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六十章:同穴而眠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3:35 字数:3611 阅读进度:61/137

未知的森林,深藏无数冷血猎手,每一个暴露的生灵,都将成为猎物。

就在陈慕两人为收获而欢庆的时候,更多危机悄然接近。

将贪婪企的血放干后,陈慕撸起袖子花了不少时间才把对方身上最好的部分割下来。虽然血是黑色的,但肉.色却很粉嫩鲜滑。他还割下一大块肥肉,农场里面没有食用油,刚好可以带回去榨。

割取百余斤,陈慕停下了动作,一是再多也带不回去,二是,他察觉到周围丛林中来了不少肉食者,再待下去不安全。

江南去的地方不远,陈慕早看到了十丈开外的芭蕉叶,甚至能听到女人用长矛戳断叶根的嚯嚯声。但半天不见女人返回,他只好砍下身边一棵手臂粗的小树,取用半丈左右,削尖了两头,穿进肉中当作扁担使用。

肩挑手提地,陈慕带出了一百多斤,前脚刚走,一群猛兽林中扑出,争先恐后杀向贪婪企的尸体。相互争食的撕咬声尖锐刺耳,闻者颤颤发抖。

“老板,你怎么不等我?”

江南终于拖着芭蕉叶赶回,见陈慕不在原地有些抱怨。陈慕没有解释,只是把手中提着的肥肉放到芭蕉叶上。

忽然看到,江南腰间还绑有东西,是三四棵小芭蕉树,陈慕疑惑道:“你想带回去种?”

“是啊!这是香蕉树,都结果了,但是太高了我够不到,爬也爬不上去,所以挖了小的回去种。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有远见?”

“想法不错,天色不早了,先回去。”

陈慕用芭蕉叶将肥肉包裹得严严实实,还用软藤制成背系,垫试垫试后给江南背上。

“我去,这么一点,怎么感觉比我还重。”

“坚持一下,很快就回去了,如果实在撑不住了跟我说一声。”

“俺也是从小干农活的,小瞧本姑娘了不是?”

江南很是不服输地说道,四五十斤东西她还不放在眼里,倒是陈慕让她意外,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居然轻松挑起百余斤。

从路程来说,两人距离农场不过半个小时,但林深丛密,只能顺着动物常走出来的痕迹行动,背着重物无法走直线,实在让人难受。

噗噗——

夕阳坠海,密林将夜。埋头行走间,江南忽然听到上方传来扑翅声,正想抬头,猛然感觉脚掌悬空。

“啊!老板,救我!”

陈慕走在前面,听到喊声转过身去,就看到巨鹰把江南带离了地面,心急之下,他扔下圆担赶紧跑了过去。

“松开背带。”

巨鹰抓住的是江南背包,陈慕一边追赶一边提醒。但江南于心不甘,舍不得就这样放弃背了半天的肥肉,再反应过来时早已离地数米。

“完了完了,本姑娘也要步入贪婪企后尘了。老天爷,不要啊!人家还没来得及跟绝世美男谈一场浪漫的恋爱啊!”

闭眼祈祷间,江南又感觉脚踝一紧,身体传来剧烈拉伸感。

“老板,救我!”

抓住她的,正是陈慕。但这仍然没能阻止巨鹰的行动,它只是稍微一滞,连陈慕一起带离了地面。

陈慕离地不是很高,半截身体拖打在矮丛上。还以为能拖累巨鹰,岂料对方突然升空,瞬间提高数十米。

“啊!!!死定了死定了!!我的大好青春啊!”

“抓紧它脚跟,千万别掉下去了。”

十多层楼的高度,陈慕同样感到害怕,但他知道,仅靠软藤支撑不了两人太久,江南臂力肯定也撑不住两人重量。于是,他冒着滑手的风险往上爬。

“啊!流氓啊!不要啊,我裤子要掉了。本姑娘好惨啊!”

陈慕一脸黑线,高声喝道:“别喊了,省点力,抓紧它。”

“老板,我有恐高,喊起来能减少害怕,不信你也试试。啊!!!住手,我的贞洁啊!!”

江南恐怕已经到了崩溃边缘,陈慕不再逼她,只是加快了速度。他也十分担心女人衣裤脱落,每一手都抓的很紧。

幸运的是,江南的衣裤没有脱落,只是下滑一些而已,陈慕如愿以偿地抓到了巨鹰脚踝。

见陈慕得手,江南立刻松开了手臂,死死抱住了男人胳膊,脑袋埋进了对方胸膛。

“嘤嘤,老板,我真的好怕。”

陈慕心头一软,见惯了江南平日里的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甚至是没心没肺的恶趣味,让他忽略了,对方实则也是个胆小怕事,远离家乡亲人的娇姑娘。

“没事了,闭着眼,到了地面我会叫你睁开。”

“可是,我又想看看下面风景,人家还是第一次被巨鹰带到空中呢,以前想都没想过。”

“好!你等一下。”

陈慕心一横,立刻做出了决定,右手继续抓住巨鹰脚踝,左手抱紧了女人腰肢。

江南睁眼,没有低头,反而是仰视着陈慕下巴道:“谈了恋爱就是不一样啊!老板,突然觉得你温柔好多了呢?”

