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力量的渴望

小说: 带着洞府去异界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16 字数:3649 阅读进度:20/264

接着求推荐,谢谢各位支持猪三的大大们!

----------------------------------------

齐天府中,双儿正蹲在林丹的边上,双手按在林丹的中枢,神门二穴位,乳白色的灵气正在不停的输向林丹的体内。随着灵气的输入,林丹的身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抽搐着,表明林丹并没有死。

被送进来的张月青,则痴痴的看着双儿,眼中露出一丝哀伤,柔肠百结。

“夫君在这里还养着一个女人!怪不得!怪不得不肯碰我!原来是想着她!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肯定是夫君非常重要的所在,要不然,也不会在危急时刻把她送来这里。如果不是这次事件,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这里。”张月青越想越觉得伤心,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双儿,就连李真进来也没现。

李真一闪身,就跑到了林丹的身边,急问道:“双儿,林丹怎么样?”

双儿声音稍有些沉重,“回主人,这就是你所说的林丹吧,他伤势很重,再深一分,伤到心脉,就绝无活路,现在只是失血过多。休养几天就好了。”说完,双儿也随既收回了正在输送灵气的双手。

站了起来,看向李真,在看到李真左肩的伤口,小嘴微微一张,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只是轻移莲步,来到李真身前,接着,双手灵光闪现,一层灵光,就沐浴在李真的伤口上,彻底渗入李真的皮肤。

李真感到伤口一阵清凉,低头一看,血已经止住了,抬眼看向双儿,眼眸中露出一抹温柔说道:“双儿,谢谢你。”

而此时的张月青,看到双儿那温柔的举动,瞬间惊醒过来。不由得大骂自己笨蛋。“是啊,自己夫君为了救自己受伤了。自己却还在这里吃醋。哪还有一点贤妻的样子。”

想到这,张月青就急急走了上去,脚步声惊动了李真,正好转过身来。张月青就顺势往李真怀里一钻,说道:“老公,你受伤了。痛吗?”

那温柔的语气,让李真觉得,就是再受十倍的伤,也是值得。忙道:“一点皮外伤,不碍事,不碍事!”

李真眼眸一转,却又看到正在定定看着自己的双儿,不由得心中一怯,忙推开了张月青,借势去看林丹。

林丹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呼吸有些微弱,不过,还算平稳。看着林丹,心里却想着二女的事情。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在李真的心中,对两女都是非常在意的。苦思了半天没有结果,豁出去了。

站起来,转身:“双儿,这是我外边的妻子张月青,青儿,这是我里边的妻子双儿,你们以后就以姐妹相称!”

说完,留下惊异莫名的双女,直接调出了自己的属性,观看起来。

李真:府主

寿元:43年

境界:练气期

等级:8(o/256oo)

根骨:96

生命力:754/96o

灵183o/8ooo

元神力16/1o8

技能:修真入门(高级),每次运功增加灵气2o点。消耗元神力5点。小辐度增加元神力上限。

化灵术(初级)

掌心雷(初级,每次消耗灵气5o点,瞬,间隔时间2息。)

李真微微一叹,眼神飘了掌心雷(初级),直到碰上战斗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实力有多么弱小。自己竟然拿李精的那乌龟壳没有任何办法。

就算自己元神力满,能连续轰击李精五次,但谁知道那个乌龟壳能撑过去几次。再者,一级魔法的攻击力还是太弱,有些时候,数量并不能代表质量。

先修练,然后恢复满元神力再说,这会出去,肯定还是在李家,少不得得斗一场。禀气凝神,瞬间心神就沉入丹田,进入了修练状态。

只留下两女依旧在那里对视。

良久,张月青才开口说道:“双儿妹妹,你今年多大啊,我今年21岁,要是你大,你就做姐姐。咱们那,让老公省省心,别让他为咱俩烦恼。”

这是张月青思考了良久,才说出来的,在她的心中,是以做一个贤妻为目的的,良母暂时还谈不上,做贤妻,那就要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是以才主动开口。

双儿眼中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自己多大?自已也不清楚啊。但这位青儿姐姐说的在理啊,不能让主人烦恼。”双儿想到。

眨了眨那双大眼睛,才道:“青儿姐姐,双儿才18岁呢,以后你就是姐姐,不过,好奇怪,你怎么叫主人老公呢。”双儿自己也想不明白,是以就乱掐了个数字,报了过去。

不过,她末了那一句,却让张月青有些张口结舌:“主人!”难道是个奴婢?不像啊,看老公那眼神,不过,按她的想法,却马上压下了这活泛想法。心里就存了一条念头。

“老公重视的,那我就不能轻慢,总是没错的!”

