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烁金式

小说: 纯阳高手闯花都 作者: 吕回 更新时间:2017-12-26 21:13:29 字数:2163 阅读进度:46/418

白香香的话说得如此直接,让一旁的薛梅吓了一跳:“这姐们儿这么容易就犯花痴啦!林家男虽然有点帅,却也没有帅到让女人痴迷的程度。这悦男人无数的白大小姐今天也太不正常啦!”

林家男有点窘:“香香姐,你这样诱惑我,也太直白了吧!万一,我上了你的床,却舍不得下床,仲师永一定会笑话我胆小鬼。他要是让我给他磕头,我岂不是很冤!再说了,男人出师之前,是必须要禁欲的,否则出师不利!”

为了拒绝白香香,他的借口可是一套一套的。其实,他心中害怕的是,万一被白香香引上了床,小命就没了。

身具“纯阳之体”,在没有突破“炼精化气境”之前,他绝不可与任何女人生关系,就连与身具“纯阴之体”的南宫柳做那事也不可以。否则,一旦泄露男人宝贵的精之液,他就会爆体而亡。这一点,他时刻谨记。

白香香一副情深意重的神情说道:“阿男,姐姐是怕你此去再也回不来,姐姐要为你林家留一条根!”

薛梅都听傻了:“香香姐,你这就想为阿男生猴子啦!”

白香香轻轻地打了她一下:“梅梅,你可别给我泼冷水!人家一片至诚,就不信感动不了这个傻小子!”

林家男笑道:“香香姐,你既然担心我回不来,那等我走之后,你就在家里天天烧香拜佛,祈求我平安归来吧!”说着,他微微一鞠躬,头也不回地走出号房间。

出了“夜来香”酒吧,林家男不由得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他就纳闷了,自己与白香香只是认识短短十来天,见过区区两次面,说过的话,加起来也不过十来句,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老是想勾引他。

“难道我就帅到这种程度,让每一个女人都哭着喊着要给我生猴子!”想到这里,林家男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认为还没有这种魅力。

他看了看手机,还不到十点。此刻的公鸡山正是静谧的时刻,最适合练武。刚才在家的时候,他就准备练习“刑天舞”第四招的,现在正是时候。

林家男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在公鸡山下停车,然后一路小跑,来到前几次练武的竹林。

“刑天舞”的第四招是“烁金式”,也有九个动作,分别是托、缠、打、滑、接、捋、拍、按、碰。

林家男将“烁金式”九个动作先分练、再合练,整整练了几百遍,直到完全融会贯通,这才找个地方歇了一会儿。

这时,林家男只觉得耳朵一痒,小龙添愁已经从耳朵眼里跳了出来,在他的手掌上轻轻地舞蹈。这小家伙刚才偷学了林家男的“缠”、“滑”两个动作,舞起来倒也很有章法。

最后,小龙猛地一弹,竟然将身子弹出将近二十厘米,轻轻地落在旁边的竹叶上。

“咦!”林家男又惊又喜。

第一次见到小龙时,它只能跳出大约五厘米的距离,相当于其身子的长度。可是,当林家男练熟了“刑天舞”第三式“流光式”后,小龙也跟着提升,全力一弹,竟然能弹出十厘米的距离,相当于身子的二倍。

现在,林家男修炼第四式“烁金式”,小龙又跟着沾光,它弹出的距离竟然也跟着翻倍,从之前的十厘米,增加到约二十厘米。

“不错嘛!”林家男笑着抚摸了小龙一下。他猜测,只要自己不断提升,小龙跳跃的距离会不断翻倍。有朝一日,它会用这种方式飞上云霄的!

第二天,林家男哪也没去,就在家里修炼“熔天神功”,然后指导小龙添愁练“杂技”。

当天晚上,林家男没有去公鸡山练武,专门等候仲师永。十一点左右,他的手机响了:“喂,是林家男吗?”

“我是林家男,你是仲师永?”林家男一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是谁了,“没想到你真的敢来!”

仲师永得意地说道:“我为什么不敢,就怕你变成软蛋。现在,我已经来到你家的楼下,如果你不敢跟我去公鸡山,就当着大伙的面,乖乖地给我磕三个响头!”

林家男一声冷笑:“如果我敢跟你走,你是不是得向我磕三个响头!”

仲师永又开始耍滑头:“要我向你磕头也行,必须是你从公鸡山中平安地走出来。如果我现在就给你磕头,结果你却死在里面,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我给你磕头是咒你死呢!”

林家男也不介意仲师永磕头的早晚,他说道:“你这三个头,我暂且给你记下。等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享受你的朝拜!”

“好一副伶牙俐齿!你能不能从公鸡山里出来,还两说呢!”

“在下面等着,我这就下楼!”林家男说着,锁门出来。

门外老街的路灯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仲师永正不耐烦地四处乱瞅。一不留神,林家男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哈哈,你终于出来了!”仲师永推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你可要想好了,只要你上了我的车,接下来这几天就得听我摆布,真怕你受不了那痛苦。不过,你后悔还来得及……”

说到这里,仲师永拍了拍车子,立即从后面两边的车窗里伸出两个脑袋,其中有一个就是上次在二中考场门前见过的曾士诚。

仲师永笑着对林家男说道:“这两个都是我的兄弟。如果你后悔的话,只要当着他们的面,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

仲师永刚刚说完,曾士诚等二人就开始狂笑起来。曾士成嚣张地说道:“师永哥,你这么说,人家本来不敢去的,现在也不得不去了!”

林家男也笑道:“如果这次我平平安安地从公鸡山里走出来,你是不是也当着他们的面,给我磕头!”

“那当然!”

林家男不屑再与他们做口舌之争,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然后一声令下:“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