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四十八章:骇俗的婚礼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2:51 字数:3565 阅读进度:49/137

“别怕哈,我们不是来救你的。”

看到郑克爽任人宰割的模样,江南还真担心对方会大喊大叫暴露她的踪迹。半天不见对方出声,转而向陈慕问道:“师父,他不会被人毒哑了吧?”

“他被人封了哑穴。”

“那真是可惜了,我听说这里有哑湖,只要一口湖水就能把人毒哑。”

江南所说的,是当地独有,一种铜含量极高的湖水,饮用后会造成金属中毒失去语言功能。很显然,此时的郑克爽,只是被封住周身穴道而已。

后院只有一条路出去,为了避免跟人碰面,陈慕两人躲进暗处,但屋外迟迟不见动静。那前来邀请新郎新娘的一群人,识趣地站在远处交头接耳嬉笑着。

“你们听,很激烈呢,真看不出来,尤大姐家那口子长得白白净净的,暗地里竟然这么粗野。”

“呵呵!确实不错,比我家那口子还厉害了。”

“他们也真是,这大白天的,还马上就要拜堂了,几个时辰就等不了吗?”

……

一群妇女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新房内传出的声响,江南也听得面红耳赤。不过,毕竟不是第一次听了,她很快调整过来。然后走出暗处,在郑克爽面前故作同情地安慰。

“唉!小郑子你别伤心,尤大姐其实是个保守的女人。这应该是她最后的疯狂了,等成亲以后,她一定会恪守妇道相夫教子的。”

郑克爽气出内伤来,本来他还不觉得什么,可听江南如此一说,还真有了新婚前夜未婚妻出轨的心痛。

“俗话说的好嘛,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你现在算是绿巨人了,生活一定会很好的。再告诉你个秘密,虽然我这副身体跟你拜过堂,但身心绝不会属于你,你把我忘记吧,这样可以少点绿。”

噗嗤——

即使不能出声,郑克爽还是气得吐血,近距离之下,江南差点被喷到。

“哟呵!厉害了,郑大公子,不会把五脏六腑什么的都吐出来吧?”

江南依然事不关己地作怪,郑克爽一双怒眼烧得通红,怨恨与愤怒撑得眼球突鼓。脸色青红变化,像是得了不治之症。

“江南,回来吧。”

陈慕实在看不下去,甚至毫不怀疑,江南再刺激会把郑克爽活活气死。

“难得有这种好机会呢,师父你要不要试试?”

“我没你这种恶俗的趣好。”

“我恶俗?”

江南一听瞬间炸毛,正要发作,看了看陈慕脸色又忍了回去,然后低着脑袋乖乖地走回暗处,安静地站在一旁没了声音。

陈慕略感意外,没想到随口一句话,居然让活泼乐逗的女孩变得沉默。接着又有些愧疚,这小助理一直都挺听话的,做事也尽心尽力,还经常为他出谋划策……虽然大多是损招。做为朋友,更是对他跟李落都很关心。不小心说话伤了她,实非本意。

江南不说话,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早已是夜色笼罩,隔壁的动静终于偃旗息鼓。那墙角处等待的女人,从三五个变成了一大群,个个站得腿麻脚软。

新房中,意识清醒过来的尤大姐身心疲倦,忽然想起身下人物,顿时吓得黑容失色。颤抖着手指探了探,更是心沉谷底:奄奄一息了。

虽然平日里称姐道弟,但韦小宝的身份尤大姐还是忌惮的,对方的小人性格她也有所领教,如此一遭,恐怕要连累她全家老小。

尤大姐心慌意乱起来,喊了几声不见韦小宝反应,更添几分忐忑不安。刹那间,她想了各种能想到的办法,最终,心一横有了定计:杀人,然后栽赃嫁祸,就嫁祸给隔壁的未婚夫。

“对不起啊韦兄弟,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只好得罪了。”

低声道歉后,尤大姐手掌成刃就要打碎韦小宝脑袋,而这时,门外喊声打断了她的行动。

“尤大姐,差不多可以了,吉时快过了。”

话音落下,还伴随几声妇女的揶笑。尤大姐惊慌失措,咬了咬牙,捡起衣服迅速从窗户溜走。

“尤大姐,别不好意,我们进来了。”

门本就没锁,几名妇女叽叽喳喳地进了屋,嬉笑打趣着点亮油灯,看清床上景象大惊失色。

“王大婶,这怎么回事?尤大姐她人呢?”

