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五十四章:危困梦中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3:21 字数:3726 阅读进度:55/144

轰隆——

漆黑的夜空洒下倾盆大雨,幽深的苍穹里炸响一声电掣雷鸣。

昏暗的卧室,江南幽幽转醒,舒服地翻了一个身,小脸浮出满满的享受。忽然,她无意识睁了睁眼。一秒后,又猛地睁眼,接着直接从床上坐起脸色大变。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卧室,摆设有衣柜沙发,书桌书架,精美的壁灯悬挂,奢贵的装饰彰显豪华。

只是,太陌生了。

“我这是。。在哪?”

江南半天反应不过来,她只记得,自己急匆匆地赶去做家教,结果灯黑路滑撞到人。接着眼前一黑,再睁开就是眼前景象。

————

就在江南房间的隔壁,是别墅的主卧。一场云雨初歇,心满意足的男女相偎相枕。

“现在还早吧?”

疲惫的李落闻言吓了一跳,缩了缩身体恐怯道:“我这身体还是第一次呢,明天会起不来的。”

“想哪去了?我说的是现实世界,外面不知道什么情况,不管是不是犯罪团伙的巢穴,也要出去查看。”

“先休息会儿吧,难道你不累吗?”

陈慕得意一笑,穿上衣服,附身用手梳理了女人散乱的发丝,贴近着爱抚了娇美的容颜,亲吻额头道:“再呆下去我怕忍不住要累。”

“你一个人去?不行。”

“放心吧,我去去就回。”

话音落下,陈慕身体消失昏暗中。李落心惊,就要不顾新伤一同前往,猛地又是一道人影把她压了回来,还满身的水液流淌。

“怎么了?”

李落吓了一跳,看清是神色不好的陈慕,当即抓住对方胳膊询问起来。

“我们都猜错了,这里不可能是犯罪团伙的巢穴。”

陈慕很快从李落身上翻下,女人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受凉了他会心疼。深呼了一口气,他继续道:“外面是一间船舱,不过十来平米。船已经沉了,沉船的具体时间跟地点不清楚,但从水压来看,绝对是深海。这幅梦境世界,很可能就是船上的人临死逃避的地方。”

“出口在海底?”

“准确的说,是海底的一间狭窄船舱。”

确认了消息,李落心沉谷底,这可比困在之前的梦境还棘手,如今融点消失已经无法原路返回。而按照陈慕所说,要是能从这幅梦境世界离开,早先船上的受困者也不会编织出这幅梦境世界。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寂。既然深海不可期,那只能故伎重演找其他融点了。对于身负圆解能力的两人来说,只要存在融点应该就能找到,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陈慕一愣,丢开湿淋淋地衣服,坐在床沿看着女人笑道:“别想太多了,反正有你陪着,无论现实或梦境,我觉得也没多大区别。”

李落温笑,起身抱住了男人,靠在对方胸膛沉浸在熟悉的气息,芳心微微感动。没有过感情经历的她,最开始是把陈慕看作,茫茫人海遇到的对她好的男人,长时间相处后,她才知道,这是上天注定要与自己相伴相守一生的男人:“我累了,抱我到别的房间休息吧。”

“嗯”

陈慕将女人拦腰抱起,眼前床被俱湿,显然不可能继续睡。还好,别墅的房间不少,只是二楼就有五六间。

然而,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开门一瞬间,一位偷听的人影差点跌进房间。

“啊!我什么也没看到。”

砰——

立刻地,陈慕又把房门关上。

“要死要死,开门不吉呀。”

江南站在门口急得团团转,暗骂自己倒了大霉。身份都还没弄明白呢,居然撞破人家这种事。这可好,天降穿越如此大气运的事,也要到头了。这两人,也真是的,好好的在房里就好了嘛,半夜出来找什么刺激?

“跟我来”

房门再次打开,不含感情的声音响起,江南吓得心尖一跳,抬头只看到某人背影,当即撅了撅嘴,忐忑着心情迈出小碎步跟上。

“苍天呐,这不是要玩霸道总裁灰姑娘的把戏吧?本姑娘现在什么身份?保姆,丫鬟?嗯!话说回来,这家伙挺帅的,老婆也是神仙级美人,比本姑娘现在容貌都好看了一丢丢。唉,挑战怎么这么大,实在难搞啊!”

下了楼,陈慕开灯坐上沙发。舒展脖子也不说话,心里甚是意味,倒想看看这女人如何反应。

江南亦步亦趋到了客厅,见陈慕扭脖子,眼睛一亮冲了过去,撸开袖子,小手就搭上了陈慕脖颈。

“不错,没想到你还会按摩。”

江南神色一滞:难道本姑娘之前没按摩过吗?冲动了呀!老天爷,这副身体到底什么身份?

“那个,刚才太黑,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信吗?”

“不信?”

