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六十六章:险情出真情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11 00:14:00 字数:3614 阅读进度:67/144

原始的技艺也能使人惊叹,当黑烟从竹沟中升起时,在场人无不振奋高喊。

陈慕没有在乎旁人欢呼,见火种产生,急忙用木棉包住,吹得大脑缺氧才总算把火焰弄出。添材加薪待火势变大,又用鹅卵石把火堆围住,看似像在烧烤石头。

按照陈慕要求,两女把掏好的香橼送到他面前,江南暗中看了众人一眼,坐在陈慕耳边小声嘀咕:“老板,这些人刚才还想抢我们的东西呢,你干嘛要照顾他们?”

“你不饿吗?”

“饿呀!”

“如果没有他们,我们不仅要自己生火,还要捕鱼虾,现在工作量少了一半,何乐而不为?”

江南嘟嘴,即使如此也心有不甘。陈慕检查了香橼,又让两女用水灌满。

很快,以刘承为首的小队捕捞回来,除了鱼虾,还收获大堆田螺。陈慕把鱼虾分装进香橼,然后把烧烫的鹅卵石钳进其中,又用宽叶盖上。

“螺蛳寄生虫较多,可以用火烤熟了再吃,鱼虾很快就好了。”

“如此煮鱼虾,我当真是长见识了。小兄弟,野外求生经验很丰富嘛,以前干这行的?”

陈慕看了一眼,说话的是除博凡之外的另一名乘客。他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而已。

那男子也不尴尬,一边烤着螺蛳,一边介绍自己:“大家幸苦了,都是共患难的同伴,相互介绍一下吧。我叫王强,是一名翡翠商人,你们叫我老王就好。”

江南皱着高琼鼻哼声:“隔壁那家的还差不多。”

随后,林云霄也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的职业,导演加演员的身份让人投来异样眼神。她才说完,刘承立即接过话,呵呵调笑道:“我们的美女导演可不是吹嘘的呢,我的第一次就是献给了她。”

林云霄也不怯,当即娇笑道:“小.弟弟也敢拿我开玩笑了?我有姐妹很馋你的哦,当心我让她们把你吃了。”

江南吸着螺蛳翻着白眼满腹嘲讽,暗骂奸夫淫妇。这时刘承又故作诧异道:“我说的是第一次表演,学姐把我骗进剧组,没错啊。”

林云霄咯咯笑了不再说话,没有解释的兴趣是其一,况且对方也没有说错。当初,打着自己做女主的名号把对方骗来,结果只是露了一次面,玩弄的也太明显了。

谈笑一番,众人觉得关系好了不少,正要介绍到陈慕,他转身把香橼打开。将水石尽数倒出,赤红的基虾随之布满宽叶,鲜嫩的颜色勾出了众人口水。

“好厉害,鱼肉都煮烂了。”

一时的欢愉,让众人几乎忘了身处险境。吃得半饱又休息许久,终于开始考虑接下来的问题:该往哪里走?

惆怅间,博凡悠悠转醒,定眼看清陈慕,爆一声粗口抡起石块就要砸去。

陈慕还未转身,刘承先举起了枪,洋洋不屑道:“你猜猜这枪有没有子弹?”

博凡心神一凝,他发觉了,所有人都对他投来不善的目光。在自己昏迷其间,这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做竹筏吧,顺着河流应该能安全些。”

“此言差矣,水是生命之源,越靠近水的地方,凶兽越多才对。”

博凡服软,众人七嘴八舌开始讨论如何前往东岸。少数服从多数,结果出人意料,决定冒险走水道。

借用陈慕的军.刀,众人各自削了一把尖木粗棍做武器。又轮流砍伐竹子,刀不够还有人用石块代替,在陈慕的指示下选出一丈多长的竹竿,两头凿出孔洞用实木串联,再将细藤编织。花了两三个小时,才弄出三张竹筏。

十二人分乘三筏,刚好一组四人。江南毫无疑问跟着自家老板,林云霄叫着好姐妹赶上一起,刘承见状不甘示弱,不顾保镖的阻拦捡起长杆要去做船夫。

“分散一些,保持平衡。”

陈慕叫住了准备靠近的刘承,与之各在一头,四人之间相隔半米多远。刚开始,各行其是划得竹筏原地打转,还好陈慕曾入梦荒岛有经验,几句话指导了大家。

三名保镖加上空姐的竹筏在最前面,有为刘承探险的意思。

江南很是不解地问向林云霄:“哪家公司的保镖?也太忠诚了吧!”

“呵!这可不是哪家公司的,是刘家从小收养的孤儿。”

江南语噎,作怪地感叹道:“不愧是帝国豪门,伤不起伤不起!”

林云霄听了眼中闪过异样,这时忽然竹筏摇晃将她惊吓,也不再跟江南打诨,用长竹竿撑划着前进。

水道有窄有宽,水势忽缓忽急,众人站在竹筏上就很费力。也不知过了多久,河道猛经一个斜坡变得宽阔,而且水深远超寻常。

两岸丛林陡然安静,众人心生警惕,轻轻滑动河水观察着周围。

“静得好可怕,我寒毛都立起来了,老板,要不我们唱唱歌吧?”

“安静!”

