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八十三章:恐怖的蚂蚁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27 09:51:35 字数:3599 阅读进度:84/137

眼看江南小腿吃痛地无奈逼近树干,三人着急万分却无计可施,她本人更是被吓惨,眼睁睁看着寸寸紧缩的金丝,只能大声责怪猫女的馊主意以发泄恐惧。

李落已经做好最坏打算,只见她靠在树脚似沉睡过去,实则在竭尽全力编织梦境。玉额细汗,脸色发白,表明她的消耗程度,但即便如此,仅凭她二级圆梦师的能力,如此短时间内编织出完整的梦境世界绝不可能,即使是最简单的梦境世界。

她也无计可施,只得采用时宜之策:在梦力海中打造一个鸟笼,当江南生死攸关之际把她的意识锁进,然后强行压制她的记忆,让她一举一动按照金丝鸟的设定进行,这样就不会致使梦境世界失控。等离开荒岛,再带她次进入梦境世界,或者直接到美容美型公司,替换出一个新的身体来。

当然,如此一来,江南现在这具身躯是无法保留了。倾尽一位六级圆梦师毕生心血梦描的仙子人物,其精致、完美程度,远非其他梦境人物可以比拟,也许举世就只有一个,虽然极其可惜,但总比丢掉性命的好。

陈慕梦力有限,暂且无法用上李落的方法。他极力使自己冷静,忽然瞥到笨矬矬的猫熊,心神一动把它抓住,二话不说将它嘴巴塞向金丝。

大树即将断裂,江南痛得哭喊,不仅是小腿被勒割的痛,还有根须插入脚掌血肉的痛。就在她抱住大树,撕心裂肺声声叫着老板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随着猫熊的咀嚼,金丝崩然断裂,树静止,勒停下。

见金丝断裂,陈慕大喜,迅速赶至还在哭泣的江南身边,故技重施地让猫熊把勒紧女人与大树之间的金丝咬断。

“老板,我差点死了。”

金丝断裂,江南恢复自由,脚上还有些痛,扑到陈慕怀中泣不成声。

“快把余丝扯出来,晚了它硬化就要动手术了。”

发现江南得救,李落也把悬着的心放回胸腔,当即睁眼提醒道。

江南慌忙脱鞋,精雕细刻的玉.脚上有丝丝红痕,可看着脚背冒出的金色线头她无从下手。情况紧急,陈慕不得不立刻做出决定,吩咐女人撑着自己,低头一口咬住了线头,在江南大呼大叫中,生生把金丝扯了出来。

“好了,没事了。”

随口吐掉线须,陈慕温声安慰。江南自我检查一番也放心下来,虽然还有种钻.肉的痛,但血都没一滴,应该没问题。

“小萌萌,是你救了我,以后我养你了。”

穿回鞋,又见陈慕脚边圆茸茸的猫熊,江南心情瞬间好转,提起小家伙欣悦地宠溺。

“这是稀有动物食铁兽,小心别被它咬到,它连金丝都能咬断的。”

“不会的,小萌萌不会咬姐姐的,对不对?”

看江南完全服倒在猫熊的可爱之下,陈慕也随她去了,才经历生死危机,让她能够转移注意力也不错。

“以防万一,离金服兽远一些。”

江南的遭遇毕竟是意外,何况此时还有了金丝克星,李落提议继续走小路没人反对。只有江南明显谨慎了许多,不仅走在了最后面,每一步都还仔细观察脚下。

又行两三里,四人发现,距离金服兽太远同样危险:他们都察觉到了,身后深丛有危险气息潜伏。

“李姐姐,我感觉有东西跟着我们。”

江南缩回了队伍中间,一手抱着昏昏欲睡的猫熊,一手挽着李落胳膊,小脸戒备地环顾四周。

李落也在警惕,但丝毫不露恐慌,认真察看了一下周围,幽幽深丛无风无息,沉寂到使人窒息。

她轻声道:“不怕,既然它不敢现身,说明也是怕我们的,你走中间,我就守在你后面。”

江南摇头,紧紧挽着李落手臂不放。猫女见状咯咯调笑,她也知道江南是蛇蛰怕绳,况且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于是主动护在了两人身后。

陈慕本在前面探路,但既然身后有危险,当然不可能让女人家保护他。

“会用弓箭吗?”

“当然,而且是大师级别的。”

看出女人的自信,陈慕随手将弓箭递给了猫女,示意对方走前面去,而他自己手握长矛,小心防备后方。

“在那,我看到它了。”

踏出步伐之际,猫女下意识瞟了一眼,刚好看到深丛中一团缓动的黑影。而说话的瞬间,迅速搭弓射.出利箭,陈慕想阻止都来不及。

猫女也有炫耀箭术的意思,随着嗖的破空裂响,飞矢迅猛射.出。

吼——

果然是好箭法,矢落嚎出,野兽悲痛的咆哮震彻深林。

但,出人意料的是,那团黑影不仅没有退去,反而猎猎奔来。

黑影撞破丛林势不可挡而出,众人很快看清,竟是一只白嘴黑熊,其身上毛发如钢,直立立地遍布。

“捂住口鼻,退。”

怪熊眨眼间出现三丈外,然后垂着脑袋、龇着利齿步步逼近。陈慕心神俱凝,叮嘱着众人后退。

“区区一只黑熊,有何可怕的?”

