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五十六章:一男两女孤岛上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3:22 字数:3584 阅读进度:57/137

世有绝境岛,与世隔绝难寻觅。岛上通常有山川河流,森林古地,以及闻所未闻的奇特物种。

但,陈慕三人怎么也想不到,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此不同寻常。

目前还无法知晓岛屿面积,沙滩旁边是礁石,参差不齐黝黑光滑。礁石之外,浅水珊瑚地绵延,鱼虾螃蟹游乐其间,不时还能看到藏在水草下的章鱼触角。离开沙滩上岛,先是一片岩石遍布的草地,距离海平面大约五六米。继续深入,植株越发的茂盛。

一大早上,三人随便找了食用野果充饥。有甜有酸,有香有脆,倒还不错。

只是,正如江南惊叹:“老板,我们不会是被缩小了吧?这里的花草树木高大得超乎常理啊!”

三人此时,正待在一棵大树的跟脚。这棵树有三个树根支撑,树根凸出了地面,形成巨大的内部空间。只是一棵树,横切面就有上百平米。

树洞口,是丈许高的青草,要是短小一百倍,那便是美丽的茵茵毡毯。而这片不知深远的森林,全是高草巨树。

陈慕尝试着钻木取火,几次弄出了火烟,然而还是功亏一篑。但他也不心急,语气平静道:“做好长期生活在这里的准备,如果没有船只来往,就只能等到我或者落落突破到六级圆梦师才能离开了。”

“啊?突破六级可能需要多久?”

“不好说,历史记载修练速度最快的圆梦师,从一级到六级也用了五年,还不到我现在的年纪。”

江南对面,李落还在心存侥幸地把弄手机。直到确认短路,她终于放弃了幻想,同样是镇定地道:“就当是一场梦境吧,穿越一万年前,体验原始人的生活。”

“呵,说的容易。你们郎情妾意,可以当作是流落孤岛的游戏。我怎么办?整天看你们秀恩爱,过几年还帮你们带娃?”

江南只是随口抱怨,李落却愧疚了。本来,这应该是她的案子,作为男友的陈慕被连累情有可原,但江南还真是无辜的。

心怀歉意地,李落拉起了江南小手,温声安慰道:“真是连累你了。等回去以后,我让陈慕把你的工资全补上。在这里呢,我们就是一家人,要是有什么情绪,你都可以向我倾述。”

江南吐了吐舌头,深呼吸道:“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要说把男朋友借我用呢。”

“咳!商量商量生存计划吧。虽然岛上野果丰富,但也不可能每天吃。”

“这简单,你们听我的就是了。我是农村出来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有山有水,小日子绝对可以过得安逸。”

江南拍着胸脯异常自信,但陈慕问题一出,她就语噎了。

“怎么个安逸法?”

“先生火,然后砍树搭建屋子,接着开垦耕地,想吃什么种什么,全天然绿色无污染。还可以养些家畜家禽,平时调节口味。”

“怎么生火?如何砍树?用什么开垦?种地有种子吗?哪来的家禽牲畜?”

江南笑容僵住,看了看陈慕又看李落,垂头丧气道:“死定了,除了一身衣服,我们连食盐都没有。”

“也别太灰心了,火是可以有的,我们也看到了,这岛屿上物种丰富,不用种地也饿不着。屋子的话,把这树洞整理整理,划出个三室一厅绰绰有余。”

“啊!真要待几年,岂不是要成野人了,正值花季啊,我的青春啊!”

“你既然可以接受梦境人物的身体,回去再帮你换具更好的。”

“不要,没有比我现在更好的了。嗯,除了李姐姐。”

陈慕还想继续开导某人,突然感觉手背炽痛,低头一看,干草上火焰徐徐,当即激动得忘了疼,甚至有将火焰捧在手心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失态,强装镇定道:“两位美女,有火了。”

“火!有火了。快添材,千万别让它熄了。”

江南瞬间从颓丧变成兴奋,迅速跪到小火边,抱起大推干材小心翼翼地地压上去。

“先放干草,然后放小枝,再放大材。”

“咳咳,让她来,我们出去。”

顾不得江南说什么,一分钟后,陈慕叫上李落逃也似地离开树洞。实在是,烟太浓了,熏得他眼都睁不开。

从烟雾可以看出,树洞只有一个出入口,而且宽不过一丈,高有四五米。对于开阔的百来平树洞空间,像极了天然门。

陈慕两人跑到洞外,使劲闭了眼才能睁开。入眼是遮天蔽日的青草,挡住了视线与阳光。

“这树洞位置不错,刚好在高地上,如果没有视线阻拦的话,就成海景房了。”

李落微愣,很快反应过来,对方这是有了长住此地的打算。而她,还抱着今天就能离开的希望。

“确实不错,你觉得我们要多久才能离开。”

听出女人心情似乎低落,陈慕转身,将女人搂在怀中柔声安慰:“说不定呢,也可能明天就有船只经过,也可能真要等到我突破六级。不对,应该是你先突破。到时候,我可靠你了。”

靠在男人胸膛,李落感到安心起来,一种有了依靠的幸福涌上心尖,突然觉得,一直这样也挺好。

“要是只有你我当然没问题,但江南跟我们一起。她也算难得的美人,性格也讨喜,谁知道时间长了你们会发生什么?”

