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五十三章:当着心上人的面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3:21 字数:3676 阅读进度:54/137

面对危险,胆小的人都会想着逃避,躲在陈慕身后,江南提出了此问题:“老板,我们不是可以直接回现实世界吗,还附身留下来干嘛?”

“你知道这幅梦境出口在什么地方?要是出现在敌人巢穴怎么办?”

江南小脸瞬变:“那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不用太久,这幅梦境世界的时间设定跟外界一致,等夜深我们就走。如果可以,最好捉到一两个嫌疑人,或者查到他们巢穴。”

“喂!小子,我们老大跟你说话,你聋了?”

“朋友,不管你是谁,事情总有先来后到,这美女正跟我聊得开心,你现在走开,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两名男子出声,其余人默契地将陈慕包围。他这才看出来,原来对方目标不是江南。

“他是我男朋友,还有,我不认识你们。”

发现对方不是想象中的敌人,李落心情也变化不少。冷冷拒绝后,牵上陈慕胳膊就想离开。

“唉~,现在是,不代表以后还是嘛。美女要不给我们一个机会,你看我们哪个不比这小子好?”

遇人调戏,江南立刻忍不住了,直接闪出陈慕身后娇喝道:“哪来的垃圾,别在本姑娘店里污染了空气。赶快滚,不然休怪老娘不客气。”

动静很快引起众人注意,纷纷围了上来。一群男子对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想不到,原来酒吧老板竟是这般美娇娘。我们兄弟几个倒是来对了,以后天天来关照都行,老板娘是不是也得表示表示啊?”

“一群人渣败类,不收拾你们我就是历史罪人。老板,不用留手。”

气势汹汹大骂后,江南直接把陈慕祭了出来。陈慕理性告诉自己要冷静,毕竟跟几道梦力起冲突实在太荒唐。但,既然涉及到李落,就不是说理智的时候了。

不再顾虑地,陈慕一手将江南拉回来,一手操起手边酒瓶砸了出去。

全力抡瓶之下,砰当一声闷响,装满红酒的玻璃瓶也粉碎。当头男子猝不及防,一击被打倒在地,撞了身边桌角仰面躺地,血水喷涌生死不明。

“操.他**,一起上。”

碎瓶落地,没人顾地上汩汩血流的老大,某人大喊后,个个义愤填膺一拥而上。

江南看得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似要加入,却被李落拉到一旁。

“李姐姐,我们不帮忙吗?”

“他会没事的,还有,我现在叫林若惜,别暴露了。”

江南噤声,这才想起周围极可能隐藏有未知的敌人,小心翼翼地环视了一圈,她果然发现角落中有位外表普通,气质淡然的年轻男人。

“李。。林姐姐,你看那人,是不是嫌疑人?”

李落不经意地瞟过一眼,那人正旁若无人地喝着酒,冷静得不正常,当即心头戒备了三分,目光回到陈慕身上,低声道:“不要看他,我探查一下。”

“他在看我,还对我笑。”

“当作没看到就好。”

江南对男子龇了龇脸回过头来,而李落已经开始释放精神力探查。在梦境世界中,精神力是唯一能直接判别真幻人物的利器。即使对方是圆梦师,也丝毫察觉不到异常。

“老。。老伴,我来帮你。”

眼看陈慕混战群渣,江南还是没忍住。激动之下差点叫出老板,临时改口老伴,心底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接着,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江南才准备动手,那角落里的男子猛然起身,身体一晃出现混战群中,眨眼功夫打倒九成男人。

“呔!吃我一瓶!”

砰——

又是一声瓶子撞碎的声音,男子诧异地回过头来,满脸苦笑道:“蔷薇姐,下次能打准一些吗?”

江南瞬间定在当场,表情凝固不知所措,心中有一阵冰雨降落:我去!随便一个男人都认识我,这下怎么办?人生咋这么艰难啊!

虚心地笑了笑,江南退回李落身边,很是郁闷道:“李姐姐,这男人跟我这具身体原主人关系似乎不一般,我又不敢读取她的记忆,这可如何是好?”

“握着我的手,我们换一换。”

“啊?哦!”

江南大感意外,依着李落的话照做。而这时,没有对手的陈慕了退出战圈。

“多谢朋友仗义相助。”

“感谢就不用了,我只是不想被人影响喝酒的心情而已。现在他们都昏死,店里的损失你赔吧。”

“喂!你算哪根葱?老娘的店,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男子转身,很意外地看着眼前性格泼辣、容貌高冷的美丽女子,抓抓后脑勺讪笑道:“这店不是蔷薇姐的吗?”

