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七十六章:终究是引狼入室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20 03:09:21 字数:3920 阅读进度:77/137

乌云埋月,夜色如稠。寥寥海边农庄,唯有几点昏光奄奄在死寂的黑暗中。

陈慕本想回屋,但终究还是放不下心中担忧。

“落落,你跟江南先回去,我晚点回来。”

“嗯?老板要去哪?我也要去。”

“他还有事要做,我们回去等他吧。”

“李姐姐,你就是太放心了,庄里对老板心怀不轨的女人多了去,你就不怕他被哪个狐媚子勾走了?”

“我相信他,更相信自己。”

江南惊奇地看了李落一眼,顿时感到泄气,论美貌,她自认为庄里的所有女人加起来都比不过她,更别说人人都喊天使的李落了。论温柔体贴,李落更是无可挑剔,要是换了她是老板,也绝对不可能丢下这样的女友跟其他女人厮混。

“唉!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知道自己的担心多余,江南感慨地嘀咕。陈慕不再多说,借着夜色掩护消失黑暗中。

陈慕的不放心,来源于对托尼两人的怀疑,他想看看两人是否如约值守。

木墙边上有哨塔,走进农场深处,陈慕没有看到任何人,反而是一点微亮,不紧不慢地向大门处移动。

“难道是暗地团伙的人?”

陈慕心有猜忌,眉头不觉拧到一起。继续跟进,他看到了灯笼暂停,忙侧身躲进路边玉米地。

一团昏光中,两道窸窣人影,小心环顾四周后,合力打开了大门。然后回头望了望,一同走出了木墙。

陈慕忧心更甚,越发猜测两人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否则守夜、巡逻根本无需离开农庄。但,敌方城堡在岛东,农庄在岛西,之间距离非一夜可以往返。大门打开不见敌人进来,反而是托尼两人出去,即使是去通知早在近处隐藏的敌人,也是多此一举。

思虑再三,陈慕决定跟出去一探究竟。

夜稠林深,虫鸣鸟叫在漆黑中传出很远。陈慕盯着两人手提的灯笼前进,隐约听得到他们的交谈。

“克里斯,心里不好受吧?不用憋着,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跟一群不知所谓的井底蛮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呵!你心胸宽广看得开,我是无法忍。他把我们当作什么了?劣质的酒一碗又一碗的灌,即使对喂养的猪也不会这么折磨吧?那姓易的怎么教训你的?真不敢相信你当时居然忍下了。哪怕是奴隶主,都不会阻止奴隶的爱情,他们却如此对待我们,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也许是文化理念不同吧。”

“你就是太为他人考虑了,告诉你吧,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我追求心爱的女人有什么错?他们却一口一个异族人的侮辱。身体虐待、人格凌辱、尊严践踏,如果还不反抗,我们终将被训成没有人性的奴隶。”

“所以,我不是跟你出来了吗?”

…………

陈慕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般看待他们的好心:敬酒说是虐待,提醒说是凌辱,拒绝说是践踏。看来,真是文化差异太大。

不知不觉,离开农庄三四里。乌云终于散薄,幽明的月光洒下,模糊出前方几座矮峰的身影。

就在这时,托尼两人也停了下来,在陈慕疑惑中,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以肉眼难及的速度越过托尼两人头上。霎时间,两人仓皇应对,默契地趴在了地上。

为了防止被发现,陈慕隔得很远。躺地上的两人小声说话,他无法听见。只是,过了半分钟后左右,两人猛然跳起,顺着原路迅速跑回。

吼——

两人才起步,陈慕听到了猛兽咆哮,并且冲撞在林木间发出簌簌急声。

陈慕不敢大意,正准备躲进更深处,就见两人再次倒地,而一道黑影跃空扑来。下一刻,惨叫着砸在丛林中,距离他所在位置不过十来米。

托尼两人起身,警惕地慢慢靠近。他们把灯笼举在前面,陈慕得以看清,原来这是一只四蹄钢毛凶兽,模样似狼体型似虎,通体黑色,满嘴错乱的牙齿狰狞可怕。一根长矛刺穿了它的躯体,它还没有断气,奄奄一息不甘死去。

托尼两人走近,陈慕这才知道,他们带了不止一根长矛。

“小心点,这东西生命力很顽强。”

克里斯准备上前,托尼伸手拦着叮嘱道。

离着凶兽一米远,托尼再次探出武器,用力地往凶兽躯体上一通乱捅,直到对方彻底咽气。

陈慕还没看懂什么情况,克里斯举起了手中斧头,对准凶兽尾巴狠狠砍下。

这是一条奇特的尾巴,长过一米,不分首尾一样的均匀圆润,尾尖处,还是一个肿大的心形。

一头一尾,两人用油质树叶紧紧包裹,细绳绕了一道又一道,然后绑在长矛一端。

“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看来上帝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将长矛挑在肩上,托尼高兴地道。

“我没你想的这么乐观,这些东西本来在十多公里之外,应该是被我们引过来的。”

“我知道,所以今晚才把你叫出来。”

“我们对这东西了解的还不足,你就一点不担心?”

