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命如蝼蚁

小说: 带着洞府去异界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5-02-22 08:30:21 字数:4476 阅读进度:115/264

带着洞府去异界第11章命如蝼蚁

玉都李真的子爵府中。步松。万波万涛二坐在叫,”亭内,低声议论着。“步老,你说这公子一走就渺无音信,留咱三人呆在这空落落的子爵府内,算是什么事吗?”万波有些郁闷的一口砸吧尽了杯中的酒水!

步松先是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才缩了缩脖子低声言道:“嘘!这事有些玄!”又神秘的指了指外边!“有人守着呢!先在这呆着吧,有事修练,没事也修练。咱们这儿的那个什么?”步松又指了指自个的脑袋。“明白了吗?”

“你俩是傻了还是咋地了!”步松伸手在这二人眼前晃了晃。心说不对啊,这俩兄弟,虽然个别时间实诚的过头了,但也不会!

“步,老!”万波万涛同时用见了鬼的一样的声音,手晃着指了指步松后边。“公子,你们怎么突然就晃那了!”边说边极力的吞了口吐沫。“怪渗人的!”

步松转头一看。可不是吗!“刚才自己说话看了还没人的!”这念头只在心里闪过。就忙起身微微一躬身道:“公子。您回来了!”可这心里头,还在纳闷,这公子可是越来越神秘了,一声不响的就突然出现在自个身后了,就是空间魔法也不带这样啊!

“嗯,回来了啊!”李真轻呼了一口气,看了看天空中那轮久违的太阳,心头闪过万千念头,自己这算不算是再世为人呢?

“步老。府中一切还好吧?。李真左近打量了一下,顺口问道。

“噢,公子。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就是外边。”步松用手指了指外边,以他多年的经验,肯定和当今这个帝王有关,其它人,给十个胆也不敢暗中围了子爵府!

李真一皱眉:“怎么,有人进府内闹事?。言语中透出股股寒气,让步松心头一颤。急忙回道:“闹事?那倒没有!就是不让出门!”步松说着,就抬眼看了看李真的脸色,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都年龄一大把了,还让今年轻人给镇住了!

李真顺手扔出一个玉瓶,就道:“辛苦你们了!每人打手,颍。一天一次,服后修练!”看着步松还有万波万涛三人那稍有些痴呆的神色,又接着道:“好好守着,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就自个转身向子爵府行走,司马风和林丹自是紧随其后!

对于办事的力或者说是忠心的人,李真从不吝啬!这三位,虽然说不上有多么的忠心,至少还守着!自是该赏!虽然赏的是林丹张月青等人每天一颗如吃糖豆一般的东西!

行三人就这样出了子爵府,除了网出门时,府门左近的数十道气息有些荒乱之外,路上到算顺利。已经时近中午,虽然冬日的寒气,对李真而言毫无影响,但那冬日的太阳,照在身上,还是让人身心都暖洋洋的!

周围不断的有些许异样的气息闪过,然后疾离开,但一批离开,下一批马上就会跟进!李真明白,这是元和帝布置的探子!

李真开始考虑,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结果。一剑斩了这个元和帝,还是捉了换大量元晶,还是废了扶植个愧儡皇帝?想着,李真还是摇了摇头。对这个国家,从骨子深处,李真还有丝维护的意味的!

说到底,还是那皇帝的神龙冕服,是李真对自己那遥远的,已经不知在何处的故乡的一缕寄思!但是千不该,万不该!元和帝不应该对自己动手!李真凭良心说,没有打过这个国家权力的丝毫主意。仅仅是有过一个想法。消灭光明神殿后,他想传道,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那香火之力!至于这国家的权力,他没兴趣!

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李真就非常恼火,自己的盟友,竟然在自己身后下黑刀。那天,如果不是种种运气,哪怕拥有仙府,只怕李真也已经死去!

被大预言术那种莫名的威能控制住的李真,无法离开那块地方,就连仙府中也无法回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五道带着恐怖气息的光柱射向自己,李真仅能做的,就是在护体剑罡之外。再布下一道护体灵!