江南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店主现在是被李落附身。但她依然不甘示弱,又挽住李落手臂道:“我们是好姐妹,反正轮不到你做主。”

“这样呀。”

男子故意露出无奈地笑容,委屈道:“亲爱的,你不会也那么狠心吧?”

“呸!叫谁亲爱的?我们跟你很熟吗?还有,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挖墙脚,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男朋友?”

男子心神一震,满是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李落,脸色发白心尖打颤,万分紧张地问道:“蔷薇姐,她说的是真的?”

李落心里泛起无奈,拉手制止了还要喝骂的江南。原来,眼前男子名叫杨辰,蔷薇追求他已经半年多。虽没有追到,但知道他们的人都已经把他们看作情侣。看眼前情况,杨辰分明也是很喜欢蔷薇的,如果此时她同意了江南的话,恐怕会破坏人家的感情。借用对方身体已经过意不去,再撕裂人家爱情,就太过分了。

陈慕轻易认出两女换了身体,但不知道的是,李落此时设身处地地为梦力的感情考虑起来。

果然,事实证明没错,动了感情的解梦人,某时候也会将感情重于理性。

“警察可能会来,我们先走吧。”

“走?不说清楚,谁都不准走。”

陈慕示意两女离开,杨辰突然态度大变拦到他面前,声带咆哮吼道:“这是我的女人,不管你是谁,敢碰她,我杀你全家。我发誓,说到做到。”

“杨辰,你够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是女人,而且早过了只顾情情爱爱的年纪。我早累了,想找个依靠,他就是我认定的男人。”

“不,你是故意刺激我的对不对?她刚才说了,这是你姐妹的男友。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哈,一定是这样,对不对?”

男人前一刻的淡然气质与此刻的着急失态实在判若两人,江南看得兴致大起。唯恐天下不乱地嘲笑道:“谁规定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女朋友?好男人这么少,我们愿意,你管得着?”

“若惜,我们该走了。”

围观者越来越多,陈慕错开失魂落魄的男子走到两女身前,牵着李落直接离去。

“渣男,再见了,你猜猜,今晚我们谁给他张开.双腿?”

“骗我的,一定是骗我的。”

两女的话,犹如一把利刃狠狠插进杨辰的胸口,让他感到心脏被一刀刀割裂的痛。痛到呼吸困难身体麻木,意识也为此空白,原地打着踉跄,口中喃喃自语满腔不甘。直至陈慕等人远去,他还久久不能清醒。

走出老远,江南脸上仍然是意犹未尽的兴奋,陈慕对这女人的恶趣味早有体会,只是无奈摇头。李落不知情况,不解地问了一句:“你似乎很高兴?”

“当然,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能拆一对是一对。”

“是么,这样说来,你不打算恋爱了?”

“当然不了,我要找最帅最好的靓仔,谈一场最浪漫的恋爱。”

“是呀!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遇到一个相伴终身的爱侣。世界这么大,男女相遇已是天大的缘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是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江南笑容僵住,总感觉这话有人对自己说过。闪烁的目光扫过身边两人,满腹的嘀咕:你们倒是眷属了,我还单身呢!

不过,表面上,江南却是一幅虚心受教的样子:“李姐姐说的是,我是想啊,反正就一场梦,能虐主角就虐,爽爽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主角的?”

“喜欢他的人这么漂亮,他肯定是了。”

“对于梦中的人,他们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世界是一场梦。醒着的人,也永远无法知道梦的精彩。如果你真想痛快领略一场,我可以帮你暂时把记忆压制。”

江南意动,每次入梦,陈慕给他说的都是:保持清醒,千万别跟附身人物的记忆融合。以至于她,总觉得不够切身体会快乐。

“有危险吗?”

“我们是身体入梦,随时都有危险。你担心的话,可以只压制一点,比如,只让你误以为这世界是真实的就可以。”

“好啊!这怎么操作?”

“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先去港丽豪园,林若惜在那里有套别墅。”

江南拍手称赞,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一旁的陈慕万分不解:做梦那么恐怕的事,居然还有人喜欢?

“你别惯着她。”

“无妨,我们接下来的行动,稍有不慎就可能全盘皆输,她不知道真相反而对她好。”

“什么行动?我怎么不知道?”

“都到敌人内部了,你不会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陈慕立刻明白过来,这幅梦境显然是犯罪团伙的藏身巢穴,李落这是想一网打尽。

“呵!还高兴这么快就有第三次机会呢,没想到高兴过头了。”

李落一听瞬间明白过来,羞嗔地剜了陈慕一眼却没有反对。反正,还有六次。

“够了哈你们,当着我的面撒狗粮,当心我挖墙脚,把李姐姐给拐走了。”

江南的话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各自笑了笑,拦下一辆的士同乘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