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床头床尾

小说: 东方不败之莽夫的爱情 作者: 弦月如钩 更新时间:2015-03-15 22:26:58 字数:2770 阅读进度:6/50

“咦……?”杨莲亭对着嘴啃了好几口,忽的敛了动作疑惑地盯着东方不败的脸,半晌才恍然顿悟:“怎么,今儿个竟没上妆?”

东方不败的笑容瞬间僵住,都吃完一顿饭聊了好些话甚至已经双双躺上床了,他的莲弟才发觉自己的不同?他该认为是唐慎做的菜太好吃才让他连分神让视线往自己脸上扫过片刻都不肯吗?

“只上了个淡妆,没抹口脂,莲弟觉得……好看吗?”东方不败垂下眼,压住心中的不满,无意识地拿手指不停摩挲着被褥。他知道自己比不上柔美女子,故而从不敢问莲弟对自己相貌的看法,每回打扮自己时都是可着劲往脸上涂那些脂粉,总觉得涂抹得越多,自己便能多向女人靠近一步。

“好看,自然好看,比往日里好看多了!”杨莲亭发出个真心的感慨,天知道他忍东方不败涂脂抹粉的习惯忍了有多久了,不过看他在自己跟前的欢喜样也说不出不准他往脸上抹粉的话来,反而每回上街都给他带些胭脂水粉回来折磨自己的眼睛。现在可好,瞧这脸,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细皮嫩肉雪白粉嫩的,看着就勾人,实在是太好看了!

东方不败听到情人毫不收敛的夸奖自然高兴,可这妆是唐慎近期才教他的,前些年那难看得多的才是自己化的,莲弟现在这样称赞……会不会先前一直觉得自己丑陋无比?

看是好看,不过要是不化就更好了!杨莲亭啄了口难得没有浓重腮红的脸颊,虽然不是满嘴的粉末,却依然有那种味道,扭过头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后继续笑:“我的东方最美了!”

那一瞬间的皱眉让东方不败看了个正着,心中凉意遍生,他确定如今的妆容胜过往昔百倍,可莲弟竟然仍如此嫌弃,嫌弃你便不要亲过来啊!东方不败委屈顿起,低着头竟将杨莲亭凑过来的嘴推了开去。

“嗯,怎么了?”杨莲亭好生莫名其妙,许久未见东方不败,他心中早已蠢蠢欲动,也不管人态度怪异,只撅着嘴往东方不败脖颈嘬去,他还是比较喜欢亲他的身子,又软又滑还干净没味道。

东方不败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明明盼了许久,人都到了眼前,却又不高兴不乐意了,只是他顺从杨莲亭已成习惯,推拒也是寻了借口:“莲弟,我今天不太舒服……”

“哪儿不舒服?要不要召平一指?”杨莲亭立即起身,却被东方不败以“小事”为由拦了下来。他知道东方不败向来不喜大夫,以往就算风寒也就是让平一指开几方药来,从不肯让人搭一下脉,便也没再说什么,摸摸额头揉揉肚子地磨蹭了好一会儿,瞧不出什么问题来才合眼抱着人干过了一宿,虽没办成事,却也睡得舒坦无比,自是不知外头有人龇牙咧嘴画圈圈诅咒他咒了一宿。

杨莲亭才二十八,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更别说他已经一个月没碰过人了,虽然前一晚顾忌东方不败的身子没做什么,但一早起来某种反应却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东方不败被游走在全身上下的热手扰醒时还迷迷糊糊的,一时也不记得前晚心里的疙瘩,哼唧了两声便扭巴着身子往杨莲亭怀里钻。。

“身子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杨莲亭扒开亵衣啃了两口精致的锁骨,又伸手往下大力揉.捏紧.实光滑的翘.臀,双目灼灼地盯着东方不败睡意朦胧的俊脸,挪了挪两条腿的位置,蓄势待发的家伙就轻轻松松抵在了对方小腹上。

东方不败弯着唇摇摇头,抬首亲了亲杨莲亭精壮的胸膛,又柔柔地唤了声“莲弟”以示自己已经准备就绪。杨莲亭的反应让他欢喜,他的莲弟爱的,到底不是只有权势,他的莲弟,到底还是喜欢他的。

