,注意身子。”

苏氏压下心底阴郁的心思,又缓缓坐了下来。

刘婶见夫人如此,抬眸细细打量起韩亦雪。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庶女的确美得不可方物,那举手投足的自信与魅力即便放在宁都顶级贵女圈里也是少有的,一个庶女长得如此出挑胜过嫡女,夫人没有好脸色也是可以理解的。

韩亦雪揉揉额头,这什么情况?莫非要开启传说中的宅斗模式了?思思定是因为自己而被迁怒了,首先要弄清楚她的事情。

她上前行了个万福金安礼,“女儿拜见母亲。”韩亦雪有两世的舞蹈功底,基本的礼仪动作虽不怎么做,但做着竟比标准的还要美上三分。韩棠和刘婶都看直了眼,果然人美做动作都是好看的,怕是宫里的礼教司仪都做不了这么美。

“她一个婢女如此穿着,可是你授意的?你可知道别人都误以为她才是这二小姐?”苏氏斥问。

韩亦雪想着原来是这个情况,她也不好说自己根本不在意这些礼节,就变通道:“是女儿故意让她穿着我的衣服,毕竟女儿如此回来,不想让人认出身份。如今看来,效果很好。如母亲觉得不妥,皆我一人之过,还请您放过思思。”

“要放过她可以,你替她跪着。”苏氏眼角闪过一抹阴狠。

韩亦雪两世从来没有跪过人,好想直接甩袖潇洒地滚蛋啊,可是思思怎么办?

她咬咬牙,还是跪了下来。

苏氏心里舒服了些,便道:“罢了,刘婶,你叫剪秋先带思思去宁和院整理行李吧。”

刘婶应下,思思也踉跄起身,她深深看了一眼韩亦雪,一双泪目无言,跟着刘婶走出了门。她知道小姐即使把将军府屋顶掀了,韩将军也定会保她无虞。而现在小姐为了自己竟然下跪求人,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她现在就该先离开,不然反而会成为拖累小姐的靶子。

韩棠坐着的手握紧了些,看样子母亲是不打算让今晚安宁了,便劝道:“娘,小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水还没喝一口呢。先让小妹坐着吧,有话好好说。”

苏氏冷笑一声:“她如今可是犯了多条家规,还想坐着?”今日想到自己丈夫可能还对死去的柳氏抱有念想,让她多重怒火累积,必须发泄心中不快,不然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韩亦雪心内吐槽,这是要来清算之前的事了,头大啊。

苏氏面露嘲讽:“今日就事论事,如果你觉得冤枉了你,你大可以辩驳一二,我也不会治你一个大逆不道的罪。”

“悉听尊便。”苏氏都这样说了,自己还能拒绝吗?

接着就听她一字一句,话语带着戾气道:“没大没小,目无孝义、不敬兄长,撒谎无信、毫无礼教、品行不端、不知羞耻,用我细说吗?”

韩棠听了心中惊愕,没想到母亲对小妹成见如此之深,把一个女子说得如此不堪,这帽子扣得太大了:“母亲,您说得过分了。小妹常年不在宁都,有什么不合礼数的地方再教导就是。今日第一次见,何必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如果传出去,小妹的名声毁了。对于将军府,也不是什么好事。”

苏氏横眉怒怼:“你给我闭嘴,没你什么事,你听着就好。”

韩亦雪知道古代女子最重名节,而苏式拿这些个做文章,是想把她的罪名往死里扣啊。

苏氏臭着一张脸,严肃说道:“今天你必须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韩府的女儿,自然当遵守韩府的家规。我是你嫡母,既然你已经回府,有些事情理当算清楚。之前有你爹护着你,以后嫁人了,你若还是这般作态,将军府也会落下个教女无方的名声。熙妍苦练了十几年的礼教规矩,不能因为你就毁了。”

韩亦雪听着,只觉得心窝疼,膝盖疼,脑袋疼,哪哪都开始疼了。

“从我第一封去信至今,已有三月余。之后又陆续去信应该不下十封了,你回了几封?一封都没有,全是管家回的。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吗?你三番五次推脱不回,眼里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嫡母。说你目无孝义,你服是不服?”

韩亦雪眯了眯眼,既然如此一条条算,那本姑娘今日就死扛到底了,话说得难听可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