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初见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13 12:45:25 字数:2169 阅读进度:34/40

韩亦雪随着父亲穿过幽静前院,这里的砖瓦花草明明都是第一次见,到底是哪里似曾相识?

走进灯火通明的屋内,一进门就见到软塌上两个粉色爱心抱枕和叠得齐整的薄被,双圈月洞门博古架上各色价值不菲的小摆件摆放得宜,大大的花梨木书案上做工细致的桃木笔筒中插着炭笔。

韩亦雪不由愕然,这里的布局居然与庄子里自己的书房如出一辙,难道……

为了证实心中猜想,她不等韩将军带路,就快步来到另一间房前,打开门,房中陈设精致,各种家私一应俱全,衣柜、梳妆台都很大,看起来十分有质感。这里还连着耳房,也如同庄子一样分为厕所和浴池两处。

韩亦雪又穿过垂纱帘,来到里间。一张大大的梨木床,铺就崭新的粉色床单被褥,干净整洁得一尘不染,还带着阳光的味道。

这个院子的陈设布局完全都是依她的喜好而建,可见布置之人的良苦用心,这个禁地的用途显而易见了。

她目光复杂地回望父亲,激动、惊讶、欣喜、感动、询问皆有之。

韩将军正站在门口看着她把屋子里外都翻看了个遍,眼里露出慈爱的微笑,道:“可还满意?”

韩亦雪想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也不回答,快走几步到他身边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将军闻言却收了笑意,他似乎透过她的脸看到了另外一个人,表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韩亦雪见父亲沉浸于回忆中,也一时无言,两人就这样静默而立。

半晌,韩将军终于开口,眉眼间浮上几分悲伤和苦楚,语气伤感,“这里原是为你娘建的。可惜她早逝,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你是她的女儿,我就想着把这里留给你也好。我便按照你在平山村的喜好,慢慢改造了这里。如果你喜欢,可以住在这里。”

韩亦雪想着父亲真的很爱自己的母亲,对她的思念都化为了对自己的宠爱。她想也不想,就道:“这里既然为我而建的,我自然选择住在这里。谢谢爹爹,母亲在天之灵,见您对她的感情如此深,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真的吗?”韩将军苦笑:“我只希望她不要怪我就好。”

韩亦雪没感觉此话有哪里不妥,坚定地“嗯”了一声,“那这里以后还是禁地吗?”

韩将军笑道:“以后便由你做主。没有你发话,他们不敢进来的。”

韩亦雪笑盈盈,“那敢情好,接下来我就要在这里好好反省自己了。”她就想着,自己玩了这么久,身子的确是乏得紧。趁着禁闭好好休整一下,睡个几天再说。

韩将军笑笑:“你还是头个关禁闭还能如此开心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别给我捅娄子就成。”他顿了顿,想到什么又问:“需不需要再给你添几个丫鬟来?”

“有思思就行了。我不习惯太多人在身边。”

韩将军答应下来:“我让人明天再把行李搬来,你今天就先好好休息。”

他交代完毕就径直离开了。

韩亦雪穿过回廊来到后院,同田庄一样,这里的屋子后墙居然也立着一把高高的梯子通向屋顶。

她有喜欢在高处发呆的习惯,但她绝对没有想过父亲竟然心细如此,暖暖的感觉在心底蔓延。有这样的父亲疼爱,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迫不及待地就爬了上去。屋顶也是表面比较平缓的结构,上面很干净,似乎还有人打扫过,她就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可惜今晚云层厚重把夜空遮蔽,月色黯淡没有一颗繁星,看样子一场雨在所难免。屋顶风也很大,吹得衣袖和头发翻飞,韩亦雪忍不住抬手把额前的头发别到耳后。

将军府地势偏高,视野很好,附近重重叠叠的屋顶都尽收眼中。她视线扫过隔壁府邸房舍,灯火暗淡,几乎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唯有近处一盏孤灯映着寒窗格外醒目。

她想起这里与靖安侯府毗邻。虽然是晚上看得不甚清晰,景致都如同黑色剪影一般,但是依稀可辩旁边园子很大,昏黄灯光映照出一片曲径通幽的竹林,小径直通竹林中间包裹的院子。竹枝在晚风中轻轻摇曳,发出沙沙声响,越发衬得这座府邸的寂寥。

园中包裹的院子离她的慕兰苑仅一面高墙之隔,那里可以看得真切一些。院落中一条蜿若游龙的丈宽小河,河上还有座亭子。一座太湖石堆成的假山,山旁植了几株古树。目之所及之处,是一派云淡风轻般的素雅。

她的视线又落回旁边那间灯火明亮的屋子,不由一怔。那里多了一个人影映在窗纸上,很轻易地点缀了她的眼睛。只是那人影仿佛静止了一般,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天空飘起了簌簌小雨,老天在催促自己该回屋了。

就在刚想要离开时,那人影却突然动了,如浮光掠影般地在窗纸上流动起来。通过影子可以推断出屋内人的动作。

他缓缓起身,抚了抚衣袍,一步一步地走到窗前,这本该简单到一气呵成的动作,他却做得极为缓慢。

当那窗子被推开的刹那,韩亦雪蓦地睁大了眼睛。她的心居然跳快了几分,手也不由自主地抓着自己的袖子。

再多的心理准备都承受不了此刻带来的视觉震撼!

该如何用语言描述?该如何用词藻来形容?

那是不带凡尘烟火气息如仙一般的澄澈,那是最漆黑的夜也挡不住的光华耀目,那是她两世所见过的,一个男子身上所能拥有的风姿和气度的极致。

他身着一袭轻如羽翼、纤尘不染的素净白衣,如此简单,却又如此的动人心魄。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身上如玉一般的白,周遭的一切顿时黯然消退,再没有其他颜色能入眼。

那正对着雨幕的,就是这么一张完美精致却又透着独属于男子气魄的面庞,在雨光中泛着柔和的光圈,他面前的雨丝只为增添他的剔透明净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