整间屋子找遍,没有尤大姐的影子。王大婶当机立断做了决定:“尤大姐能嫁人很不容易,万不能坏了名声,今天的事你们都要替她保密。先来个瞒天过海吧,把这家伙打扮上,盖上红盖头,应付了拜堂再说。”

“可是,他这细胳膊瘦腿的,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尤大姐呀。”

“这简单,多穿衣服就是了。”

众女称赞,手忙脚乱给韦小宝穿衣套服。都是过来人了,也没有多少不好意思,反而是看韦小宝鲜嫩,手上没少占便宜。

隔壁,同样是三五村妇闯进,见到郑克爽评头论足相互打趣,大胆者还动手动脚。在一片哄笑声中,架着郑克爽前往礼堂。

“走吧”

众人离开,陈慕当先起身,打算趁机离去。没想到的是,江南却还想留下。

“师父,我们再等等。”

“嗯?你没生气?”

“你陪我等等我就不生气。”

“随你便,我去清音观,什么时候不生气了可以来找我。”

江南气着了,不满地道:“老板,下班时间我们是朋友的哩。你这样子,会失去我这么一个美貌与智慧双全的朋友嘞,后果很严重,知道么?”

“真正的朋友之间就不应该用虚饰的语言讨好,人与人相处,只有真诚才能持久。如果你想听花言巧语,学校里不是很多吗?”

“唉!你没救了,我可怜的李姐姐啊!”

江南摇头叹息,拍了拍陈慕肩头一副沧桑姿态。然后转身打算出门,这时一道黑影闯入两人眼帘。

“尤大姐,你怎么还没去拜堂?”

“啊?妹子,你们怎么在这?”

意外的碰面,双方都感到尴尬,江南故作难为情道:“这是我的相好,你懂的。”

尤大姐心中迟疑,她本是为韦小宝做媒,没想到反而害人害己。倒是江南如何离开的,她没有半点印象。还有这男人,怎么会出现这里?她之前打算逃走,然而离开的路只有一条,所以藏在角落等其他人离开才敢出来。眼前两人,会不会知道了她的秘密?

“下午的事,你们?”

“下午?我们刚过来呢?这不是新郎新娘刚走嘛,我们以为会没人,所以,哈哈!”

“我也没想到,韦兄弟居然被她们扮成我带去礼堂了。”

“我靠!这么劲爆的吗?”

陈慕心中不起波澜,开口便点破了虚情假意:“你的事我们不会管,郑克爽也好,韦小宝也罢,你想嫁谁嫁谁,我们现在要离开,就当从没来过。”

说完,陈慕踏出了步伐。江南眼珠忽转,挨到尤大姐身边小声道:“尤大姐,你房里的酒有问题,韦小宝害了你,想要报仇的话,何不把剩下的半壶给郑克爽喝了,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尤大姐双眼一亮,这也是一桩栽赃嫁祸。至少能抓住韦小宝的把柄,而且郑克爽被封住,操作起来不难。

建议留下,江南小跑跟上陈慕,等尤大姐回过神时,早不见两人身影。

“师父~,人家这么青春美丽,你真要去找我母亲吗?”

“好好说话。”

“没办法,演技太好,入戏太深了,已经迷失其中无法自拔。”

江南摊手一脸无奈,陈慕看得忍俊不禁,温声解释道:“有人在算计落落,而且她因此被卷入了权谋斗争之中,我们越早跟她汇合,就能多安全一分。”

“不会吧?你怎么知道有人要对付李姐姐?”

“直觉”

“切。直觉是我们女生的专利好不好?男人也有直觉?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敷衍我。”

“这不重要,去墙边,我们翻墙走。”

陈慕不是有意隐瞒,他刚才解析了假冯稀饭的记忆,虽不能全,但得到的信息足以让他惊诧:附身冯稀饭之人,名为王闯宇,是教皇的贴身助力,也是陈慕见过的黑衣人。他们是有计划地退入这副梦境世界,所以附身之人早有预定。王闯宇不知道具体的身份分配,但知道的是,如今的吴三桂跟李闯王,以及王府内的一大群女子,都是他们的人。

本来,他们只是路过这里,然后到融合地穿越到另外的梦境世界,最后安全离开。但有人意外地见到了陈圆圆的面容,当即叹为观止美人芳容,知道编织她的圆梦师一定花费了大量心血。于是,他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此女带回现实世界。

意想不到的是,这位陈圆圆深藏不露,前来的一位三级圆梦师暗中潜入竟被打退,偷人不成反而激起了对方警惕。于是乎,得知美人出题选婿,他们也准备采用柔和手段,以破题方式夺取美人。

吴三桂等人还在毫无进展,却有人暗暗盯上了他:清皇派了以韦小宝为首的军士,以及各方起义组织,准备暗杀云南王。黑衣人附身冯稀饭,便是为了打入内部制造混乱,为他们破题争取时间。只要得到美人,这世界如何混乱他们才不管。

黑衣人知道的消息有限,但暗地组织的不择手段跟疯狂陈慕深有体会,他担心欧阳远等人还有更险恶打算,所以决定连夜赶往清音观。

黑夜中,两人悄无声息地消失于农家大院。错过了,无数人洞房外听墙角,个个面露古怪的精彩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