江南心中犯苦,她知道,按照一般故事的剧情,这未来的宠妻狂魔要给自己穿小鞋了。正当她想着以后如何报复,又听陈慕道:“我只相信我的手速,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就算是白天,你也不看不到什么。”

“大侠英明!”

江南暗松一口气,同时心底升起腹诽:果然,邪魅总裁很骄傲。

“不过你姐似乎很不高兴。”

“我姐?”

江南大呼郁闷:说好的绿茶.婊呢?怎么看我姐也不像啊!这场宅斗,还有其他解吗?导火线是什么?手中捏着的这男人?

“她整天工作不容易,待会儿要是骂你几句,你们可别打起来了。”

江南愣住:“她还整天工作?”

“不然呢?如今林家只剩你们两人,你整天游手好闲,祖上诺达的家业,她不管谁管?”

“我靠!”

一听此言,江南立刻停止了讨好,还报复性地用力抓了某人一把——感情,自己是富二代啊,不横着走一场,就太对不起老天爷赏的穿越了。

顷刻间,江南傲上眉头,不可一世地坐到陈慕对面沙发上,轻蔑地质问道:“你是干什么的?能给我姐幸福吗?告诉你,有我在,就绝不会让你欺负我姐,更不会容许你玩弄她的感情。”

女人变脸的速度让陈慕叹为观止,心想李落给这女人安排的身份倒也合适,当下忍着笑意佯装诧异道:“你没事吧?我跟你姐结婚十多年了,从来不都是她欺负我的吗?”

“啊?是哈!”

江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连忙提醒自己:江南呀江南,你膨胀了。虽然富二代了不起,但先得搞明白情况再膨胀嘛!比如姐妹关系好不好?是为了家产倾扎,还是为了男人在冷战?

“大半夜的你起来干什么?想回去了吗?”

“回去?”

江南心生不妙,难道自己已经被赶出家门了?好狠心的姐姐,原来这就是战争的来源啊!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姐知道了肯定又要不开心。虽说开酒吧也算事业,但每天接触的人形形色色,你要为自己将来考虑。她一直希望你在她身边给她帮忙,否则也不可能天天把你捉回家。”

“呜呜!是我不懂事,让姐姐操心了。”

江南心中大起大落:这是好姐姐,又是自己想多了。

哐当——

两人谈话间,厨房传来玻璃粉碎的爆破声,紧接着,一道人影现出身来。

“蔷薇,你怎么样了?”

江南大惊,害怕这不速之客认出了什么,直接开口赶人道:“你是谁?擅闯私人住宅犯法的知道吗?”

男子不为所动,眼中散出疯狂与坚定,一边走向江南一边恳恳道:“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伤心了。之前的我太懦弱,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直到你转身那一刻,我心痛无法呼吸,那时我才明白,这世间一切的恐惧,都比不过你离我而去。薇薇,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一定好好珍惜。”

“站住。警告你不准过来。你珍不珍惜关我什么事?跟你玩玩你还当真了?这么大的人了,别玩不起好不好?”

杨辰脸色难看,从失魂中醒过来后,他想了半夜才敢确定:心上人是跟自己开玩笑的,那是在逼自己。于是,他连夜闯来。而眼前一切,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告诉你,我名花有主了。大半夜的,你以为我们孤男寡女在客厅干什么?卧室腻了,想玩新鲜的,你懂吗?快滚快滚,别打扰我们好事。”

“不,你在说谎。”

杨辰心如刀绞,猛地抬头,眼球充满了血丝,神色变得暴戾和疯狂。

江南吓了一哆嗦,强撑着还要谩骂,陈慕一把将她拉制,贴耳小声道:“上楼去,跟你姐呆一起。”

江南当然不乐意,这时,杨辰气势大变,煞气自他体内滚滚蔓溢。周身衣服无风自鼓,发丝竖立血言凸出,宛如神魔附体。

“好,很好。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走”

疾喊一声,陈慕挡到杨辰面前。回别墅的车上,他跟李落就尽量分析了这幅世界的设定:存在异能,至少四级的梦境世界。杨辰体内所含的梦力超过千亿道,比李落跟他加起来还强。毫无疑问,对方是这幅世界的主角,而且是,绝对的主角。

“在这里我们不是他对手,离开。”

就在杨辰即将出手之际,李落忽然出现陈慕身边。被江南撞破那种事,她一直烫着脸不敢出来,而杨辰出现一瞬间,她已经在思索情况的发展与对策。

“江南,抓紧我。”

明知绝不是对手,陈慕也不抱有侥幸。按照这世界的设定,此时面对主角的杀意,留下来绝对无解。当机立断地,他听从了李落的建议。

“有意思,原来也是超强者。”

眼见陈慕等人准备逃跑,杨辰脸上露出轻蔑,迅速封锁周围空间继续发动杀招。忽然,又察觉情况不对:对方,似乎在原地消失。

“哪里走?”

心急之下,杨辰放弃了攻击,闪电速度冲往陈慕位置,在三人完全消失之际,一手抓住了陈慕脚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