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金屋不一定能藏娇

小说: 春野小农民(九月的槐树) 作者: 九月的槐树 更新时间:2019-01-21 09:09:34 字数:3220 阅读进度:680/1060

秦小川道:“此人用意极为阴险,用的是阳煞之气,专克男性。”

话音刚落,宋源哲一声痛呼,双手抱头,汗水大颗大颗的淌了下来。

显然是他头痛的毛病又犯了,薛秀兰跟秦小川连忙扶着他躺到沙发上。

宋源哲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如果不服用镇定剂,他头痛的毛病一疼就是好几个小时。

秦小川取出银针,扎进宋源哲头上的几处穴道,然后在银针上徐徐的释放出灵气。

渐渐地,宋源哲的痛呼声弱了下来,直到安静下来。

秦小川取出银针,笑着说:“伯父,你的头疼病已经好了,以后再也不要吃药了。”

短短的几分钟,撕心裂肺的头痛完全消失了,这比吃药还管用,宋源哲不得不信服。

这时,宋思明拿来了笔墨和宣纸,铺在桌子上。

秦小川取过毛笔,蘸饱墨汗,挥笔而书。

“浩气长存”四个大字一气呵成。

“好!不仅医术好,书法也这么好。”宋源哲缓缓的站起来,看着桌子上那四个苍迈的大字,对秦小川惊叹不已。

“伯父过奖了。”秦小川谦虚道。

“小秦的字体混厚苍劲,颇具大师之风,我勤练多年,竟也不如啊。”宋源哲赞道。

宋源哲向来喜爱书画,对自己的字与画也颇为自负,而今天见了秦小川的字,他也不觉间一阵汗颜,秦小川年纪轻轻,这笔力竟然比他还要苍劲,这让他叹为观止。

殊不知秦小川的书法本来就首屈一指,如今加入了灵气,已达到大师的境界了。

而宋思明印堂处那丝缠绕的煞气也不觉间消失了,他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当下对秦小川的敬佩又增加了几分。

在宋思明家里又坐了一会儿,秦小川便提出告辞。

在宋源哲夫妇的感激下,秦小川驾车而去。

临走时,宋源哲嘱咐秦小川,一定要保护好陆雪樱和虎子的安全。

秦小川走了之后,宋源哲当即向宋思明问起秦小川的身份。

宋思明也不隐瞒,当下便将如何认识的秦小川说了一遍。

宋源哲的面色疑重,既然宁家都格外看重秦小川,这小子绝非一般的人物,想到自己之前还对他不以为然,不禁后怕,心说多亏这小子心胸开阔,不计前嫌。

他再三叮嘱儿子宋思明,一定要牢牢地把握好跟秦小川的关系。

出了宋源哲的字,天色渐晚,秦小川直接驾车回到了部队宾馆。

进到房间,发现陈晓舟还赖在床上,秦小川在她身边坐下,关切地问道:“师姐,现在那地方还疼吗?”

陈晓舟的脸倏地红了起来,羞涩地道:“不疼了。”

“那你怎么还不起来?”

“你不在,我起来干什么?”

“饿了吧,我帮你穿衣,然后好好地吃一顿。”

说完,也不等陈晓舟是否同意,秦小川就悉心的为她穿起衣服来。

秦小川殷切的关怀,让陈晓舟既感到幸福,又倍感羞涩,美眸嗔了他一眼,抢过他手里的衣服,道:“你把我当小孩,自己不会穿衣服啊。”

秦小川摸了摸鼻子,故意叹息道:“哎,女汉子就是女汉子,连闺房之乐都不懂,没一点情趣。”

陈晓舟被他这句话气得又羞又怒,瞪他道:“乐你个头啊。你难道还没乐够啊?”

两人嬉笑怒骂了一阵,一起出了宾馆,找了家高档的餐厅吃了顿晚饭。

在陈晓舟的提议下,两个人不畏严寒,在街上溜达了一阵,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宾馆。

陈晓舟烧了壶茶,两个人坐在茶几前聊天。

聊着聊着,陈晓舟就聊到了此次任务,一副心事重重的说道:“小川,唐道明那边怎么还没动静?要不要找你那个女鬼问一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小川想了想,点头道:“也好。横竖无事,就当做是我们俩的雪中漫步吧。”

临出门时,陈晓舟给秦小川披上一层厚厚的棉衣,嗔道:“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冻着了怎么办?”

秦小川见她对自己如此关怀,心中似有愧疚,暗说那晚真不该冲动啊,这以后该怎么办?女人多了也是一种负担啊。

两人来到唐元谋的别墅边,秦小川默念“招魂诀”。

一阵风刮过,纯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笑盈盈的问道:“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出现在迫不期待的问道:“这几天你有什么发现?”

