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大势

小说: 德意志涅槃 作者: 幽泠秋月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7:42 字数:3253 阅读进度:523/535

“看到这些人们了么?他们来自德意志全国各地,是最广大阶层群体的典型,今天汇聚到这里,就是为了亲眼看一次他们所信仰的伟大神祇!国家社会主义德国最宝贵的财富正在于此:我们所依托的,是8000万团结一心的日耳曼人民。”

约纳斯声音蕴含着激动,迎着猎猎招展的大旗向夏伊勒说道:“过去数百年里,德意志从未有过真正的团结。即使是在威廉帝国时期,这个民族内部仍然是充满了龃龉:巴伐利亚、萨克森等旧邦国自行其是,社会民主党、中央天主党等野心派在国会搅动风云顽固容克贵族强烈抵触资本工商业,民众被贡产思潮侵染从不以帝国利益为先。然而在今天,这一切弊病都彻底不复存在。”

“经过国家社会主义的暴风洗礼,所有横亘在前进道路上的反动旧势力都被雷霆扫灭,民众的国家意识燃烧觉醒,一个堂皇崭新的大德意志浴火涅槃。特别是在阿道夫希特勒的卓越领导下,德意志实现了改天换地般的飞跃全体人民对元首的忠诚情比金坚,对元首的任何指令都会竭尽全力付诸实行!”

听到对方这样为**独裁者歌功洗地,夏伊勒腹内涌出无尽的恶心,忍不住打断讥讽道:“卓越领导,忠诚情比金坚?将军下,在我面前,您还是收起那套对外人的传教布道吧。希特勒分明是窃据了贵国经济部官员的苦心硕果,再加上运用诡诈权谋侥幸取得了一些外交成功,然后便被你们的宣传机器疯狂包装吹嘘,使得没有第二条信息来源途径的民众被愚弄欺骗,竟像信仰神明似的尊奉于他!这套手段和东方的斯大林本质上如出一辙,哪有什么值得显摆可言?”

约纳斯脸颊肌肉颤动,面色如罩寒霜,心中已经对面前之人破口大骂。这厮的意识观念也实在太顽固了,只要自己立场向国社党稍微倾斜,就会被其毫不留情的揭露扒皮,使得自己正常准备的话语几乎难以进行下去。眼见夏伊勒如此执着于拆台,约纳斯已然失去了和他继续耗下去的打算。他环顾四周,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而后轻声冷笑道:“可惜您的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德意志人民。”

“今天的党代会开幕式您看到了吧。这是一场封神的庆典,是亿万狂信徒对他们的神灵的至高礼赞!今天的德国人人皆是十字军战士,对元首教皇的谕令唯有矢志不渝地遵循。谁敢挡在我们面前,都得想清楚要付出多少代价!”

约纳斯眼眸中锐光蓦地绽放,属于血火战场上的那份军人杀气腾腾四溢,直刺夏伊勒双眼道:“您能听得懂德语,刚才开幕式上工人方阵合唱的一句歌词想必没有忘记希特勒领导德意志民族,横扫一切困难与魍魉。我们4个星期消灭波兰,6周席卷法兰西全歼300万联军,而世界第一的英国海军更是在两场战斗中便主力丧尽,最终可耻的惨败结局只在朝夕。贵国如果选择帮助英国与我们为敌,不知准备好了要牺牲多少万条美国青年的生命?”

夏伊勒内心猛然剧震。方才开幕式上的雄壮歌声再度在他脑中轰鸣,他仿佛又看到了无数严整划一的庞大方阵,感受到了那股直冲霄汉的强烈精神气息。

是啊,自己是美国广播公司的驻外记者,自然有各种信息来源可以保证不受国社党蒙蔽。可德国人民哪里有这番条件?他们的所见所闻无不是国社党赋予,再加上经济改善和前方战事胜利,轻而易举就能被国社党蛊惑,成为任由后者操纵的木偶棋子。尤其是今天这场造神运动,更加确立了希特勒那如太阳般辉煌炽盛的耀眼地位,整个德国甚至具备了宗教化的条件,比东边的苏联还要为甚!

虽然今天的国社党脱离民众的现象已越来越明显,官僚**的情况愈发扩大蔓延,但以夏伊勒的观察和评估,这还远不至于蛀垮掉这个帝国的根基。相比于在战场上获得的胜利,这点黑子简直不值一提,更何况对希特勒的造神崇拜还能明显分散德国民众的注意目光,将他们从身边的贪官墨吏转移到对柏林领袖的歌颂中去。此外,希特勒获得绝对威权后,还能大大降低肃清党内沉珂的阻力!