灵气罩被光柱冲破的时候,李真大衍诸天剑诀中的第一层太皇剑”也堪堪劈上了教宗威廉基诺的魔法罩,还有随后而来的袭击威廉基诺的另五道光柱。

魔法罩也在瞬间告破,威廉基诺在这时即告死亡。

威廉基诺死亡的同时,袭击李真的五道光柱,也在一瞬间的突然爆力下,就突破了护体剑罡,同时,威力被消弱了一小半!但也在刹那就轰中了李真!李真本身的**强度也还算不错,但硬抗这种威力比单体禁咒还要强的冲击,依然是不可能的!

李真被那庞大的冲击力冲上了天空,身体表面已经血肉模糊。并且那残存的威能还在进一步的破坏李真的身体。此时,李真强忍着保持清醒的神智中。突然想到,冲射出来了,也就是说大预言术终结了,现在,李真并不知道威廉基诺已死。

忍着那直欲让人昏死过去的剧痛,神念一动,李真就就在瞬间回到了仙府内,而没有继续娶到五道光柱的冲击。而冲霄剑,则在突然之间,像是有灵性一样,跨越时间空间,回归了李真的丹田!

回到仙府的李真,仅仅是脑海中呼唤一声双儿,就昏迷了!饶是如此,有双儿的及时救治,还有后面赶来的张月青,以及格温多琳光明魔法的止血,才让李真没有因失血过多而死!就如此。李真也是昏迷了六天之后才醒!

清醒之后,李真又休息了数十天,灵力那强大的恢复能力下,才算是彻底的恢复过来!痛定思痛的李真,决定再次提升一下实力,再出去!因为凭借双儿能去以前到过的地方的能力,李真的知,封地没事。就闭关开始修炼那个神像传来的不知名的仙诀!顺带在仙灵阁中演化一些实用的小法诀!

不过,修练这不知名的仙诀,难度之大,出乎李真的意料之外,足足一个月,才勉强练成入门,至于第一层,还差的远呢!但仅仅是这样,就让李真所会的东西,无论是紫清神雷,还是紫清引雷术,大衍诸天剑诀,等等其它,都增加了三分威力!并且在运转起来,圆转如意,毫无一丝滞涩之感。并伴有各种妙用,直接让变异版的紫清神雷,,真真的瞬,只要李真念头动。道道变异版的必瞬间轰下,指哪打哪!

最关键的,还是大衍诸天剑诀的变化!李真非常不明白,这个不知名的仙诀,怎么就跟元神力扯上了关系,不仅每修练几次,元神力都会有所增加。但施展大衍诸天剑诀的第一层总式太皇剑!需要的元神力竟然降低了一半还多。每次才功点!

让李真兴奋的倒吸一口凉气,如果大战之前,就初步练成这个玩意,让自己不用留手太皇剑,恐怕绝不会任由元和帝轰击自己!兴奋之余,李真在惊诧中开始考虑,自己修练的到底是什么道统,那个牛比哄哄神像,到底是哪位真神?

帝都皇城中。元和帝已经在第一时间得了这个消息。面前同时跪着四位黑衣人。只是,此时的元和帝面上有些不好看,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你是说他完好无损,还带着二个跟班,那个远在曙光封地的跟班林丹也在!”元和帝的目光一紧。“四号,你来告诉联,几天以前,回报说曙光城一切正常,那他的这个跟班是怎么来到帝都的!嗯?”元和帝的暴怒,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咆哮着冲向了其中一位黑衣人!

“陛下,”。四号黑衣人嗫嚅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只是,这次元和帝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因为李真已经在向皇宫所在的地方漫步前来!“滚!你们三个,继续去监视。”那三名黑衣人对望一眼。就转身在皇宫中起伏而去!

“一号,持联的手令,调死士卓来,联就不信,联的举国之力,也对付不了他!”元和帝狰狞道。

“是!”转眼。一号黑衣人也在几息之间消逝!

而一道道路命令,就在这个至尊帝王的嘴唇中,传了出去。整个皇宫,瞬间就腾起了一股冲天的杀气!

