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巫术

小说: 纯阳高手闯花都 作者: 吕回 更新时间:2017-12-26 21:15:52 字数:2264 阅读进度:129/418

小龙在空中一个盘旋,轻巧地落到桑大千的脸上。

“老桑,小心暗器!”旁边的伊忠和黎珍珠看到林家男的小动作,立即声提醒。

“什么?哪有什么暗器?”桑大千对于小龙的落点毫无察觉,懵懂地问道。

趁这机会,小龙已经爬进了他的耳朵。

“好痒!”桑大千正在指挥金线蛊进攻林家男,突然感觉耳朵里好象进了什么异物,急忙用手指去掏。

可是,小龙爬得很迅,很快就钻过了桑大千的耳膜,并且啃咬他耳朵里的皮、肉和骨头。

前一段时间,林家男被来自天元秘境的黑莲使者用真气压制,小龙就是用这一招,钻进黑莲的耳朵里,咬破了他的耳膜、前庭和半规管。

这一次,林家男在危机时刻把小龙扔向桑大千,小龙立即明白了林家男的意思,仍然使用那一次的法子。

“疼死我了!”桑大千再也忍不住了,急忙用手指向耳朵眼里捅,差点把耳朵眼给撕裂。

没有了主人的指挥,金线蛊就失去了攻击目标,一个劲地围着桑大千转圈子。

“去死吧!”林家男大叫一声,突然一个跟头翻到桑大千的上空,一拳下击,将他的天灵盖打碎。

主人一死,金线蛊立即掉到地上,变成了一条干尸,蛇的干尸。

“小子,你好狠!”伊忠看到自己的同伴又死了一个,顿时急了。

在来海天市之前,老佛爷告知他们,谁抓住打伤侯大鹏的凶手,谁就可以做岐黄谷的下一任谷主。所以,他们每人再与“仲师南”交手的时候,别人都不得干预,否则他们的功劳就说不清了。

但是在朱永光死之后,伊忠就有点不踏实了。因为,他们毕竟是同门,大家虽然竞争谷主之位,如果自己上位,而别人都死了,这事传出去,就会让人觉得上位者太狠辣,不利于同门之间的团结。

再说了,五个门主中择一人上位,其他人也可以作为谷主的左膀右臂。如果死了一两个门主,新上任的谷主也会势单力孤,诸事不顺。

正因为如此,伊忠只想让桑大千失败,却不想要他死。可是,他却万万想不到,“仲师南”竟然对桑大千也痛下杀手。

“小子,你好狠!”伊忠,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纸人。

和刚才桑大千驱动金线蛊一样,伊忠也咬破手指,往纸人的后背滴上一滴血。

“阿咿尼嘛……长!”随着伊忠的念念有词,那个小纸人瞬间长大,变成了一个高达两米的壮汉。

“击!”伊忠离林家男远远的,却做了一个出拳的动作。

那纸人壮汉就在伊忠的前面,它无需回头,就能看到伊忠在做什么,并且随着伊忠的动作对林家男进行攻击,俨然就是伊忠的巨型翻版。

纸人壮汉的拳头比林家男的脑袋还大,挟带着“呼呼”风声,向林家男的头上砸下。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是林家男小学时参观一个红色展览时看到的一句话。后来,他才知道这是太祖爷的语录。今天,在他看来,这个纸人壮汉也是纸老虎。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劲!”林家男轻蔑一笑,同时大叫一声:“开!”

眼看着纸人壮汉的拳头就要砸到头上,林家男也紧握右拳,向上用力轰出。

“轰隆!”一声巨响在林家男的头顶炸开。

林家男口吐鲜血,摇摇欲倒。饶是他体质过人,力量过千斤,仍然受不了这纸人壮汉的重重一击。

“好厉害!”林家男手抚胸口,迅安顿下胸中翻腾的气血。

“击!”伊忠见纸人壮汉一击见效,十分得意。他立即趁热打铁,再次让纸人起攻击。

“呼!”纸人壮汉再次向林家男冲了过来。这次,它是拳脚并用,而且招式还挺刁钻,想必平日伊忠没有少花心血。

林家男吃了一次大亏,再也不敢硬碰,他急忙使出“刑天舞”中的闪、转、腾、挪等动作,与纸人壮汉打起游击战。

现在,林家男算是看出来了。伊忠的巫术和桑大千的蛊术其实差不多,都是以鲜血滋养灵物。区别就是蛊术是以鲜血滋养金线蛊,巫术是以鲜血滋养纸人。

前世在琅嬛仙府的时候,林家男领教过很多其他位面的巫师和蛊师,那些人驱使灵物的手法与伊忠、桑大千各有不同,但是灵物的厉害程度显然要比伊、桑二人要厉害得多。

不过,那时候的林家男则更厉害,很多时候,他一弹指、一口气,就能把巫师、蛊师的灵物赶得无影无踪。哪有今天这么狼狈!

纸人壮汉追着林家男打,林家男只好往山道旁边的树林中躲避。如此一来,那些松树、柏树都倒霉了,被壮汉成片地打倒。一时间,这儿乱成了一锅粥。幸亏暂时没有人从此经过,否则,别人非报警不可。

幸好,伊忠的纸人壮汉攻击起来,桑大千的金线蛊要慢一点,没有把林家男往死里逼。

“小龙,看来又得麻烦你了!”林家男一边躲避纸人壮汉的追击,一边敲着耳朵对小龙说道。

小龙当然不会推辞,它从林家男的耳朵眼里爬出,跳进了林家男的手心。

林家男躲避壮汉的同时,借机跳到伊忠的近处。他手腕一扬,正准备把小龙投向伊忠,却又立即收了回来。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医门门主黎珍珠已经来到伊忠的身边。她不仅用创可贴封住了伊忠的耳朵,她本人还严阵以待,防止林家男再次使用“暗器”!

林家男暗暗叫苦:“小龙,看来我们之前的法子,已经用不上了!不行我们就直接逃跑吧!”纸人壮汉的追击度没有金线蛊快,他要是逃走的话,还是有把握跑得掉的。

就在这时,从下面的山路上突然驶来一辆“玛莎拉蒂”。“玛莎拉蒂”来到近前,看到前面有一辆宝马车抛锚,并有几棵松树、柏树倒伏,只好停了下来。

“他马的,什么人在捣乱,居然敢拦我们仲家的车?”从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骂骂咧咧地向着伊忠和黎珍珠吆喝。

他却不知,这么一吆喝,可给车里的人带来灭顶之灾!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