陈慕愕然,实在没想到,向来端庄从容的李落居然会想这种问题,于是毫不犹豫回答道:“她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作朋友还好,感情变质的话,对谁都不好。”

“好吧,我信你。”

李落主动抱上了男人,实则心里依然担心:梦力觉醒后,解梦人同样会感情用事,她自己就是一个例子。面对朝夕相处的女孩,她怕陈慕会有理性无法克制感情的一天。

两人相拥不一会儿,一道人影从树洞冲了出来,灰头黑脸很是狼狈。

“咳咳,呛死宝宝了。”

江南半天才恢复过来,眨巴着泪水睁眼,陈慕两人早已分开。

“你们忒不仗义了,留我一个人在里面熏。”

“这也一个问题,既然要住里面,就不能在里面生火。都行动起来,合力在旁边搭一个火棚。顺便把周围的草除掉,免得有东西潜伏过来。再找些树藤枯枝,做一个门。”

“这你们做就可以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要烧土制陶,是时候让你们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

“你会制陶?”

“我祖上景德镇的,没跟你说过么?要不是条件有限,铁犁都给你搞出来。”

江南露出不屑的眼神,装作一副高傲样。忽然觉得背后吹来凉风,下意识回头,眼前景象令她震撼:丈余高的草丛,舞动起伏犹如波涛,带动空间流荡,就跟海浪冲击一般。

“这什么风怎么这么古怪,感觉回到了海里一样,吹得本仙女要飘起来了。”

话音落下,江南惊骇地发现自己身体离开了地面。陈慕心一沉,一手拉住一个女人往树洞跑。

“快躲起来,是水风草,”

一口气跑回树洞,浓烟淡了不少,火焰熊熊燃烧。江南心神微定好奇问道:“水风草怎么了?”

李落蹙着眉解释道:“数十年前,海鹰帝国有一群圆梦师想打造一个梦幻冒险乐园,因为要用到大量梦境生物,所以没有得到批准。渐渐的也没人再提,直到有一天,这些圆梦师集体失踪。再次出现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他把他们私自行动的事上报了国际非自然局,第二天又消失了。从他带回的资料得知,他们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岛屿做实验。岛屿面积都被他们扩大了一百多倍,而岛上种满了水风草,只需要一丝微风吹拂,水风草便能整体拂动,轻易改变空间的密度,把空间变得像水一般。”

“是有故事的草啊。那些圆梦师呢?死哪去了?”

“这也是一桩疑案。事后,不仅圆梦师消失,他们所记载的岛屿也没人找到。”

“这么大的岛,还能隐身不成?”

“此事暂时不用深究,先安定下来再说。江南,你不是要制陶吗?落落帮你,最好到沙滩那里去,安全些。我把水风草的问题解决了。”

李落犹豫,既然确定了是水风草,那说明这很可能是国际悬案中的岛屿。如此的话,岛上的危险可不是区区水风草能代表的。陈慕一个人留在这里,绝对不安全。

“你想怎么做?”

“地上枯草铺了一层,一把火就能解决。只是我们不知能要在这里生活多久,整片森林烧了就没食物来源。我打算圈出一块来烧,保证住所附近安全就好。”

“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喽。李姐姐,这种事我们就别参合了,老板重,不容易被冲走,我们去了他还得照顾我们。”

江南早安奈不住要搞自己的创作,听外面动静停下,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开动。只是,刚转身过去,她又惊驻了:洞口处,一只洁白的羊驼正歪着脑袋看着他们。

“食物!自己送上门来了?”

江南双眼放光,回头嘘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地向羊驼走去。羊驼咩了一声,转身摇摇短尾巴就此离开。

“落落,你走左边。”

不管岛上食物是否丰富,送上门来的好事陈慕不打算放过,招呼李落一起包围。

羊驼似乎毫无察觉,悠哉悠哉地走在前方。陈慕三人很快追出洞口,心情激动以为能得手的时候,草丛中奔涌声传来。

咩——

奔腾声中响起羊叫声,很快一群动物席卷而来。羊驼受惊仰头逃离,陈慕三人同样躲避一边。紧接着,牛羊猪畜混杂的群兽身边跑过,十多只似虎似豹的凶兽紧追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