“无妨,我们有木墙保护,它们进不去的。也许建造木墙的人,便是为了抵御这种怪物。”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一旦出手,就无反悔的余地。”

“清醒点吧,兄弟。我试过了各种办法,已经回不去了。就算能离开,也不知何年何月。你真愿意做一个农夫的手下,听他的颐指气使?”

“他们毕竟收留了我们。”

“这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他们只不过是比我们早到几天,农庄是很久以前的人留下的。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异族,绝不可能跟我们平等相处,想要翻身,只能凭自身实力。”

“你我都不擅长农耕,能少杀人,就少杀吧。”

“当然,最多只杀男人。到时候我只要李落,其余的都归你。”

听到此话,本来只是皱眉的陈慕瞬间愤怒。之前这人对李落毫不掩饰的爱慕表达,可以说是文化差异导致,略微教训后便不再计较。退一万步讲,像李落那般优秀的女人,他无法控制所有男人不存幻想,但没想到这人如此贼心不死,这已经突破了他的底线。

两人慢悠悠地走回农庄,一路上,托尼不断地描绘着未来的美好蓝图。陈慕眼神渐冷,压制在心底的成见冒出脑海:梦境人终究梦境人,虽能借助真实人的身体来到现实世界,但仍然不可能完全融入现实。

绕至两人前面,陈慕先一步赶回农庄。冷夜使他情绪迅速平复,他很快惊醒。他如今不仅仅只是解梦人,还是一位梦力急速增强的圆梦师。梦力是最能催发情绪激荡的因素,必须时刻自省,否则很容易深陷其中。这也是圆梦师需要锻炼意志力,随时警惕欲望滋生的原因。

然而,既然埋下了愤怒的种子,想轻易清除已经不可能。而不即使解决,很可能成为心魔,每次入梦都将存在危险。

岛上没有法律约束,也没有外人知道他的能力,陈慕很快有了定计。邪恶的灵魂就像稻田里,不结果实而抢占养分的稗子,必须消灭,要么净化,要么铲除,绝不能任其为所欲为。

夜已深,陈慕回到住处,李落假寐在床上等待。起身给男人开门后,她立刻察觉问题。

“你没事吧?”

“没事,有人狼子野心,我们要警惕。”

“我说的是你,你梦力还好乱,出什么问题了?”

李落小手抚在陈慕额头,无不担忧地道:“快躺下,我帮你调理,你最近吞噬了太多梦力,心境修练完全没有跟上,再这样下去很危险。”

陈慕好笑,握住女人小手不以为意:“怎么说我也是中级解梦人,突破二级梦力之前,完全没问题的。”

李落仰头盯着男人,许久又靠入男人怀中,轻声道:“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困在这里。”

陈慕哭笑不得,突然拦腰把女人抱上:“你明知道,跟你在这里住一辈子我也不会无聊,还说这种话激我。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坦白告诉你得了。”

轻轻把女人放到床上,陈慕将今夜所见所闻说了一遍,然后说出自己想法:打算除掉托尼。

李落吓了一跳,得知托尼两人的算计她也很生气,但陈慕若为此杀人,即使不论法律,也必定会在心里留下痕迹。对于圆梦师来说,这就是心境破绽,稍不注意,都将成为灭顶之灾。

翻身覆在男人身上,李落看着对方眼睛严肃劝道:“总有办法的,你千万不要冲动。”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为了提升梦力,相互撕杀的圆梦师十有八九,我也做过,这点影响不了我。”

“圆梦师有圆梦师的生存法则,而且那也是在梦境世界,何况失去梦力海活下来的大有人在。现实世界的普通人,终究不一样。”

“你也说了,不击杀普通人是为了不在心里留下破绽,而对于我来说,除掉某些人才是不留破绽。你安心好了,不会有事是。”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动手,我陪你。”

既然不能劝服男人,李落也不再坚持,但对于男人的安危她绝不坐视不理。

听出女人语气中的坚定,陈慕也无奈,只好答应到时候一定带她。让一个非自然局的队长跟自己梦境杀人,他还真担心会给女人留下心境破绽。

做好约定,又交换了一下今天想出来的破局办法,李落忽然问道:“你说我们要不要警告一下易晓川他们。”

“现在说了他们也不信,反而觉得我们背后非人,等有了证据再说吧。”

“也是,说到底,我们跟他也不熟,而新来的人中却有他的新欢。”

“我疑惑的是托尼两人,大晚上冒着危险杀死一只凶兽,最后只取走一根尾巴,这会是什么目的?”

李落也不解,偎在男人怀中陷入了沉思。

仔细回想托尼两人的话,陈慕记得他们说过,那凶兽本在十多公里之外,如此说来,新来的人都应该经历,也许能问问其他人。

“或许有个人可以询问,先睡吧,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

李落轻轻回应,合手腹前闭上了双眼。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意识进入修练的同时,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潜入了楼群中心。

夜深人静,唯有惨白的月光看见,那人影撬开了竹窗,把奇特的凶兽尾巴扔了进去。不多时,他又拉扯长绳将尾巴收回。

与扔前不同的是,心形尾尖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