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四十九章:躁动的黑夜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2:57 字数:3713 阅读进度:50/137

天然的年代里,夜色清凉如洗。明净的浩空中,繁星灿烂如海。

昆明城西,清音观外,莽深的丛林漆黑如墨。林叶密布的幽深中,似乎藏着古老而邪恶的危险。

数日来,森林里的动物数量急剧减少,而人口数量大量增加。以清音观为中心,不仅是吴三桂的数万军士驻扎,外来人士数量同样趋之若鹜。双方昼夜对峙,坚守着非午不入的约定。

陈慕两人连夜赶来,远远察觉到林中危机。于是绕着森林边缘找了两个多小时,时间浪费了不说,依然没找到可以进入空隙。

“这世界的人都很闲吗?满山遍野的男人守着一个道姑,算什么?”

江南实在忍不住吐槽,暗道那陈圆圆到底是多么祸水,才引得天下男人尽折腰。

“可能是名人效应吧。毕竟是这世间三大枭雄都不能亲近的美人,谁要娶了她,瞬间能名动天下。”

“切,一个老女人,我就不信比现在的我好看。大不了,我恢复原貌,让这世界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美人。”

“你的原貌?”

“呃!我指的是蝴蝶女,我已经适应那副身体了。”

“少说话吧。林中驻扎的人太多,硬闯肯定过不去。先休息会,待会跟紧我,尽量不要跟人起冲突。”

话音落下,陈慕猛然感觉手臂一紧,某人半个身体贴进他怀中。

“你做什么?”

“跟紧你呀!不是你说的嘛。”

“不用这么夸张,跟在我身后一米范围内就好。还有,小心后面来的暗箭。”

“早说嘛!”

话虽如此,江南还是跟得很紧。相比于之前的混战生死,此时周围的黑暗反而更让她感到畏惧。

黑夜将近尾声,森林中清冷异常。陈慕两人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在暗光中寻找着出路。一夜穿梭,躲过林中安睡的来人。步步谨慎,防备枝叶就寝的鸟雀。轻轻地来,轻轻地走,直到,道观之外百米处。

清音观有围墙与世隔开,但此时,绵远的围墙外,严严实实人影错杂。不知多少人胡乱躺在地上,葳蕤的草木被碾压,让人怀疑这里是闹事聚集地。穿着制服的军士,以及来路不明的各方男子,三五成队巡逻在观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至关重要的军事重地,而且最高领袖就坐镇其中。

“啧啧,还真是密不透风啊。师父,我们接下来要不要变苍蝇,看看他们给不给苍蝇进去。”

江南十分鄙夷地讥讽道,讥讽这些男人毫无自知之明。她敢肯定,来人中大部分有了家室,但现在,竟为了素不相识的女人丢妻弃子,在这种荒凉的山林中看门守夜。只管自己一厢情愿地自作多情,不顾别人的厌恶跟心情。她现在就很气恼,气恼这些人防止了她进入道观。

“嘘,有情况,蹲下。”

陈慕心神全开戒备周围,没听清楚耳边女孩的抱怨,反而听到了远处细微的动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拉着江南藏身矮丛。

江南竖起耳朵听半天也没收获,接着翘.臀趴在地面,耳朵贴地表故作专业。

“嗯。不错,是脚步声,人数还不少,应该……”

江南煞有其是地分析着,可惜话没说完,就感觉身体猛然升腾,本能地想要惊叫,又被人捂住了嘴巴。

“别说话”

嘱咐一声,陈慕松开了女人小嘴,目光看向远方。就在刚才,他察觉动静是身后传来,当机立断带着女孩跃上了树枝。

江南有些恐高地贴紧男人,俯身望着总感觉头晕,很是敬佩地赞叹道:“至少有一丈五了,不去参加跳高比赛实在太可惜。”

簌簌——

感叹完,江南自觉闭紧了嘴巴。下方一阵悉疏响动,有很多人影出现在了他们之前躲藏的地方。细看,个个身穿夜行服,行动有序,绝对不是来守夜的。

“所有人,都停下,就地隐藏。”

某人一声令下,讯息迅速传开,广阔无边的夜丛中,顿时响起细微的枝叶碰撞声。

刚好有人在江南所在位置下方,她犹豫着要不要吐吐口水,下一刻,差点惊呼出来:那人,居然似有察觉地抬起了脑袋。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那人绝非发现了她们,因为,对方开始爬树了。

“老板,怎么办?”

江南紧张起来,下方的情况她很清楚,还不知道藏了多少人,要是他们暴露出去,绝对没好果子吃。

陈慕拍了拍女孩手背,示意对方松开爪子。江南没明白过来,然后被他生生地扯下了小手。

噗——

就在来人准备藏进密叶之际,陈慕出手了,以雷霆万钧之力卡住了来人脖子,顺手拖进了密叶之中。

“师父,让我来。”

见来人受擒,江南激动兴奋,恐高症瞬间消失。兴致致地挤到陈慕身边,收缴了敌人佩剑,拔出来后,还不懂装懂地赞了声“好剑”,然后顶在对方脑门恶狠狠地道:

“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要是敢说谎或者弄出动静,我立刻帮你脑袋搬家。听清楚了没有,清楚了就眨眼。”

陈慕本想打晕来人挂树上的,见女孩兴奋模样,也就随她了,还配合地封住了来人穴道,撕其衣服将其绑在树干上。

“你叫什么名字?”