面对这样一个全民被洗脑、以致万众齐心的德国,与之为敌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原先夏伊勒根本不相信德国会是这样铁板一块,但当他亲眼目睹了党代会上无数激p;情高歌的民众,并被约纳斯当头怒喝时,他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可怕的现状。今天德国挟欧战大获全胜之威,又被希特勒一人凝聚独掌,其军势兵锋绝非承平已久的美国,至少是现阶段的美国所能抵挡。倘若美国只管拼命援助英国,无异于为伦敦火中取栗,将自身主动置于与德国对立的险境。

“夏伊勒先生,元首十分认同贵国的门罗主义,愿与贵国共享大西洋海权,同时在经济上不断加深合作。这是基于两国客观军事和经济力量所做出的决策,但凡是有眼光的政治家,都能品味出它是德意志的真实期愿。”约纳斯淡淡开口,渐转平静的语气中仍有锋芒吞吐流溢,“正因如此,元首才会命令德意志海军对美国船只百般克制,除非掌握了贵方运载违禁品的确凿证据,否则绝不予拦截。”

“然而,我方基于和平的克制却被罗斯福政府视为软弱,其对英国的偏袒支援竟变本加厉!德意志虽然不愿与美国发生战争,但也绝不害怕任何挑衅。贵国大西洋舰队的实力,相比整个英国皇家海军如何?倘若贵国执意继续推行现有政策,必将引发一场血腥的战争。我想这一定是您和美国人民都不愿见到的局面。”

夏伊勒垂下眼睑,沉默不语,仿佛在脑中反复思考着什么。过了半晌,他缓缓睁开双眸,一丝异芒不着痕迹的悄然掠过,郑重出言道:“虽然我们的意识观念有些许对立,但对于两洋和平的渴望却无疑存在共同点。罗斯福总统明显逾越了中立边界线,这使得美国人民不自觉的被引向了战场前沿。作为有良知的记者,我必须将这一切因果告知国内民众,让他们自己决定何去何从。”

“您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约纳斯脸上的神情松缓下来,正色点头道。

“情况怎么样?”看着约纳斯从观礼台侧通道走出,早已等候在此的戈培尔上前一步,径直询问道。作为这次党代会宣传任务的一个重点,说服夏伊勒在美国发表反战文章是他相当关注的。这不仅是辅佐希特勒的大战略,还能打压里宾特洛甫的气焰,以愈发凸显这位外交部长的尸位与昏聩。

“很遗憾,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出乎戈培尔意料的,约纳斯竟然缓缓摇了摇头,这让前者感到惊诧莫名。在戈培尔眼里,刚刚结束的党代会开幕仪式无疑是一场完美的艺术盛典,就算是再怎么心如磐石的人,也会在那一首首不朽的圣咏音乐中寸寸瓦解,对希特勒生出由衷敬仰之情。约纳斯将整个交谈过程简明讲述了一遍,脸上露出几分挫败:“是我把这个人想得太简单了。如果我能先从盖世太保处掌握夏伊勒的资料,必然不会有今天的被动。”

听完约纳斯的讲述,戈培尔皱起了眉,恨声道:“这个愚蠢的杨基佬,永远只会带着有色眼镜使用双重标准,如果不是元首指示还要留下与美国人的通气窗口,我早让他滚回北美了!”顿了顿,戈培尔咬牙切齿地出声:“这么说,最后他答应你的话也是在敷衍搪塞,实际不会做出任何改变?”

“或许吧。不过我认为他却有别的打算。”约纳斯思索沉吟,道,“在立场观念上,他仍然视我们为最危险的仇敌,消灭德意志的狼子野心始终未曾动摇。但在具体行动上,他很可能已经对罗斯福当下的策略生出了异议。”

“夏伊勒毕竟在德国工作了4年,对德意志情况的了解远胜于纽约那帮高高在上的灯笼裤家族成员。加之他今天又目睹了党代会开幕仪式,对德意志人民无限忠于元首的澎湃感情有着无比深刻的体会。今天的德国已绝非美国可以翻手轻松覆灭,而是需要拼尽全力这就使美国需要一段安定的时间来重整军备,等到造好大棒之后再与我们翻脸。而罗斯福的援英政策却是将尚未完成准备的美国直接推向对德战争,这份矛盾便是元首希望看到的局面。”

约纳斯眼中逐渐露出自信之色,道:“只要美国国内出现先积蓄力量再打仗的声音,哪怕它是彻头彻尾的鹰派主义,元首的目标也达到了。因为我们只需要掐断英国的美援大半年,就能对英国一鼓而下!当然,我们也不可能把希望全寄托在这个记者引发的舆论上面。他只是其中一个步骤,真正关键的还在元首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