杨莲亭兴奋地拿过床头摆着的膏药,也不掀被子,把手伸进被底三两下扒掉了东方不败的亵裤,给小兄弟抹了层膏药,便摸索着位置一点一点插了进去。

到底一个月没做了,不扩张的直接插.入让东方不败皱起了眉,却也没说什么,只配合地扶住杨莲亭的肩尽可能大地敞开身体,好让他进入得更顺畅些。

杨莲亭四处乱亲,让东方不败适应了一会儿,然后便开始了狂野而激烈的动作。他的东方真是个尤.物,不管是刚相好的那阵,还是相处五年多直到任我行上崖,亦或是重生再来一次的现在,都让他深深迷恋。就算是这幅不男不女的身子,也有奇妙的魅力存在,让他食髓知味地想要去拥有侵犯征服,恨不能揉碎了藏进身体里。

“莲弟,莲弟……”东方不败不断叫着心上人的名字,他喜欢这样激烈的性.事,痛楚中夹带着的快.感能让他觉得,他还是个能感受情.欲的正常人,而非不男不女的怪物。当然,杨莲亭的勇猛通常都会超过他的承受范围,虽然享受,但最后先受不了出声求饶的一定是他。

“我在!”杨莲亭咬着牙玩命耸.动,扣着东方不败的腰记记挺到最深处,直插得他连连叫唤,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早被丢到了地上,因为习武而比上辈子结实了不少的肌肉上浮出层汗水,在透窗而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啊……莲弟抱我……”东方不败声音打颤,鼻音拉出老长,整个人都弓了起来,伸手紧抓着杨莲亭的背,发着抖索要爱人的怀抱。

杨莲亭依言把人紧揽进怀里,背后被指甲划开的微痛刺激得情.欲越发高.涨,最后凌乱地连连抽.插数下,终于闷哼一声,尽数发.泄在东方不败体内。

两人搂作一处将快活事做得个天昏地暗,待到激情退去,东方不败脸上红潮未消,闭着眼用脸轻蹭着杨莲亭的胸膛,嘴角微微勾着笑,看得杨莲亭十分餍足。

“为夫可满足了你?”杨莲亭得意地摸摸东方不败顺滑的长发,又亲了亲汗湿的额头,还把他的双手抓来细看了看,他背上可还疼着呢,这婆娘真该剪剪指甲了!

“莲弟又调笑我……”东方不败嗓音沙哑,又往杨莲亭的怀里挤了挤,还想让他抱得再紧些。

“宝贝再来香一个。”杨莲亭对着东方不败的脑门亲了一口,又退开了些道,“天色不早,我该去处理教务了,你多歇一会儿再起罢。”

东方不败心里好生失望,面上却强忍着未表露,抿抿嘴柔柔地问:“那,午间莲弟可过来用饭?”

杨莲亭看了看天色,离饭点已经只剩一个时辰出头,等他从密道上到崖顶再练会子功夫就该吃饭了,吃完还有一堆杂务要处理,来来回回的着实不便,便好声好气回绝:“今儿个教务繁忙,午膳你便自己用罢。”

还没去就知道一定会忙了?东方不败低下头,轻声应了句“是”便不再开口。

杨莲亭瞧他脸色不好看,凑上去咬了口嘟起的嘴,哄道:“乖,你要知道,我做这些事可全是为了你,不然我可懒得做这劳什子的总管,你就乖乖在院子里等着为夫晚上过来疼你,晓得吗?”

“莲弟为我操的心我自然明白,那我等着莲弟回来。”东方不败觉得自己的表情已经和心情脱了节,弯起嘴角细声说着话,心中的难过却早已泛滥。什么叫全为了我,大总管甚的,不都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么!爱权也无甚大不了的,偏要推到我头上来……

“嗯,这才是我的好东方!”杨莲亭又大大地亲了一记,由东方不败伺候着穿好衣裳便出声叫紫琳送热水进来,这里的奴仆都是他亲自调.教的,今早屋里动静这么大,热水定是早准备妥当了。

只是没想到一出门,提着热水的不是紫琳,而是前一日见过的那个唐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