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替罪羔羊

小说: 穿越晚明之铁血帝国 作者: 中廷 更新时间:2018-04-16 10:01:17 字数:2242 阅读进度:246/373

崇祯这话有些冰冷,暗示已经很明显,如果说赵宁今日不解释清楚的话,难免,午门口又会多一冤魂。

这话一出,东林党方面是暗中窃喜,他们做梦都想赵宁被杀,这么以来,就在没有任何人跟自己作对。而和赵宁一起的人孙承宗、卢象升、甚至是曹化淳等人都是心中露出担忧。

毕竟打了锦衣卫,这就是一条死罪。

赵宁早就已经有了自己分析,冬衣这次掺假事件,是跟锦衣卫没有任何的关系,而是和那何如宠。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有瓜葛,树大根深,东林党稳坐朝廷,把持朝廷已经多年,自己当前,是无法将这群人搬到,既然弄不倒,那就只能先一点点的,将这群树根的一些小根须给他砍掉,然后在收拾这群主杆。

而挑来选去,也就锦衣卫最合适,毕竟锦衣卫现在是东林党的一条狗而已,可有可无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动不了任何的筋骨。因此打锦衣卫的时候,他就已经考虑到,这个事情,就到锦衣卫这里为止,不在顺藤摸瓜,不然大家会撕破脸,反而不利于大明的稳定。

“启奏皇上,不是末将无理,而是锦衣卫实在是人神共愤,皇上让户部给我辽东边关准备十万冬衣,这是皇上天恩浩荡。对我大明将士送去了温暖的一个事情,可是锦衣卫指挥使卢俊,却暗中联合一些不法商人,居然将送给辽东的衣服全部掺假,里面根本就不是棉花,而是一些破纸,稻草甚至是杂布,根本就无法取暖。”

什么?满堂文武都瞪大眼睛,看向面前的赵宁。

孙承宗也是脸色一惊,他是感觉到有些不对,赵宁为何要亲自返回京城,而如今看来,应该是冬衣出现了问题,可是他没有想到,居然出现这么严重,十万冬衣,居然就是废物,不御寒的东西。

“赵宁,你血口喷人。”卢俊脸色通红。他猛的抬起头来浑身发抖的叫喊道。

命苦你就不能怨政府了,谁叫你给东林党一起,你活该,赵宁看向卢俊一眼后露出杀机后再次道:“皇上,微臣本来运送了辆大车的冬衣过来,请求皇上以及文武百官验看,可是卢俊却在黑松林对我进行暗杀,如果不是微臣命大,今日早已经死在了黑森林。”

“此人不但对我暗杀,还要毁灭证据,焚烧冬衣,幸好微臣在大火中抢夺了过来两包,皇上如果不信,可以立即去孙承宗大人府邸去取来观看就知。”

崇祯有些火了,十万冬衣,如果真的如同赵宁说的这样,那么卢俊别说打了,就算被赵宁打死都是活该。

那辽东寒冷如铁,数万大军全靠这些冬衣过冬,然后开春后要进行对金兵的抵御,可是这卢俊。

“来人,立即去孙承宗府邸,将衣服取来。”崇祯语气有些缓和,说完后,他将眼光看向了卢俊,透露出来的杀气,让卢俊都感觉到一阵哆嗦。

外面的侍卫早就已经接到命令出去。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侍卫已经抬起两大包的袋子走了进来。

“打开。”崇祯皱眉一声叫喊。

刷........袋子打开,从里面露出大量的衣服来,这正是给辽东军准备的冬衣。

崇祯站起来,亲自走下龙椅后来到露出的冬衣面前。

他是皇帝,很多的事情,只需要用手一触碰,就感觉到不对。

拿起一件衣服,崇祯的脸色就在变化。

太轻,这冬衣真的太轻巧。

“给朕划开。”崇祯猛地叫喊一声。

刷........被划开的衣服出现居然滚出来一张废纸,而且还露出少许的稻草。

连续好几件,都是这样,崇祯浑身发抖的看向卢俊后。

“皇上,末将冤........”

啪,不等卢俊说完,崇祯恶狠狠的将手中的衣服砸了过去道:“你还有什么话说。来人,拖出去,五马分尸。”

深夜,孙承宗府邸,寒风在外面呼呼的吹拂,将外面的水缸里面的水都给冻结。而在这书房当中,却是暖和的如同春天一般,两盘炭火正在哪里燃烧。

孙承宗端坐在椅子上后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赵宁,他有一种疑惑。

今日武英殿上,崇祯下令将卢俊五马分尸后,随即气冲冲的退朝,下朝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不是卢俊搞的,卢俊虽然是东林党的人,但是他还不敢在十万大军上动手脚。

“究竟是怎么回事?”毒辣的孙承宗敢保证,这个事情,卢俊,是当了替罪羔羊。

在孙承宗面前,赵宁不敢耍任何的花招,他从旁边扯过一张椅子坐下道:“卢俊的确是冤枉的,但是这个事情,我已经让蒋琬在查,整个事情,跟卢俊,甚至钱谦益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两人根本就没有参与这次事情,真正搞鬼的,是户部侍郎以及商人王世成弄的。”

嘶......孙承宗皱起眉头来,他感觉到,赵宁说的这话中,已经在渗透出来一个消息。

赵宁的情报系统居然已经渗透在了京城。而且势力还很庞大,庞大到了东厂都查不出来,而赵宁却能够查出来的情况。

“你可是要小心了,如果让皇帝知道你的情报已经渗透到了京城,恐怕你人头不保了。”孙承宗不想去管卢俊的死,那人死了,不过是少一个人而已,锦衣卫依旧还是锦衣卫,不会因为一个卢俊的原因而撤离。他只是想要了解这次事情的经过。

“我本来是想要利用这次机会将东林党的人给弄下来几个,但是最终,我没有这么去做,他们的势力太庞大,在加上我辽东方面有时候还需要他们,当前撕破了脸,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因此我这才利用卢俊,对他们进行一次敲打。”

呼........

孙承宗长长吐了一次粗气道:“这次你处理的十分恰当,皇帝虽然在愤怒当中,但是如果你将这个事情牵引在了内阁上,恐怕也会让皇帝有些为难,这次你拿了一个卢俊开刀,皇帝不管从任何角度来,都会选择杀了卢俊,他必须要给辽东的数万将士一个交代,现在,并部已经下令从各地抽调冬衣运输到辽东,这冬衣的事情,也算是暂时告一个段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