“女侠饶命,我不知道这里是有主之地,我可以立刻离开。”

“小声点,回答我的问题?不想活了吗?”

见来人不配合,江南亮出利刃威胁,来人惊恐万状,低声道:“小人姓王,单名一个平字。”

“深更半夜不在家睡觉,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跟我朋友一起来,只是想凑热闹而已。真的,女侠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来伏击吴三桂的。”

“呵,伏击吴三桂?人家是云南王,你们怎么不去平西王府?”

“去了,天地会跟沐王府的高手去过了,不过走漏了消息,让吴三桂给提前躲起来了。我们得到可靠情报,吴三桂天亮之前要硬闯清音观,所以多大人让我们事先来埋伏。”

“这么说,你们不是为了陈圆圆来的喽?”

“不是不是,那是要命的美人,小人一介凡夫俗子,怎敢去想杀头的事?”

“我去~,还有这种谣言?哎,可惜没光,不然你现在已经被杀头了。”

“啊?”

“啊什么啊?本姑娘天姿绝色,飞琼下凡,你这种凡夫俗子见了要被灭九族的。”

“不不不,我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真的,不然我一定远远避开,绝不敢碰仙子大人你住的树。”

“别玩了,情况有变。”

一旁冷眼旁观的陈慕忽然封住了王平哑穴和听穴,态度更严了三分。江南不解地环顾下方景象,果然看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在黑暗的尽头,晃乱的人影起起伏伏,恰似跃出水面的鱼儿,呼吸间又转入暗丛之中。而人影所及之处,隐约传来骚乱动静。

猛地,一声高喊震颤了整个森林。

“敌袭!敌袭!”

“不好,中计了。”

顷刻之间,埋伏的黑衣人一涌而出,迅速跟偷袭者混战一起。叉叉丫丫的呐喊声不绝于耳,铿铿锵锵的交锋声穿云破空。林木在震颤,大地在颤抖,空气在抖荡,整片森林混乱,惊醒所有梦中生灵。远近安睡的武者惊坐而起,一个个好奇地涌来围观。

光线太暗,又有繁林密叶遮挡,看清对手不是很容易。最好的办法是,三五人背靠一团,远离所有身份不明之人。至于胆敢靠近的黑影,先砍倒再说。这就造成了,林中撕杀极其混乱,所有人都惶恐不安。

“老板,你说这些人是不是搞错了?不是来伏击吴三桂的吗,怎么还被偷袭了?”

隔岸观火,江南很是不以为然,只是暗暗奇怪,为何会有第三方势力。

“你看那边。”

江南顺势看去,只见密林之外,一队人马出现在林道之中。打着星星点点的火把,直往道观入口方向。

“不是非午不入吗?他们怎么不守约定?”

“你仔细观察。看他们队伍,十分整齐有素,绝对是训练精良的军人,在这片区,谁能拿得出手?”

“吴三桂!”

“应该是他了。”

“哦!我知道了,这叫将计就计。这些人想伏击他,但却被他识破了。所以他派人来这里偷袭,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然后自个带人闯入清音观。啊,不好,他的目标是陈圆圆。”

“没时间等下去了,趁他赶到之前,我们先进观。”

“兵荒马乱的,怎么过去?”

“抓紧我。”

顾不得混乱的场面,陈慕搂住江南掠上树梢疾走。现在的吴三桂是敌对圆梦师所控制,对方为了掳掠梦境人口自来不择手段,带着数百军人强闯,他十分担心李落无法应对。

江南不是第一次体验武功内力的神奇了,但掠跃林尖依然忍不住激动。耳边呼呼风声,眼前恍恍景象,都使她心血沸腾心情激荡。然而,似乎只是一个晃眼,两人已经落地,还有一群武者包围过来。

“何方宵小,安敢乱闯禁地。”

“瞎了你们狗眼了,好好看我是谁。”

守卫者是王府军士,江南一个不认识,但丝毫不影响她作威作福。若不是陈慕反对,她早想这般做了,现在有机会当然不放过。

“郡主恕罪,卑职冒犯了。不知郡主到此有何指教?”

“你以为你是谁?本郡主会有闲心搭理你?还指教?做梦呢!美女千金跟冷酷保镖的言情故事看多了吧?”

一排军士蒙在原地:郡主的话好有深意,得细细理解。

“郡主息怒,此地鱼龙混杂,林中正起厮杀,还请郡主离开为好。”

“都闪开,我要去见我娘。”

江南的话没人反对,就连一旁监督的江湖武者也纷纷让道。只是,陈慕才抬脚,立刻有人挡到了他面前。

阴阳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