猫女甚是不屑,想要借过陈慕手中长矛上前拼杀。考虑到她是来自梦境人物,李落好心解释道:“这叫寒极熊,体内寄生有大量冰属性病毒,随着它的呼吸,病毒会扩散在它周围,如果不小心吸入,很可能生病。”

“动点脑子好不好,没察觉到气温突然降了很多吗?你以为是怎么回事?”

江南趁机嘲讽,但猫女不以为意,反而是眼前凶兽的能力让她惊讶:“这到底什么岛,怎么会有这么多奇幻的生物?”

“你觉得奇怪也正常,等时间久了,自然就慢慢了解了。”

猫女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只当这里是疯狂科学家疯狂基因改造动物的秘密基地。

猫女的一箭射中寒熊耳朵,箭矢透穿而过,留下一个小圆洞。但伤口没有流血,而是散着晕晕白色的雾气。陈慕三人都知道,那便是病毒所致。

吼——

更近了几步,寒熊又是一声咆哮,肉眼可见,一道寒气从它口中喷出。寒气迅速弥散,四人明显感到温度骤降,体质较差的江南冷得直哆嗦。

忽然,陈慕察觉有人戳自己的胳膊,不用回头他已经猜到是谁。

“老板,看那,有只小猴人。”

顺着江南所指,三人都看到,一只消瘦的指猴人,正若无其事地啃食在他们侧前方不远处的大树脚,好在金丝足够长,才使得它能无所顾虑地投入。

“其实我一直很疑惑,连江南都差点被金丝害死,这些小猴人怎么能活下去?”

“我那是被你害的好不好?这些小猴人比你聪明多了,遇到缠绕自己会解开。”

“别说话,小心病毒入口。”

陈慕轻声喝斥,江南瘪嘴不满,暗暗腹诽:就会欺负她,怎么猫女说话的时候他不管?到底谁才是外人?

要说完全防止病毒入侵是不可能的,捂住口鼻只不过是减少罢了。看到指猴人的当即,陈慕心中有了主意,于是不经意的转变了后退的方向,引着寒熊走往指猴人的位置。

寒熊紧紧盯着四人,更没有人类的阴谋诡计,酝酿足够就是一声怒吼。它不懂什么冰属性病毒,但知道自己的口气很具杀伤力,对峙时间越长,猎物战斗力就会越弱,到时候捕杀对方就会更加轻松。每次遇上猎物,这招屡试不爽。

叽叽!

很快,寒熊到了指猴人身边,还一脚踩到金丝牵痛了对方。但听了指猴人的痛叫,寒熊毫不上心,仿佛对待落叶一般无视。

然而,它还是瞥了一眼,并且霸气十足地随口把指猴人吞吃掉。

“耶!它中招了。”

没想到寒熊是如此的自大,陈慕的真正计划都没开始实施,它已然给自己掘好坟墓。

猫女不解江南的惊喜,看寒熊自信模样,还以为它也能咬断金丝,但就在下一刻,眼前情形看得她毛骨悚然。

吞下小猴人之后,寒熊继续逼视陈慕等人,突然地,它嘴角一个抽搐,接着步伐放缓。不出几秒钟,它四肢一软趴倒在地。再然后,就是哀嚎翻滚,用肚子使劲地撞向大树。

吼——

情况越来越超出想象,那本是含金量很高的一棵大树,否则也不会让小猴人如此沉迷。大树的皱皮异常坚硬,寒熊却用柔软的肚子拼命摩擦。

钢.毛尽折,一块块带着血肉的皮从寒熊腹部剥离,树皮都被磨平、磨掉了,它也不停手,换一棵大树继续自残。

皮肉之下,是新鲜的血肉,伤口太大,寒熊体内的病毒无能为力。

“啊!我看不下去了。”

眼看寒熊就要把肠肚剖出,江南浑身立着鸡皮疙瘩埋在李落肩膀。这时寒熊失血过多没了体力,奄奄一息倒地不起。

然而,这还不算完。

寒熊刚倒下,密密麻麻的金色细丝从它体内蔓延而出,犹如活物般迅速网布它全身。在众人头皮发麻中,寒熊的身躯迅速干瘪,就连骨头都干枯。

惊恐让人忘记了时间,不知过了过久,也许只是几个呼吸,也许是几个小时。翻涌的金丝开始减少,细看才知是在萎缩,缩回母丝开始变短。当最后一根金丝离开的时候,魁梧壮硕的寒熊只剩下了一张贴地的枯皮。

“我觉得,咱们还是离金服兽远一点好。”

金丝端头没有了小猴人,竟然缩回了蚂蚁身上。江南暗暗庆幸,要是之前丝须深入她的身体,恐怕她也是寒熊一样的下场。

“小心总没错,我们换条路走。”

陈慕当即决定改变路线,也不知金服兽周围有多少金丝,而且细如发丝难以察觉,虽然能保证不会吃下去,但被缠住同样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