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血开真锋

小说: 带着洞府去异界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16 字数:3639 阅读进度:17/264

二更送到,接着求推荐,先谢过各位大大们!

----------------------------------------

林丹很高兴,他终于完成了他的愿望,不,应该说是马上就能完成了。在他的记忆中,自己是父亲一手带大的,没有母亲。应该说没有对母亲的任何记忆。用父亲的话说,就是母亲生下他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没过二年就去世了。

自从林丹有了儿时记忆,就知道父亲很幸苦。带着他很幸苦,父亲只是庄子上最低贱的佃农,种着庄子上的几亩地。为了每年能够在上交租子之后,多留点口粮,父亲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扑在那几亩地上。

无论起的多早,父亲都会在出门前做好他的早饭,并温在锅里。虽然早饭只是些玉米糊糊。林丹每天都看着父亲做着这样的事,中午甚至是一路小跑回来做饭,慢慢的让林丹明白了一件事,父亲很苦。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九岁开始,林丹就能自己烧玉米糊糊了,虽然第一次的弄成了玉米锅巴,但看着父亲那喜悦的眼神,林丹决定,以后的玉米糊糊全部由他来做。

15岁的时候,林丹为了减轻父亲的重担,就到了李家做事,虽然是个小跑腿的,但每月1个银克拉的例钱和管饱的中晚二餐,让林大叔轻松了许多。

更好的是,自从二年多前,跟了李真少爷,每个月的月例竟然涨到了5o银克拉。林丹明白,那是少爷照顾他的。在李家呆了这么久,他明白,像他这样的小跟班,顶天了1o个银克拉而已。

家里的条件慢慢的宽松起来,父亲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起早贪黑的劳作,林丹甚至在想,过了一次寿辰,到了秋天,就让父亲在家休息。自己赚的,已经远远的足够养活这个家了。林丹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羞怯,就在刚才,父亲还说,他已经19岁了,要寻思着给林丹讨个婆娘。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在父亲和王大娘的笑声中。父亲让他再去看看李真少爷。

他家离李真少爷的小院有点远,走了好一会,才到了林间小道,前边就是李真少爷的小院了,他再熟悉不过了。

“嗯,不对,有声音。”林丹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度太快,没听清,好像是从真少爷的小院中传来的。

带着一丝疑惑,加快了步伐跑向了小院。

“救命啊!”林丹这次听清了,确实是自家小院传来的,听声音好像是少夫人的。林丹心中凛,“今天家中好像就少夫人一人。”

三步并做二步,林丹已经跑到了小院的门口。却现今天的院门是紧闭的,正想推门而入,院门处守卫着的侍卫长李安的大剑反射出一片剑光。

“不对?竟然有人守着。”林丹木讷,但并不笨,加上几年前父亲的那件事,让他更加认识到这个宅院的可怕。

心念电转间,林丹已经做出了决定,去找少爷,少爷是强大的魔法师,一定可以的。做出了决定,林丹转身就跑,他明白,真少爷现在肯定在三少爷李精的小院中,要快。

林丹撒开双腿狂奔,四五分的路程,一分钟就到了。远远的,林丹就看到了站在三少爷李精门口的侍卫。好在门没关,不过,那二个侍卫依然不是他能够闯过去的。

只是,林丹不需要闯进去,只需要让少爷知道就可以。嘴角露出一丝坚毅。加,狂冲.

1o米了,那二个侍卫已经注意到他了,并开始有所动作,没有一丝减,依然向前冲去,同时口中狂吼道:“少爷,快救少夫人!”

正在客厅闲坐的李真听到了声音。

“不好,这是林丹的声音!”李真急道。忙起身,向前看去。入目的,正是林丹被其中一个侍卫一剑拍飞,另一个侍卫,那巨剑上已经闪烁起青色的斗气,目标正是林丹正在倒飞的身体。

看到少爷从客厅出来,林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面孔露出了一丝微笑:“总算通知到少爷了。”下一刻,一股青色的斗气直接斩在林丹的胸部,鲜血如同烟花一般喷涌而出。

看到林丹的李真正想动作,背后传来了个很冰冷的声音:“别动!”同时,李真感到一个尖锐的硬物顶上了他的后背,甚至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

李真心中微微一叹,这一天终于来了。从最近家主李云宗频繁的示好,并且催促生小人的时候,李真就明白他们认为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原以为,自己只要安份,或许就能在这生活一辈子,李真以前是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是你们逼我的。

心念电转的同时,手中闪过一团雷光,轰的一声,击在了背后的那个短武斗士的头上。掌心雷瞬间击出。

度之快容不得那个短武斗士做出任何一个反应,一阵电流击得那个短武斗士浑身颤抖,手中的短剑也控制不住,掉落了下去。

李真一个转身,双手微抬,连续挥动三下,火球术,土球术,水箭术,几乎在同一时间,从李真的手上飞出,冲向那个短武斗士。

火球术轰的一声,砸在短武斗士的胸口,出一丝轻响,那短武斗士身上涌出一阵青光,斗气涌现,挡住了火球的袭击。不待他有任何动作,土球术已经迅飞到了他的胸口,瞬间那个短武鼓了一口气,又提起了一丝斗气,准备硬抗那个土球术。