“要看快看,我松手了。”

“哦!”

心里正感动呢,哪知男人又变回了原来样子。江南嘟着嘴闷闷哼了一句,怯怯地偏下脑袋,心里不禁想到:也只有换了李姐姐,老板才会一直温柔了。

“咦!它是要带我们出海吗?”

陈慕闻言也低了下巴,这才看清,原来巨鹰已经飞出丛林,正往大海方向。余晖从天边传来,早已后继无力,暗墨的海面与幽深的岛屿连成一片,散发着孤瑟的气息。

“小心点,他要降落了。”

巨鹰的目标当然不是出海,陈慕远远看到,前方的海岸是高深悬崖,像是一座山被从中劈去了一半,一面连接海水,一边背靠岛屿。

“怎么办,它会不会把我们当作食物了?”

“听我说,这些异种巨鹰的勾喙跟爪子十分坚硬,将人体撕裂轻而易举。我抱住你,你把背带解开,到时候听我指挥。”

事实很快证明了陈慕的猜测,巨鹰到达海崖,高空盘旋几圈,又清鸣几声后,直直滑落向悬崖。

悬崖上有凸出的石体,形成一米有余的偏遮,巨鹰的巢穴便在偏遮之下。

枯枝乱叶筑城的鹰巢中,三只稀羽雏鹰嗷嗷张嘴。巨鹰降临之际,陈慕抱住江南先一步滚落巢中。不等巨鹰站稳脚,他拔出了江南小腿上的军.刀,狠狠刺进了巨鹰心脏。

巨鹰惨叫,扑打着翅膀挣扎,陈慕得势不饶人,不顾喷涌脸上的鲜血,几乎将刀柄都插入巨鹰体内,使劲搅动,直到对方力竭坠落。

“老板,快帮我!”

陈慕解决巨鹰,江南却没能对付雏鹰。面对三只“强敌”,她闭眼侧着脑袋胡乱挥拳,结果被啄到小腿,痛得乱喊乱叫。

陈慕转身,看了交战双方哭笑不得,走到起跳扑啄的雏鹰身前,随手抓住了一只,一脚踢飞一只,吓得最后一只赶紧缩了回去。

这时,两人才看清,偏遮下居然还有一个岩洞,不是很深,宽也不过一米左右,但居住巨鹰一家绰绰有余。

“等一下,老板,我们拿回去喂大,然后炖了吃。”

“还是先想想怎么回去吧。”

陈慕将手中雏鹰递给了女人,开始打量周围环境:可能是退潮的原因,悬崖下方露出了一片狭窄空地,黑黝黝的礁石乱布其中。海面距离鹰巢,至少三四十米。在鹰巢周围,密集的藤蔓从上方垂下,到达崖顶不过十来米,倒是可以尝试利用藤蔓攀爬。

江南把两只雏鹰赶进岩洞,捉到后又用软藤绑住双脚,扔到一边才心满意足地拍拍手。走出岩洞,她傻眼了:上不着顶下不着地的,没有翅膀怎么离开?

抱住陈慕胳膊,江南小心翼翼地走到巢穴边缘,低头看了下方,发苦道:“老板,这可如何是好?”

“累一天了,先休息。这些藤蔓可以用,明早回去。”

“好饿啊!李姐姐肯定做好饭菜等我们了,我们不回去她担心怎么办?”

“她比我们安全。”

“我是说她出来找我们怎么办?丛林太危险了,咱今算是九死一生了,她一个人怎么办?何况还是大晚上的。”

“放心吧,她会一直在家等我们的。”

“你怎么确定?”

“说不清,习惯了吧。”

陈慕没有多做解释,实际上他也不是很确定。毕竟,这是确定关系前,两人做假夫妻十多年养成的习惯,现在女人会怎么做他还真无法保证。

“天也黑了,我先睡了。你也别想太多,明天我会把你安全带回去的。”

一天的折腾,两人早已精疲力尽,陈慕见岩洞干净直接躺在一边休息。江南转身突然纠结:这洞太窄了,睡着了被对方压到怎办?好不容易得到的完美身躯,压扁了可找不到地方哭去。

虽然又累又饿,但江南没有立即歇下,而是把小香蕉树解下,然后打开了蕉叶包裹,割下贪婪企的肉给两只雏鹰喂食。

“哎!伟大无私的江南啊,自己饿得不行,还给小动物喂食,世上再也没人比你更美丽善良的美人了。”

雏鹰的胃口极好,也不管是不是敌人,看到鲜肉投来,立刻张大了嘴巴。

“吃吃吃,吃死你。”

心里实在不平衡,江南把肉使劲塞进雏鹰喉咙,对方也不在乎,直接生吞整咽。喂完半斤左右,不管对方的嗷嗷,江南摊手作罢。

“嘿!这可是生死同穴了!”

喂完雏鹰,江南爬进岩洞,侧身撑着脑袋看了陈慕许久,还想看看陈慕什么时候能察觉,但终究是撑不住眼皮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陈慕感觉到有人往自己怀中钻,也是天起太冷原因,他没有多想便张手把对方抱住。抱着软软暖暖的娇躯,他睡得十分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