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萧乙薛的末路

小说: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 作者: 木木三大少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4:16 字数:2297 阅读进度:663/674

斡难河畔,杀声震天,乞颜部、泰亦赤兀惕部、弘吉剌部的军队三面合围,将辽国东北路都统、上京留守萧乙薛的一万辽军围困在斡难河边。

四周号角声不断,还有茶札剌部等部族的军队在不停地加入对萧乙薛军的围攻之中。

萧乙薛很愤怒,他没有想到,自己大半生与草原各部打交道,收服和镇压了诸多桀骜不驯或奸滑反复之人,此番却栽在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弘吉剌部奸人手中。

不,那弘吉剌部奸人赛因的斤虽然伪诈,但如此大的一个圈套,绝非他一人之功。

此时回过味来,萧乙薛明白,算计自己的主谋十之**是乞颜部的孛儿只斤屯必乃。只有他才能调动这么多蒙古部族围攻辽军。

那弘吉剌部的赛因的斤,不过是依照孛儿只斤屯必乃之令行事,引诱自己上钩而已。

只是赛因的斤那个小人太会伪装,竟然骗过了自己。

如今陷入蒙古军的重重包围之中,萧乙薛虽还在指挥部下左冲右突,但他心中明白,此番只怕是难以幸免于难了。

数倍于辽军的蒙古部军队将辽军包围,弓箭如雨点一般落入辽军的军阵之中。

辽军如同被割倒的麦子,一片片地摔下马去。

战斗开始不久,跟随萧乙薛出征的乌古部节度使糺哲就撞上了心情不好,正在大杀四方的孛儿只斤合不勒。

辽国虽然对草原各部的统治力日渐减弱,但原有的官职并未取消。

这乌古部节度使糺哲是契丹人,长期追随在萧乙薛身边,是他手下一员大将。

孛儿只斤合不勒在老婆那里吃了苦头,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了遇到的这个辽军将领身上。

二人交战不足十个回合,孛儿只斤合不勒就一刀将乌古部节度使糺哲斩于马下。

随着前军大将糺哲的阵亡,辽军士气跌落,变得更为混乱了。

一阵混战之后,辽军伤亡过半,孛儿只斤合不勒、俺巴孩和赛因的斤等人带兵逼向了被亲兵保护着的萧乙薛。

在远离战场的山坡上,蒙古部首领孛儿只斤屯必乃骑着马在那里观战。

在孛儿只斤屯必乃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穿汉人服装的青年男子。

萧乙薛猜想,那人就是金国来的密使,孛儿只斤屯必乃新招的女婿。

不知赛因的斤说的这桩婚事,只是欺骗我落入圈套的谎言,还是确有其事?

萧乙薛将目光收回,看向了杀到近前的弘吉剌部军。

“是赛因的斤!杀了他!”

萧乙薛不顾一切地带兵反杀向弘吉剌部的赛因的斤。

逃跑将军萧乙薛此番无处可逃,也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与欺瞒自己的赛因的斤同归于尽。

在辽军的反冲击下,弘吉剌部被冲散了。

萧乙薛咬牙切齿的带着几个亲军直扑赛因的斤。

正在此危急时刻,忽然有人猛喝一声:“辽狗受死!”

只见几员小将挺枪跃马,从蒙古军中杀出,与萧乙薛等人撞到一起。

为首一人手持长枪,如同蛟龙出海一般,杀得萧乙薛节节败退。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西门庆带到草原上来见世面的小将岳飞。

岳飞身边的那几人,是王贵、张宪等人。他们截住萧乙薛的亲兵,捉对厮杀起来。

不出几个回合,萧乙薛最勇猛的几个心腹亲兵都被王贵等人一一刺于马下。

萧乙薛见了,心中一阵慌乱,肋下瞬间露出了破绽。

岳飞见状,出枪如电,一枪从萧乙薛肋下的铠甲连接处刺了进去,溅起一道血泉。

萧乙薛怪叫一声,被岳飞挑翻在马下,生死不知。

“敌军主将萧乙薛死了!萧乙薛死了!我军大胜!”

赛因的斤不失时机地高声叫道。

“我军大胜!萧乙薛死了!……”

虽然战争还在继续,但弘吉剌部的战士们也都跟着赛因的斤欢呼起来。

紧接着,乞颜部等蒙古各部齐声呐喊,气势如虹。

失去了主帅萧乙薛坐镇,辽军的士气更是一落千丈,终于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大量的兵士缴械投降。

在蒙古人的欢呼声中,剩余的辽军很快被歼灭,这场战争终于以蒙古人的大胜而结束了。

乞颜部的营寨外,孛儿只斤屯必乃和西门庆骑马并肩而立,注视着一片狼藉的战场。

上万的尸体横陈在草地上,鲜血染红了斡难河,让河水中倒映的蓝天白云都变了颜色。

无主的战马悲鸣着在战场上乱跑,被骑术精湛的蒙古人一一捕获。

很快,孛儿只斤合不勒等人清理了战场,押送着俘虏回到营寨外。

“父亲,我军大胜!此战歼敌八千余人,生俘两千俘虏,缴获战马近万匹,兵器铠甲无数。我军各部总计折损了一千多勇士。”

孛儿只斤合不勒神情振奋地对父亲禀报道。

萧乙薛率领的一万精锐辽军被尽数歼灭,没有一人一马能够逃出生天。而蒙古军却只折损了一千多人,的确是一个辉煌的胜利了。难怪孛儿只斤合不勒如此兴奋。

辽国西北路招讨司的兵力不过两万而已,如今精锐被萧乙薛折损于斡难河畔,可谓是实力大减,再无震慑漠北草原的实力。

此战过后,蒙古部缴获如此多战马、兵器和铠甲,实力却是有增无减,在草原各部中变得更为强大了。

孛儿只斤屯必乃对儿子和诸将笑道:“哈哈哈长生天保佑!我蒙古人终于可以称雄于草原,再不受人控制了。合不勒,敌将萧乙薛何在?”

“萧乙薛在此!”

浑身浴血的岳飞从赛因的斤身后走出,将一颗人头丢在了众人的马前。

那人头瞪着双眼,死不瞑目,正是辽军主将萧乙薛。

“贤婿,你这个手下在万军丛中取上将头颅,真是一员虎将啊!”

孛儿只斤屯必乃看着岳飞赞不绝口。

蒙古人最看重能上阵杀敌的勇士,孛儿只斤合不勒、俺巴孩和赛因的斤等各部将领都对岳飞投去钦佩的目光。

西门庆下马走到岳飞身前,关切地问道:“鹏举,可有受伤?王贵他们可好?”

“师叔,我没有事,这身血都是辽狗的!辽国还伤不了我!”

岳飞精神抖擞地答道。

“西门师叔!我等在此!”

王贵几人也生龙活虎地钻了出来,围在岳飞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