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这么难看

小说: 丑颜倾城:皇上,宠上身 作者: 琴九花钿 更新时间:2018-10-26 21:01:02 字数:2213 阅读进度:1383/2137

两个守门将士听到卯蚩魅与雪龙竟然是夫妻时,纷纷诧异朝两人看来,古怪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卯蚩魅与雪龙两人微微有些不自在,以为这两人是执意他们夫妻的真实性,于是,两人颇为拘谨的

靠近了些,雪龙更是保护性的,揽住卯蚩魅的腰,将她往怀里紧了紧,卯蚩魅抱着孩子,低头,微微转身面对着雪龙,往他怀里靠了靠。

守门将士相互对视一眼,纷纷点头,那一直盘问楚青云的将士上前走了两步,往卯蚩魅怀中婴儿看去,卯蚩魅一惊,下意识的往雪龙怀中躲了躲,这轻微的动作,更说明两人的夫妻关系。

“这孩子是你们两个的?”将士没有看到孩子的脸,先问,而后示意两人将裹着孩子的布掀开。

卯蚩魅继续往雪龙怀中躲了躲,紧紧抱着孩子,并不想掀开盖着孩子小脸的棉被。

“快点打开,别耽误小爷的时间!”那将士见卯蚩魅躲避不愿合作,不由粗声粗气的说道。

“孩子刚刚一月多,来此的路上见了风,又有些发烧感冒,此时更是不能着凉,还请官爷通融则个!”嘻嘻笑着,楚青云拱拱手,颇为怜惜的说道。

“让开,别说就是风寒,就是瘟疫,我们也得奉命检查,打开!”那将士袖子一甩,一把将楚青云推了个趔趄,目光迥然的盯着卯蚩魅,厉声道。“是是是,官爷别生气,别生气,魅儿还不赶快把棉被掀开,咱们还得赶快进去找大夫呢!”边说,楚青云边对将士拱手,而后跑到卯蚩魅身旁,掀开棉被,露出孩子通红的小脸,脸上的肉还有些皱巴

巴的,根本就没有舒展开来,完全不像是一个多月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难看!”将士看了一眼,一惊,显然是被孩子十分丑的容貌吓住了,退后一步,狐疑问道。

刚出生的婴儿,在羊水中泡了十个月,别说脸了,全身都是皱巴巴的,一点都不好看,头上发黄的头发稀稀落落的,身上红彤彤的,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团血肉呢。这婴儿啊,刚出生丑的不忍看,张个十天半个月,便会越来越漂亮,脱胎换骨一般,皮肉都舒展开来,肉团团的,小胳膊小腿藕节似的,那是没有养过孩子的人,对婴儿最直观的幻想,其实不然,前

世好多产妇生产完之后,根本不敢相信一坨难看的肉团子,像是小老头似的会是自己生出来的。

守门的将士都还年轻,看样子不像成婚的年龄,乍然看到半夏这皱巴巴的样子,不由大惊。

卯蚩魅眼圈红了红,抽抽噎噎,神情凄苦道:“不瞒官爷,这孩子早产,来的路上又受了风寒,以至于都没了人型,求官爷放行,我们好给孩子找大夫看病!”

“原来是这样!”将士长长呼出一口气,点点头,而后说道:“既然如此,在进出城名册上留个名,进去吧!”

“谢官爷,谢谢官爷!”卯蚩魅不住点头,满面感激。

那将士却摆摆手,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静荷一行人进入城内之后,城内街道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然而,他们身后总有一个尾巴跟着,那人一身黑衣,金色纹绣,黑巾包头,正是黑苗,腰间弯刀,刀柄时刻被那人握在手中蓄势待发。

一路顺着街道走,路上又汉人买包子的,白面馒头的,还有,打卤面混沌的,各式各样,甚至连油条芝麻大饼都有,一路上饭菜的香味甚是诱人。几人左看右看,停下来买了包子,买了大饼,并且喝了香喷喷的红豆粥,这里食材如此丰盛,跟不到百里的神山之上那缺衣少食,连白面都见不到的景象,完全不同,简直是翻天覆地,繁华的令人感

觉到诡异。抿了口粥,静荷身子微暖,看着外面棚子下,十来个桌子都坐满了人,大多是汉人商人打扮,还有就是黑苗,青苗白苗根本就没有,就算偶尔看到一两个,也是扛着要贩卖的水果蔬菜,匆匆低头走路

,要不就是坐在街道房檐下,将自己挑来的东西摆好,吆喝着贩卖,任由众人挑拣。

更有甚者,静荷等人目光敏锐的察觉,好多白苗与青苗,面前的菜,被黑苗不付钱拿走,或者钱不够,也是敢怒不敢言,神情沮丧,如丧考妣。

“跟着咱们的人还在吗?”放下粥碗,卯蚩魅哄了哄孩子,问道。

“就坐在正东喝茶!”君卿华扫了一眼,目光闪烁。

“魅儿,他似乎在看着你与雪龙!”静荷淡淡撇了一眼,一扫而过,随即看着卯蚩魅,继续问道:“那人你认识吗?”

卯蚩魅摇头,“在苗疆,我长年居住在神山,从未下山过,平日里所见的也只有白苗,还有就是每年见过部分青苗与黑苗族长,其他人,根本连见我的资格都没有!这人,我确定不认识!”

“那确信无疑是仇恨的目光!”楚青云刺溜一声,将一大碗红豆粥一口喝光,砸吧砸吧嘴,肯定道。“身份上我与雪龙只是你们的护卫和丫鬟,他们若是贪财起意,也该盯着你们,为何目标是我和雪龙?”卯蚩魅不解,继续说道:“怎么说,我也是苗族人,身上流淌着苗族血液,本子同根生,他们不该

仇恨我!”卯蚩魅坦然,满腹不解,她现在头上裹着白布,白布上,只有几针简单的刺绣,身上衣服也很是朴素,破旧,洗的还有些发白,一看就是辛勤做粗活的普通苗女打扮,这身衣服,是白山大叔儿媳妇柔

儿的,卯蚩魅用自己的衣服,跟她换的,主要也是为了方便进城,不引起注意。

“按常理来说,人们都有族群意识,就算黑苗不帮你,也不该敌视你,此番却是为何?着实让人琢磨不透!”静荷指着脑袋,苦思冥想。

君卿华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目光一亮,看了看卯蚩魅怀中正熟睡的半夏,这孩子,早起吃够了奶水,此时正是酣睡的时候。“还记得,阿芹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吗?她说,她没有背叛他们的神,求圣姑放过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君卿华回忆,皱眉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