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初见(二)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16 01:50:02 字数:2187 阅读进度:35/40

韩亦雪的目光被牢牢牵引,原本要离开的身子,挪动不了半分。

雨越下越大,将周围景物洗得模糊,只剩下层层叠叠屋顶和各色院子依稀的轮廓。天地融为茫茫一片的氤氲。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以往看见这句话,韩亦雪也不过是当描写男子风华绝代的诗词记了,看完便丢诸脑后。可当见到这位窗前默然而立的男子时,脑海里能想起来的就只有这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美好的诗词多如繁星,但人的一生中真能亲自经历的,其实极少。

两世光怪陆离的世界,她自觉见过不少美男子,已然练就超凡的免疫力。但这般移不开视线的,还是第一次。

不知为何,面对造物者如此美好的杰作,她的内心却微微发苦。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人难道就是玉子书?想起有关于他的传言,想起叶辰的告诫,心绪起伏间,应该是连内心都在告诉自己,对于这个人的任何想法都很危险,必须远离。

她不由地握紧双手,指甲陷入肉里,隐隐疼痛让她的眸光恢复清明,用十分的力气挪开了脸。

就在她移开视线的一刹那,那男子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气息,抬头朝她的方向看来。他们的目光就这样交错开。

他透过凄迷的雨雾,看见一个侧脸弧度美好的少女正坐在隔壁院落的屋顶上,她的肌肤白皙透亮,镇定淡然地就像远山之巅那一抹覆盖在山头的白雪,就如点缀在万里黑夜中唯一一抹云彩。少女凝视着前方,仿佛灵魂游离了身体,任凭雨再大,都不能令其动容半分。他刚想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少女却收回了视线,对着屋下说了句话,就匆匆爬下梯子不见了身影。

他们的目光始终没有交汇。

虽然屋顶已经没有人,但男子的目光依旧定定望着少女坐过的位置不离分毫。

片刻后,他收回视线,轻声唤道:“十焱。”

下一秒,一个蓝衣青年出现在窗外,躬身而立道:“小侯爷。”

“说说隔壁院落的事。”玉子书清淡地开口。

十焱想到应该问得是将军府禁地的事,便道:“今晚韩将军把禁闭多年的慕兰苑送给了刚回宁都的小女儿居住。我们是不是要采取措施把人赶走?就像曾经对付敬阳侯府那样。”

“无妨,她影响不了什么。”玉子书神色并无任何波动,又问:“她回府可有闹出什么动静?”

“那姑娘被将军夫人清算了一通之前的事,不过有将军护着,她自请了一月的禁闭思过这事就算过去了。”

“继续派人关注将军府,尤其是慕兰苑,有什么情况立即来报。”玉子书淡淡道。

“那里难道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十焱不解地问,“几年前咱们就把那里翻了几个遍,都一无所获。依属下看,东西不在那里。”他不明白主子怎么突然又重视起那块地方了?

“我要确认一件事。”玉子书似不愿过多解释,“你先下去吧。”

十焱应声消失在院子里。

慕兰苑,思思撑着伞,把头仰得高高的,对着屋顶喊道:“小姐,小姐,下雨了,快下来吧,小心着了凉。”

韩亦雪看见伞下思思焦急的脸,应了声:“你这么快就到了啊。我就来了。”

思思一边见着她动作熟练地顺着梯子上爬下来,一边道:“我在宁和院听说你要改住这里,就马上过来了。结果到处找不见你,就猜你定是又在屋顶上了。”

韩亦雪下了地,思思马上就把伞撑到她头顶。两人走到门口,一阵风过,韩亦雪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她揉揉鼻子,才发现自己这身子骨怎么这么弱,淋了一会儿雨就全身泛冷。

思思收好伞,看着她浑身湿透了,道:“小姐你怕是着凉了。浴池水放好了,快去泡泡热水,也许会好一点。”

韩亦雪点点头。

耳房里的浴池设计巧妙,内铺白石呈椭圆形。此时浴池已盛满温水,上面飘着玫瑰花瓣,散发出一阵淡淡的花香。

韩亦雪退却衣服,将身体泡进浴池,满溢的水哗啦啦地从周围流出来。

沐浴完,她坐在梳妆镜前绞干头发,总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皮直搭拉,脑袋也开始晕乎乎起来。最后她实在耐不住困意,也不管头发有没干透,就吹灭烛火,摸着床倒头就睡去。

韩将军回到主院,见到下人向自己小心翼翼地见礼,他内心预感麻烦来了。

果然,主卧房门紧闭,门从里面反锁着。

他揉揉额头,摆摆手叫周围所有人都退下。

他敲了敲门:“夫人,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锁什么门?叫大家看笑话。”

苏氏带着哭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休了我吧。”

韩将军眉头皱成川字,“你再说胡话我就回军营了。”

苏氏气不过,猛得一把打开门,她的眼睛红肿,显然已经哭过一场。

她用力把韩将军往外推,“好啊,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去找那个女人去吧!”

韩将军体格健硕,常年带兵练武,被苏氏狠推一把依然是岿然不动。

他愣了一下,“什么女人?你胡说什么?”

苏氏歇斯底里,她心里打了一个结,不解开坐立难安,更别想好好睡觉了:“你这么多年是不是还念着那个女人?那个柳氏?你得不到她,就按她的模样在外找了个小妾?不然你的女儿,怎么与她的容貌轮廓如此相似?”

韩将军一时间呆怔原地,脸也失去血色,张了张口却没吐出一个字。

苏氏见他如此,呜咽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根本只有她。”

韩将军一时手足无措,叹了口气:“说来说去,原来你在气这个。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有心结?

苏氏慢慢蹲在地上,放声痛哭。

韩将军一把拉起苏氏到怀里,她挣扎了几下,但是男人的力量太过霸道,她只能作罢抬头,仰望着他深沉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