陈慕一边划水一边戒备,防备着林中水下可能的危机。但怎么也没想到,危机来自空中。

当是时,众人只觉得天空忽然投下阴影,举头一看,看到几只巨鸟逼近,刹那功夫降至水面,不声不响垂下了红爪。

“啊!!”

惊呼声瞬间传开,陈慕闻声回头,看到林云霄两只胳膊都被握住,身体已经脱离地面。刘承挨得最近,一把拉住了她的长靴根部。

“好弟弟,千万别放手啊!”

林云霄心慌失了分寸,知道被抓走绝对九死一生。刘承心思一转有了定计,就这样与巨鸟僵持着,大喊道:“我愿意为心爱之人舍弃生命,学姐,做我女朋友吧。”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把我拉下来。”

“不,你答应我再救你。”

林云霄郁怒,没想到竟有被玩物威胁的一天,还准备敷衍,巨鸟突然振翅,连带刘承一起离地。

“可恶的巨鹰,又是你们。”

江南举起了手中长杆往巨鸟身上使劲插戳,后者吃痛悲鸣,但没有放脚,反而更加用力。这时陈慕终于赶到,伸手拉住了林云霄另一只脚。

唳——

僵持之间,又一只巨鹰飞来,对准刘承狠狠啄去。刘承受惊慌忙避让,手上一空扯下了林云霄的鞋。而巨鹰突然转向,抓住陈慕小腿振翅。陈慕猝不及防,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空中。

“老板!”

江南惊恐大喊,顾不得水里可能的危险,慌乱地跳下竹筏追赶而去。

刘承也要跳水,察觉岸上有影抬起了头,顿身脸色大变:本已甩脱的黑毛人,又出现了。

“走,快走!”

无数黑毛人林中涌来,众人没时间关心被巨鹰抓走的同伴,相互催促着赶紧划杆。

刘承看着天空远去的黑影死咬嘴唇,暗暗后悔没有及时将心上人救下,也是低估了巨鹰的能奈,居然能轻松将人抓走。可惜现在为时已晚,再不逃离,他自己也得深陷危机。

江南哭泣着奔跑在丛林中,周围的黑毛人看都没看一眼,两只雏鹰也不要了,腰间香蕉苗全部扔掉,紧紧盯着陈慕远去的方向,即使被绊倒,立刻爬起来拼命追赶。

莽苍森林眼下掠过,陈慕心神紧张到了极点,这是第二次被巨鹰抓飞,危情远超第一次。上次他抓住了巨鹰的脚,这次是巨鹰抓住了他的脚。

不幸中的万幸,巨鹰没有舍弃猎物,一直抓着陈慕飞跃苍木巨林,落在了西海之滨,一棵高过百丈的大树上。

这里是巨鹰的聚集地,周围五六棵大树,山下四五层,全部是鹰巢。

陈慕被直接扔到巢中,脖子差点被摁断。三只雏鹰立即围上来,叽叽喳喳全身啄咬。

陈慕忍痛不做声,巨鹰歪着脑袋看了一会,见雏鹰无能为力亲自上场。

巨鹰利喙长过半尺,毫不怀疑能啄破凡人血骨。眼看猛禽靠近,陈慕腾跃而起,军.刀第二次插进巨鹰心脏,狠狠深入使劲搅动。

巨鹰扑打了几下翅膀断气死亡,雏鹰嘶鸣着报仇,让陈慕一脚一个踢飞出去。刚要松口气,耳边传来女人娇切的呼救声。

“陈慕,我在这边。呀!走开。”

陈慕转身,看到林云霄的情况不容乐观。她被抓到了枝叶边缘的鹰巢中,虽是同一棵树,但比他所在位置还要高一截。雏鹰围在她脚边跳来跳去,把她圆润光洁的小腿啄出淤青。

啊!!!

近在咫尺的惨叫响起,陈慕寻声看到,隔壁的鹰巢中,副机长被巨鹰啄穿了腹部,血淋淋的肠肚洒了一地。

两次经历让陈慕明白,巨鹰啄杀猎物之前,会先让雏鹰练习。但现在,巢穴边缘的巨鹰开始走向林云霄。

“快跳下来!”

林云霄处于剧痛中,而且伤痕不断增加,听了陈慕的话打算依计行事,但看清高度又吓了回去。

“太高了!”

“母鹰在逼近你,若是被它啄到,你瞬间会被开肠破肚。”

林云霄惶恐,挡着跳跃的雏鹰再次踏出步伐,看着下方心里发抖。

看女人还在犹豫,陈慕急声大喊:“快,它到你身后了。”

“姓陈的,本王要是摔残了,一定赖你一辈子。”

生死关头走投无路,林云霄娇喊着纵身跃下。巨鹰意想不到,当即振翅准备捉回。陈慕心中紧张,张臂接住女人的同时倒在巢中翻滚,看准巨鹰落下的爪子拔刀砍去。

唳!!!

一刀砍掉三根爪指,巨鹰悲鸣震彻,飞到空中打着圈转。陈慕把女人拉起,护着她赶紧下树。还迅速砍下一节长枝,用树皮把军.刀绑在一头。

下方还有两三层鹰巢,空中的鹰又引来了更多同伴,陈慕两人心沉谷底,借着枝叶极力掩饰身形。小心翼翼地,顺着树干缓缓滑下。看到袭来的巨鹰,就是一刀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