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受欢迎的范文程

小说: 穿越晚明之铁血帝国 作者: 中廷 更新时间:2018-02-28 22:38:26 字数:2383 阅读进度:13/373

大凌河西南五里有一处十分宽阔的场地,这里前面是大凌河支流,左边是连绵起伏的山地,山地因为秋天到来,原本嫩绿的山地已经变成一阵阵枯黄。

从这山坡下,一直往右边延伸而过,密密麻麻中,都是帐篷,

这些洁白帐篷,起码有上万之多。

帐篷大都是三角形的估计也就能够容纳下不到五个人的样子,然而,在这众多的帐篷中间,却有一个十分显眼的帐篷,这帐篷通体都是黄色不说,还很大,正方形的大帐。

那大帐前面,竖立起来一根用竹竿做成的旗杆,旗杆上一面菱形的黄色旗子正随风飘动。上面的一条金龙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十分凶悍。

这地,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后金国家建奴首领,皇帝皇太极的中军大帐。

皇太极这次亲征,为了鼓舞士气,将自己的大帐设置在了距离大凌河不到五里的地方。

中军大帐外,皇太极的侍卫正一脸警惕的握住腰间的腰刀,双眼圆睁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大帐中,身穿明黄长袍的皇太极正拿起一本书本,坐在大帐中静静的看书。

皇太极身高是他么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身高又高,将近一米七六的样子,因为是皇帝,所以身体稍微有些发福,不过脸色并没有那么白嫩,相反还露出一些青铜色,

他接任自己老爹的位置来,并没有在盛京城中享福,而是南征北战的,年年征讨,脸也被太阳照射的有些发黑。

此刻,在皇太极大帐青黑色的案桌两边,分别有几张椅子,此刻,这几张椅子中,坐下的人,都是建奴中呵呵有名的任务。

贝勒代善、莽古尔泰、岳托、阿济格等参加这场战斗的将领都集结在军中,

本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多尔衮,不过多尔衮让赵宁一箭给射穿了肩膀,皇太极担心多尔衮的伤势会受到感染,会有性命之忧,折自己一臂。已经派人送他返回盛京城中养伤。并且协同留守大臣阿敏,守卫盛京

周围一片的寂静,只能听到账外传来一阵阵的山风呼啸以及马匹的喘息。

在代善旁边,还有一个人,此人身穿文官衣服青色官府,和周围十几个穿着铠甲的人格格不入,这人面色有些消瘦,下颚已经流出一缕长须。手中拿起一把纸扇。闭目养神陷入沉思状。

此人可不是什么好人,这人姓范,名文程。号宪斗,他本是一名汉人,但是十几年前,建奴攻下辽阳,这货带领自己的堂哥就投诚了建奴,现在可是大明第一号追捕要犯,崇祯做梦都想弄死他。

范文程投降这建奴那么多年来,也没有得到一个什么重要的官职,到现在不过依旧是皇太极手下的一个书房官。

此刻的范文臣,不停的伸出右手蠕动自己的胡须,双眼也眯起眼睛,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心事一样,

“范大人,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朕见你自从进入大帐后就心神不宁的,有什么疑惑你就说吧。”在帅椅上的皇太极抬头扫了下众人后缓缓问道代善身后的范文程。

范文程心中的确有心事。

粮草,粮草距离前线实在太近了,就在大凌河堡,哪里距离大凌河,只有不到三十里的距离,而且皇太极不过在哪里安排了不到一千人在守卫,如果说大凌河的守军出城袭击大凌河堡,那到时候,数万大军的粮草,可就毁于一旦。到时候,大凌河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

听皇太极问话,范文臣当即走出到中间拱手弯腰,十分猥琐的道:“皇上,微臣担心那大凌河堡。”

哼........

话音为落下。一边的贝勒莽古尔泰冷哼一声,他就看不得汉人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东西。

一个奴才而已。

只见到莽古尔泰冷哼一声过后站起来道:“范大人,你多虑了吧,我军数万人马,将大凌河围的水泄不通,别说人,就是苍蝇都飞不出来,你居然说那明军会出城袭击大凌河堡,你是将我八旗健儿当成废物呢,还是当成了傻瓜啊。”

这个?被莽古尔泰这么一堵,范文程心都提到嗓子眼后慌忙道:“微臣不是那么个意思。”

这莽古尔泰太歹毒了,居然栽赃自己说八旗是废物,那不是指名道姓的骂皇太极不是东西,这个罪名,自己不敢承担。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子就不信了,他六万援军出动,祖大寿都不敢出城,现在他还敢出门了。”莽古尔泰丝毫没有给范文程任何颜面。

坐在上面的皇太极也并没有阻止莽古尔泰,对于他来说,范文程如此小心,也让他心中十分不满意,这些汉人,总是认为自己智谋第一,自己有时候也是有些反感和不满。

现在见到莽古尔泰这么质问,他也正好也好好的杀杀这群人的威风。让他们知道现在,谁才是主子。谁才是奴才

范文程被莽古尔泰这么一说,一下闭上了嘴巴,跟这种莽夫,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事情也不能这么尴尬下去,

微微沉思,范文程将目光。只能将。看向皇太极。

皇太极知道自己也躲不过去了,这敲打也敲打了,在说那范文程说的也是为了女真着想,当即他微微抬手制止了莽古尔泰后缓缓道:“范大人说的也不无道理,这样吧,代善,你立即调动五百人过去。防范一下吧。”

一千五百人,周围还有数万大军,皇太极就也不会相信,还会有谁会来找这个麻烦。

哎.......看来皇上也不注重这个事情。粮草恐怕有危险啊,范文臣心中叹息了一声,退到了代善身后。

呼呼呼........山风吹拂,将东北的松林吹动的发出嘘嘘的声响来。风声响起,膝盖深的枯草开始左右晃动。

一张满青苔的碎石头边上,左右摆动的杂草突然分开,片刻后,一颗头从那杂草中小心翼翼的露了出来,此人一脸黝黑,嘴唇有些干裂,但是脸色却十分清秀,这人佩戴的黑色的头盔上面,套上了一圈的杂草,原本头盔上的红缨,早就已经取下。

头顶上的枯草和周围的环境一下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不是靠近,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杂草下是一个人。

此人不是谁,正是赵宁。

从盘山县出发后,他和赵宁带上四个士兵,一路往西北方面走,总算是在今日中午来到了大凌河堡边上的山林中。

“将军,那下面就是大凌河堡了。”随后露出脑袋的赵光压低声音,对面前的赵宁指了一下山下的村子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