不多时,两女就巧笑倩兮,俨然一对好姐妹

数个时辰后,李真从熟睡中醒来,感觉精神饱满,元神力尽复。四处一看,双儿已经不在,看来是去修练了。只剩下张月青一人,静静的坐在林丹的身边,守着林丹。

是啊,这个洞府还是太简陋了,以前只有双儿一个人呆,还没有问题,现在有了青儿和林丹,就很不方便。李真望了望,感慨到。

轻轻的走到了张月青的身后,李真叫道:“青儿。”

张月青瞬间惊喜的转过头,叫道:“老公!”俏脸上神采四射,娇艳之极。

李真默默的摸了摸张月青略微显的有些凌乱的秀,说道:“青儿,苦了你了。”

张月青的俏脸凝视着李真的脸庞说道:“老公,不苦,就是有点冷清,你们一个个都修练去了,这么大的地方,就剩下我一个人。”说完一低头,是啊,双儿陪她聊了一会,说是要去修练。老公也在静坐,林丹又昏迷不醒。还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嗯。”李真抬头望了望了四周,很大,自从升级到中级洞府,也有千米方圆了。除了那山那水,基本什么都没有。

拍了拍张月青的香肩,正想说什么,却听到“咕。”的一声。让李真寻找起来。

下一刻,李真看着张月青微红的脸颊,已经明白了。却是饿了,你还别说,李真自个也饿了。

估摸了一下时间,现在应该是夜晚,正好是自己行窃的好时间。

李真对着张月青说道:“青儿,在这等我,我出去一下。”

空气一阵晃动,李真凭空消失在洞府中,只剩下张月青在大睁着双眼,看着李真消失的地方。

空气中一阵波动,李真就出现在昨天消失的地方。夜色笼罩下的李家大院,就像一头睡着的凶兽,依然散着他的恐怖气息。空气中似乎还飘着一股血腥味,直钻李真的鼻腔。天空没有月亮,只有点点星光,能够让李真辨别方向。

李真稍稍的散了一下元神力,元神力就像是涨潮的海水一样,向前方涌去,感知着周围的信息。

“嗯,小院没人!”李真望向了小院,或许是因为白天的原因,这个小院也被搁置了,再加上已没有任何价值,更无专门的守卫人员。

熟门熟路,李真轻轻的向小院走去。有些东西,在这取可能是最方便的。

李真依次走过厨房,客厅,还有二个卧室,一路上,只要是能移动的东西,不停的凭空消失。

厨房的各种家什,包括一些米面,蔬菜。客厅的桌椅,卧室的床榻,嗯,还有一些衣服,一股脑的全收进了洞府。

看着几乎一空的小院,李真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向外走去,至少几天之内,是不用为吃得愁了。

走到小院门口,李真现一队巡逻的守卫正在向这里走来,散出去的元神力一触就回,开始缩在小院的墙角,静静的等待他们过去。

半响,李真的身影突兀的从墙角出现,就像是一个黑夜中的幽灵,散着层层幽光。李真突然决定,趁现在,逃出李家大院,看看星星的情况,这会应该是一个人最为瞌睡的时候,就算是三阶斗士,在巡守了半夜之的之后,精神也会很松懈。

夜色下的李真身子很轻盈,就像狸猫一样,落脚无声,靠着阴影,向外走去。李真的元神力,已经保持着一种小范围辐射的状态。在这个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李真敏锐的精神力触角。

李家内院门口,李真远远的看着,那站在门口的四个守卫,过了这道坎,就是李家外院了,外院大多是一些处理家族普通事务的地方,凭李真的能力,想出去是容易之极。除了那道大门。你说为什么不翻墙而出?这个世界有一种叫魔法陷阱的东西

“哎,兄弟,打起精神头,再有一个时辰就换班了,可别出啥岔子!”门口那看起来像是个队长的守卫捅了捅边上一个打瞌睡的守卫。

那个守卫被队长的手指捅得一激灵,忙道:“哎,头,明白了,不过,可别吓人,这夜色怪渗人的!”

那守卫接着向四周瞅了瞅,又低声说道:“头,下午都出了那档子事,傍晚又是十几颗人头落地,这间隙,谁敢来李家找不自在。”

那队长看了一眼说话守卫:“说的倒也是,可惜了,王妈家的那水灵灵的小丫头,还想再过些日子说给咱儿子呢!”

空气中似乎飘起了一股寒味儿,隐在黑暗中的李真,脸色越阴沉了。继续凝神听着。

那守卫接口道:“谁说不是,那数十口子人,全让那个叫李真的王八蛋祸害了,真是可惜!就是死了,都不得安生,这会还让挂在院子外边吃风!”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说完,又缩了缩脖子,一股冷风平地升起。

站在黑暗中的李真如遭雷击。王妈,数十口子,全部

“我不信!”黑暗中的李真大吼一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硬是让四个守卫愣了半天,在那四个守卫惊恐莫名的眼神中,李真从黑暗中冲出,向前门冲去。身后瞬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