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礼物

小说: 重生之山河为媒 作者: 雪米XMin 更新时间:2020-09-17 18:37:12 字数:2179 阅读进度:40/40

韩棠摇摇指了指西墙,韩亦雪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了一眼,摇摇头道:“没有。怎么了?”

韩棠静默了一下,想着这么重要的事情,爹怎么没有和小妹说呢?

他继续道:“只是提醒下小妹,那一墙之隔的府邸就是靖安侯府。里面戒备森严,犹如铜墙铁壁,曾经想要偷偷潜进府中的人,都再也没有出来。”

没想到靖安侯府是个吃人的地方,又联想到昨晚见到的男子很可能是小侯爷,韩亦雪就有点好奇,完全看不出他会是个冷血的人,反而让她感觉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便问道:“那个玉小侯爷,长相如何?”

“虽然住得这么近,其实我也只见过他两次而已,而且都是远望。他长得极好,就是看着有明显的病态,面色苍白地有点吓人。可惜了,不然以他的五官样貌,定然不输四皇子。”

韩亦雪听着反而有些不确定那人是小侯爷了,毕竟他看起来没有病态。

“那静安侯府除了小侯爷,可还住着其他什么人?”韩亦雪就想着他也许另有身份。

“还住着老侯爷,偌大的府里就只住着祖孙二人,据说他们分别住在府里距离最远的两个院子,平时井水不犯河水。其他嘛,应该都是些伺候的下人了。”

韩亦雪寻思着昨晚男子风姿气度不凡,绝不是下人的样子,难道真是玉子书?也许是晚上视野不好,让她没看出病态来。

“哥你可知晓靖安侯府曾经发生了什么?他们祖孙关系为什么不好?”韩亦雪疑惑,一般遭逢大难,幸存下来的亲人不是更应该惺惺相惜吗?为何会如仇敌般生活?

“当年靖安侯府如修罗地狱一般,一夜之间府中人全都身中寒毒,人如被冰冻了一般离奇死去。老侯爷当时并不在府中,便躲过一劫。小侯爷当时还很小,被藏了起来,虽没中毒,但在这样的环境里生生挨了几天才被发现。那时候他已经被寒气侵入心肺,从此落下了寒邪顽疾。”

韩棠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时的靖安侯世子夫妇二人,也就是小侯爷爹娘的尸首却没能找到,皇帝派人搜寻多年未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老侯爷遭此变故后性情大变,辞官隐居,对这个孙子也是不管不顾。他怪小侯爷命里带煞,克死了家人。”

“真惨啊,那小侯爷生着病没人疼没人管的,他是如何成长起来的?”韩亦雪有点可怜这个玉小侯爷了。

韩棠的眼神里突然多了敬佩,“可能是上天怜悯吧,给了他悲惨的人生和病恹恹的身子,又给了他极聪慧的头脑和过目不忘的本事。他甚少出门,从没去过书院,却通晓古今,知晓天下大事。因为从小缠绵病榻,还练就一身好医术。皇帝有些拿不准的问题,还会写信问他。他虽然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但却是真的厉害,连皇帝都敬他几分,我这辈子只能望尘莫及了。”

“自学成才啊,那真是厉害。”韩亦雪心念这就是神童了,有着超级大脑吧,顶级配置的“别人家的孩子”。对比之下,自己这样从小没长辈在身边的,就只能整天想着玩了。

想到玩,对啊,自己初来宁都,应该先向哥哥打听下哪些地方好玩才对。别人再厉害,都和自己没关系。于是她话锋一转,问道:“哥,最近这宁都城可有什么新鲜事儿?”

“最近啊,太子马上要大婚”

韩亦雪打断他,“就是市井中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她才不想听皇室新闻。

韩棠略微思索了一番,“你可知道徐婉儿?”

韩亦雪点头,“听过。”

“她就是南楚第一美人,我见过一次,觉得还不如妹妹呢。”说这话时,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韩亦雪这个被夸的当事人反而脸不红心不跳。

韩棠又道:“她最近从苇州回了宁都,就在甜水河的烟雨楼,据说她要…”

他看着韩亦雪,这种事平时都和朋友谈论,他突然觉得这个对她说不妥,就轻咳一声道:“也没什么,就是烟雨楼的菜色不错…”

韩亦雪又点点头,默默把这地方记在“宁都好吃的地方”里。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思思赶忙过去开门,只见是剪秋端着个红漆食盒,她一边把食盒递给思思,一边探头探脑往里看,像是寻什么人。

当她看到韩亦雪时,眸光惊艳地闪了闪,她昨晚已经听刘婶说认错了人,真小姐很美。所以当她听说少爷来了慕兰苑,就主动请缨来送饭,一就是见见韩亦雪,二自然为了韩棠。

在思思要关门的一刻,她赶忙扶着门对着韩棠娇喊一声:“少爷”。

韩棠见到来人是母亲身边的大丫鬟,便问道:“剪秋,怎么了。”

剪秋远远见礼,道:“天色不早了,夫人正喊您过去用晚膳呢。”

韩棠起身抚了抚衣袍,道:“好,我这就过去。”

韩亦雪见韩棠要走,对思思耳语了几句,思思忙跑进屋。

“哥哥,稍等。”

韩棠的身材随了韩将军,挺拔高大,低头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思思从房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匣子,里面装着一套文房四宝。

韩亦雪接过,把匣子递给韩棠,道:“这是小妹的一点心意。之前哥哥帮忙运送行礼还没有说声谢谢。”

韩棠顿时笑容灿烂,两个酒窝深深:“小妹真是客气,那为兄就收下了。今后有什么事,小妹大可来找我,我就住东边的章和院。”

韩亦雪笑着应了声好。

韩棠走出慕兰苑大门,剪秋跟在他身后。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见韩亦雪还在目送着自己,便笑着对她摆摆手,道:“小妹快去吃饭吧,趁热吃。”

韩亦雪点点头:“哥,那您慢点走。”。

韩棠见大门合上,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剪秋看着手绞紧袖子,心里突然不大舒服。这对兄妹之前从未见过,如今感情也太好了吧,少爷和一母同胞的大小姐感情都不似这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