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深藏不露

小说: 大宋江湖录 作者: 燕南飞赵香云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58 阅读进度:99/99

方杰仔细一看,顿时恍然大悟,不由脱口而出:“好啊,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上次让你侥幸逃脱,没想到你躲到这里来了。不仅会武功,而且竟然如此厉害,真是看走眼了。”

“哈哈,我可算不上会武功,只是最近才学了几招花拳绣腿而已,献丑了。”燕南飞为了隐瞒自己的实力,故意轻描淡写。

“花拳绣腿?哼,花拳绣腿能将黑袍老怪震退?能将方亳打得昏死过去?你骗谁呢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方杰经验丰富,哪里肯信。

“这绝不是最近才学的武功,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威力。没想到啊你个小丫头,竟然深藏不露,真是小看你了。”方金芝刚救醒方亳,立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错,在高府刺杀高俅时,定然是这个丫头用内力震开了我的手,顺利救出了高小姐,使我们狼狈而逃。事后我一直纳闷呢,今天这才明白原因,真是气死我了,竟然被他骗了。”方杰愤然说道。

“啊呀,在皇宫你抓住他的时候,幸亏他没出手,否则的话,你不死也得重伤。”方金芝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不由惊恐不安。

“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此话一点不假。现在想想十分后怕,只是不知他为什么没有出手反击呢?”

“我们无冤无仇,我干吗害你们?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刺杀高太尉和皇上,可惜我早早跑了,今天才知道你们是神龙教的人。”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真实身份,那就更不应该掺和进来,赶快滚得远远的,别妨碍我们找燕青报仇。”

方杰深知燕南飞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愿与他结仇,这才强忍怒火,好相劝。

燕南飞尽管不知道方杰为什么要杀高俅、皇上和燕青,既然事情再次碰上了,决不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于是,认真劝解:“方前辈,你要为你的兄弟报仇,燕前辈也要为他的兄弟报仇,你们这样打来杀去,何时才是个头啊?不如这样,你们冰释前嫌,握手和,不知怎么样啊?”

“不行!我与燕青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方解心头之恨,岂能轻易放过他。”方杰态度强硬,断拒绝。

燕青十分感动,好相劝:“燕姑娘,你我有缘相识,我甚是高兴。只是神龙教心狠手辣,他们志在杀我,你们还是早早离开这里吧,免得被牵连受害。”

燕南飞没想到他虽然身陷险境,但是仍然挂念他人的安危,甚是感动。认真说道:“燕前辈,您的收留之恩,我们当涌泉相报。在您面临危险之时,我们绝不能一走了之。”

“对,决不能弃他们于不顾。要不然,枉为江湖中人。”赵香云和耶律傲宁马上表达了自己的强烈意愿。

“唉,我死不足惜,若是让你们受到伤害的话,我于心何忍啊?”

燕南飞侠义为怀,纵声说道:“方前辈,燕前辈已经受伤,你们就不要为难他了。如果您有何不满的话,那就冲我来好了。”

方杰见他铁了心要趟这趟浑水,不由怒火中烧,大声说道:“臭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也敢管我们神龙教的事?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话音未落,立即举掌击来。

燕南飞毫无绝色,一招龙啸虎吼,举掌应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掌风骤起,飞沙走石。

方杰见他泰然自若,稳丝不动,感到十分惊奇,马上提高内力,又猛地攻出两掌,威力巨大,不容小觑。

燕南飞不愿恋战,急于退敌,立即猛提一口真气,大喝一声:“冰火神功,鬼神惊悚。”迅速左右还击两掌。只听轰轰两声巨响,震天动地,沙石纷飞,惊心动魄。

方杰被震得噔噔后退几步,顿时感到身体左面气血凝固,右面热血沸腾,一冷一热,如同冰火相煎,苦不堪。不由惊奇万分,感到迷惑不解。

燕南飞并没有趁人之危,赶尽杀绝,而是昂首挺立,静观其变。希望神龙教能知难而退,不要咄咄逼人。

方杰无法活动,马上运功调息完毕,惊奇问道:“臭丫头,你到底是谁啊?为何有如此怪异的神功?”

“在下燕南飞,不好意思,初学了几招花拳绣腿,让方前辈见笑了。”

“燕南飞?”神龙教的人一片惊呼,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啊呀,你就是力杀黄河四怪,智胜蔡进雄、蔡进霸、蔡进天,一举铲除蔡家堡的那个少年英侠——燕南飞?”方杰惊奇不已,迫不及待地问道。

“正是在下。怎么了,难道我不像吗?”

“不像!相当的不像!这太不可思议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方金芝大摇其头,深表怀疑。

燕南飞微微一笑,立即说道:“可是,这偏偏是事实,我也没有办法,信不信由你。”

方杰和方金芝见他镇定自若,神采飞扬,不由不信。

燕青做梦也没想到,燕南飞竟然是个胆识过人、智勇双全、不畏强暴、名震江湖的少年奇侠,顿时十分高兴,大加赞赏:“啊呀燕少侠,你原来这么厉害,真是佩服之至。”

“燕前辈过奖了,我只是做了应该做了的事,不值一提。”

方杰知道燕南飞身怀绝技,深藏不露,是一个不可轻视的强劲对手。

他审时度势,思虑再三,见无法取胜,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于是,认真说道:

“燕南飞,我就给你个面子,今天我们先放过燕青,他日再报仇雪恨不迟,我们走。”立即把一挥手,率众离去。

燕南飞长长地松了口气,马上扶起燕青走进客厅坐下,给他运功疗伤。

燕青只觉一股大力源源不断送来,感到非常舒服。约半个时辰伤已痊愈,惊喜不已,感激说道:“多谢燕少侠出手相救,此恩终生难忘。”

“前辈重了,我们有缘相识,决不会见死不救。”

燕南飞由于损耗内力较大,脸上有汗,伸手拿起毛巾擦了擦,然后又解开两个上衣扣风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