没多久,那天夜色下的那个狰狞将军,也到了元和帝的面前。

“血屠,这是仅存的三枚九级魔核了,马上运三门魔神炮,给我瞄准皇宫宫城附近!等我的号令!”元和帝想起魔神炮,突然有些精神抖擞起来。有魔神炮,再加上死士营,你要不死,就真成神了!

那个狰狞将领接过魔核之后,却有些迟疑,有些犹豫的问道:“陛下,那附近的将士,?”

元和帝眼中厉光一闪:“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疑联的决定了!嗯?!”

那个狰狞将领眼中闪过一丝哀色,军人,命如蝼蚁!“是,陛小,微臣这就去办!”

元和帝看着狰狞将领远去的身影。思道:“此事过后,是应该再换几人使唤了!”陕卑怕田工加此灰又果巨化

李真依旧一身白衣,信步前行,如行云流水般,宛如神仙中人。路上越来越少的行人,都不停的侧目看着这个神彩飘逸的少年,还有身后那两尊眼中杀气直冒的随从。

司马风持剑,只是,他的剑越拿越小,以前的巨剑,现在只要以前的中等大小,体形小了,但那重量却是越来越重!林丹的长枪亦是,重量有所增加。但那枪尖的寒气,就是在阳光下,也令人心里直毛。

这二人都学了一本普通的剑诀,至于大衍诸天剑诀,最低的修习要求也是结丹,这二人现在根本练不了。但仅仅就是那普通的青元剑诀,也是威力惊人。司马风甚至放出豪言,练成了二层青元剑诀的他,巅峰斗神他来一个杀一个,来二个杀一双。

林丹的倔强性子,依然没有一丝改变,苦苦研究半月之后,终于将青元剑诀,用枪使了出来。其实,就是没有青元剑诀,林丹现在的那惊艳一枪,绝对可以秒杀一名没有全力防御的巅峰斗神。唯快不破啊!

路上满布的监视查探的各色人等,李真视若无睹。这些小杂鱼,对他将要做的事,没有丝毫影响。要不然,李真直接御使飞剑或者五行遁到皇字就可以了。李真要做的,就是一举震慑皇室,然后传道!

李真受伤后。曾经深入的与格温多琳进行过一次探讨,不要误会,俺很纯洁的。是有关于大预言术的探讨。在格温多琳脑海中那残存的天使灵魂的记忆中,大预言术是一种愿力结合一丝借来的神力,或者说是神的规则之力,出的某种法术打手,

这种神的规则之力,并不是特指某种规则。某位极为强大的神,如光明神,对一些低级位面的存在,他随意而出的一句话,那就是神力,那就是规则。教宗威廉基诺借的就是这丝神力,当然,代价是生命潜力!换作更强的人运出大预言术,威力则更强!

防御这大预言术或者说是神之规则之力,有二种方法,一是努力变强,成为像光明神一样强大的人物。这个,短期内,李真直接无视。第二点,就是吸收香火之力防御!李真,选择的就是第二条。

只是,靠他们几人祭拜而得的香火之力,少的可以忽略不计!

只有传道。形成庞大的人口基数,才能聚集出足够李真甚至让双儿凝体所需的香火之力!这也是李真的一大目的!

皇宫城门已在眼前。皇宫宫城上已经布满了各色守卫,原本这里的那些大臣的仆从车驾,此刻丝毫不见,看来,元和帝已经做好了准备!

“来人止步!宫禁重地,闲杂人等回避”。宫城上的一位将领,远远的就向着李真喊话!

“去通报陛下。子爵李真求见!”李真一板一眼的言道!

“大胆,赶紧退去!陛下岂是你能说见就见的!”那将领喝骂道!

突地,李真皱了皱眉,一种不好的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突地,离此一里远的皇宫宫城墙上。从三面各射出一道光华,电射向李真。同时,原本守在宫门口的8位士兵。身上突然冒出一股股阴冷的气息。

眼神中射出一阵死光,八个人就无声的就冲向了李真!

既感谢和君爱香大大月票!长揖!

元和帝狰狞一笑:“血屠,传令下去,如果李真再不交幕月票,就给联拿魔神炮使劲轰,轰到他交出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