纯子一双妙目看着秦小川,对陈晓舟的话听而不闻。

直到秦小川再问了一次,纯子才把这几天掌握的情况一点一滴的说了出来。

原来,自从唐道明被秦小川打伤后,除了一直在家安心养伤外,还跟太平一泓通过几次电话,把他受伤的情况据实相告。

太平一泓了解到情况后,叮嘱唐道明不要轻举妄动,他会安排其他人前来帮唐道明疗伤。

陈晓舟感觉事关重大,两人立即驱车来到张高才的别墅,当面汇报了这个消息。

张高才叮嘱他们两以静制动,晚上盯好唐道明就行,其他的事情他会安排好的。

是夜,在陈晓舟的哀求下,秦小川抱着她老老实实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起来后,两人吃过早餐,便开着车来到了“香山清琴”。

经过一夜的休息,陈晓舟的身体得到了恢复,听说秦小川今天要去请一位得道高僧,就嚷嚷着一块去。

秦小川心想有一位美女陪在自己身边,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好事,就愉快的答应了。

刚进别墅群大门,看到两边陈列着的一幢幢既古朴又时尚的别墅,陈晓舟感叹道:“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奢侈啊,能住这么优雅的地方。”

秦小川笑着问道:“那你想不想过这样奢侈的生活?”

陈晓舟道:“做梦都想!”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秦小川笑了笑,在前面的拐弯处打了一把方向盘,汽车转入另一条小道,很快就到了自家的别墅前。

下了车,陈晓舟看了看那幢别墅,疑惑道:“你不是要请什么得道高僧么?这幢别墅好像还空着,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秦小川笑而不语,走进院中,用钥匙打开别墅大门。

陈晓舟纳闷的跟着走了进去。

进了大堂,秦小川转身看着一脸懵逼的陈晓舟,笑着说:“喜欢吗?”

陈晓舟惊讶道:“这是你的?”

秦小川坏笑说:“对啊。这是本少爷的行宫。你要是喜欢,就选一间吧。”

“呸!秦小川,没想到你心这么大,真以为自己是皇上啊。”陈晓舟鄙视了秦小川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即使你真是皇上,我也不给你当什么皇后、妃子呢。”

“那就太遗憾了。”秦小川装出一副很难过的样子说道,“哎,看来金屋也不一定能藏娇啊。”

陈晓舟半信半疑的问道:“这别墅真是你的?”

秦小川气极反笑:“你是不是傻啊,不是我的,我能大摇大摆的开门进来了?”

陈晓舟瞪着他说:“瞧你那嘚瑟样!不就是一幢别墅吗?姑奶奶我明天就在你旁边买一幢,再招十几个帅哥住进来,气死你!”

秦小川坏笑道:“就我一个人你都受不了,还招十几个帅哥,敢问姑奶奶,你这是作死的节奏么?”

想起前两夜跟秦小川的疯狂,陈晓舟不由得俏脸一红,暗想自己的体质也算很不一般了,却被这小子弄得丢盔弃甲,连连求饶。

这小子就是个变态,床上功夫真不是一两个人女人能承受得住的。

两人正在打情骂俏,秦小川却接到了文景林的催促电话,急忙赶了过去。

文景林在楼下正等着秦小川,看到英姿飒爽的陈晓舟,暗自惊叹,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身边有这么多美女跟随。

“呵呵,小川,不知道这位美女怎么称呼?”文景林嬉笑着跟陈晓舟打招呼。

“额……陈晓舟,我的女朋友。”秦小川厚着脸皮给彼此做介绍,“这位是景色地产的文景林老板。”

文景林摆手道:“原来是弟妹是一代巾帼啊,失敬失敬。别听小川瞎说,什么老板,就是混口饭吃而已,以后叫我文哥就行了。”

听到秦小川在别人面前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陈晓舟又惊又喜,红着脸道:“文哥好。”

“文哥,杜大师来了么?”秦小川问道。

昨天,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今天三个人一起去邀请一执大师。

“他已经在我公司总部等我们了。”文景林笑着说:“我们只有四个人,我就不开车了,蹭弟妹的军车坐一坐。”

三人赶到景色地产时,招呼杜刚上了车,在他的指引下,直奔一执大师的居住地——妙哉庐。

秦小川一边开着车,一边向杜刚打探他昨天邀请一执大师的情况。

杜刚简要的回顾了一下昨天的情况,最后感叹道:“这一执大师就是一根筋,我苦口婆心,费尽口舌,都没法说动他出山。”

文景林忧心忡忡,苦着脸道:“小川,你想到了什么妙招?”

秦小川摇摇头,道:“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到时候见机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