就在斗气和土球术接触的瞬间,短武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来。水箭已经刺穿了他的咽喉。

短武的最后一丝想法就:“怎么可能,精少爷不是说他是一个废物吗,什么魔法都不会。”就圆睁着他的双目倒在了地上。

此时,他的那只短剑才现了“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是的,李真的度很快,他的魔法全是瞬。以前在游戏中练就的细微操作又在这一刻精细的体现出来了。

至于李真会的那几个魔法,是在半年前,家主李云宗问李真有什么愿望没有?

李真当时回答:“他想学习一下真正的魔法。”

李云宗看了他很久,最后着人给他送来了一本初级魔法大全。里面记载着十几种一级魔法。李真练习了很久,都没有成功出一个。

直到有一次李真偶然现,他可以用体内的灵力来直接模拟各种不同属性的魔法能量阵,无论是土系,风系,火系,那可以成功现魔法,还是瞬。只是,他仅仅会一级的而已,杀伤力很小,所以,他选择了同时激三个。

解决完背后的这个短武,李真迅的向前走了几步,开始双手连挥,在对面扑来的那二个二阶剑斗士震惊的目光中。瞬间出了二个火球术,土球术,水箭术。分成二串,分别击向那二个剑斗士。

李真苦笑了一下,攻击手段太少了,要是会二阶魔法风刃术,就好了,解决这二个斗士,也就是四个风刃术的时间。可惜,他没有见过风刃术的能量阵,模拟不出来。

那二个剑斗士神色一变,剑刃上涌出了大量的青色斗气,并用大剑击向火球术,显然,这三个一阶法术,在面对面的情况,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他可以用斗气格档这些低级魔法。

刹那间,剑脊先拍上了火球术,一阵火光轻爆,消散不见,顺势又迎向了土球术,二个剑斗士同时露出一股轻松的表情。一个只会一阶魔法的魔法学徒,是对他们造不成任何伤害的。

神念一动,李真的掌心中又是一团雷光聚集,轻叱一声:“去。”一道雷光从李真的手心飞出,以数位于土球术的度,后先到,击在了左边的剑斗士身上。

那剑斗士身上电光闪耀,瞬间,被电的麻痹的双手,已经掌握不住大剑了。在大剑跌落的同时,土球术,水箭术同时击在那剑斗士的身上,只是,这次,水箭术并没有那么好运的准确射进咽喉,而是插进了那个剑斗士的肩膀。土球术也只是让剑斗士吐了一口血而已。

这时,右边的剑斗士已经劈散了李真出去的土球术和水箭术。而左边的剑斗士正准备拾剑起身。

“不行,一定要先干掉一个,不然,让二个剑斗士近身,死的一定是我。”想到此处,李真的元神力瞬间沉入丹田,体内的灵气疯狂的涌向丹田中那个青光莹莹的石碑。

石碑迅在丹田中滴溜溜的转起来,同时,从李真的丹田中一闪而出,继续着急转,并且在急转中不断变大,在李真的操纵下,砸向了正在捡剑的那个斗士。

在右边的那个剑斗士惊惧的目光中,那块石碑变得越来越大,足有磨盘大小,那齐天府三个大字,也越的金光闪闪。

“嗵。”的一声音,就将左边的剑斗士砸入了地面,鲜血四飞之际,石碑就又滴溜溜转了起来,越转越小,旋转中,滴血不沾!

五步,四步,三步,二步,右边的剑斗士挺剑直刺,目标正是李真。

李真双眼圆睁,右手迅聚出一团雷光,“滋。”的一声,掌心雷迅轰击在了右边的剑斗士身上。电光闪耀间,剑斗士进入了麻痹中。

神念一转,李真感觉灵力和元神力在迅消耗,那正在空中飞舞的石碑,不,应该说小石头,已经轰的一声,向李真面前的的剑斗士砸了过去,飞行中,越转越大。

“轰。”的一声,那个剑斗士毫无疑问的被拍进了地面,依旧血光四射,石碑依旧滴血不沾!迸射出的血液溅了李真满身,衣服前摆上甚至向下滴落着血迹。

右手一招,空中飞舞的石碑迅飞向李真,青光一闪,沉入丹田,宝光莹莹,丝毫看不出刚才曾经击杀了二人。

李真已经没有时间去呕吐了,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拍成血肉汤的样子,那血腥味,让李真差点跌坐当场。

深吸一口气,李真迅跑向林丹,双手一抹,神念一动,林丹已经诡异的原地消失。林丹已经被李真收进了洞府空间。

脑海中一道意念传出:“双儿,救他!”

李真已经开始狂奔向自家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