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2

小说: 东方不败之莽夫的爱情 作者: 弦月如钩 更新时间:2015-03-15 22:27:12 字数:3280 阅读进度:21/50

“启禀教主,秦伟邦秦长老有要事禀告。”王武轻轻扣了几记房门,大清早的,若不是实在事关重大,他还真没那胆子在这时候打搅房里的两位。

“何事?”东方不败飞快起身披了外袍掩好门出来,神色极其不虞。莲弟这几日对他很是冷淡,虽说不再破口大骂,却是连话也不肯对他多说几句,只有在入夜自己想要留在房里时才会主动出声赶人,任自己怎么求也没用,还说什么“你不走便我走”,自己又不想他气着身子,便只能依言离开,等人熟睡后再悄悄摸到他身边躺一会儿,等天快亮了再先行离去。这也就罢了,偏生杨莲亭胸口伤重,夜里总是睡不踏实,引得东方不败小心翼翼的也几晚都没睡上好觉。

“回教主,秦长老说,少林方证、武当冲虚带着和尚道士还有恒山派的尼姑们上崖求见,要我们交还令狐冲。”王武的脑袋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他可不敢看东方教主那犹显凌乱的长发以及尚未拢全的衣襟。

“交还?好大的胆子!”东方不败皱了皱眉,声音还是极轻。以这几人的做派,倒不会一上崖就喊打喊杀,如此倒也不必急着去见,“让秦伟邦先去招待着。”

“莲弟,你醒啦?”东方不败回到房里,见杨莲亭已靠着枕头坐起,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发觉自己在这过夜而生气,不由惴惴起来。

“嗯。”杨莲亭挠了挠因伤口结痂而有些发痒的胸口,东方不败立刻凑过去轻轻揉起来,细着嗓子道:“莲弟,这是伤口在愈合,千万别给抓破了。对了,你想怎么处置任盈盈和令狐冲?”

“废话,我当然知道!”杨莲亭推开东方不败的手,挑眉道,“你问我怎么处置?”

“这是自然,任我行向问天已经死了,剩下他们两人已给关押了起来,莲弟爱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可好?”东方不败不屈不挠继续给杨莲亭按揉,近一月的分离让他反而越发想念杨莲亭的气息,简直片刻都不想离开,夜里贴着他听他悠长的呼吸和时轻时重的鼾声,心里就踏踏实实的,只盼着不要天明。只可惜如今教中长老死的死伤的伤,还有几个投靠了任我行的怕他追究出逃在外,他又不想让唐慎再掌大权害莲弟生气,便只好自己出面,实在觉得心烦气闷。

“杀了便是,问我作甚。”杨莲亭别开头,任盈盈那小贱人上辈子折磨自己不假,但如今可没法让他将其列为最痛恨之人,你东方不败若是想讨好老子,便将那唐慎绑了送来,老子才可能给你点好脸色。只是东方不败对那小白脸三番四次的维护早令他心灰意冷,他现在已经连骂都懒得骂,更别说自找没趣了,只等着廖七把诸事安排好便下了崖去,再不见这水性杨花的家伙。

“莲弟说杀,那便杀!”东方不败笑得一脸风情,“对了莲弟,你提拔上来的秦伟邦,我看着挺忠心的,不如再提一级,让他做了神教右使,你看如何?”

“你不是看他不顺眼,连晋了长老都不肯去露个脸么?”杨莲亭扫了他一眼。

“那日我是心情不好,前一晚等了你一宿也不见你回来,才跟你闹脾气的。”东方不败小心翼翼柔声解释,见杨莲亭只撇了撇嘴没吭声,才略微松了口气,转身从衣箱里寻出件枣红色皮袍,献宝似地递到杨莲亭跟前,“那日你说扯破了一件,我连夜给你做好,就想让你试试合身与否,结果……我心里不高兴,才不肯出去。是我错啦,莲弟你就别怪我了好么?”

杨莲亭哼了一声,余光却是偷偷打量起袍子来,东方不败心中欢喜,话也多了一些:“幸好这一件先前便从绣房里带出收了起来,不然也要给烧成灰了。说起来真是可惜,那绣房给烧了个一干二净,我当时还以为莲弟恨我至极,也想将我一块烧死呢。”

“烧死才好!”杨莲亭立刻不服气地嘟囔着接了一句。

“莲弟才舍不得呢!”东方不败言笑晏晏,这几日莲弟对他都没有好声色,却依旧如同过往那般,除了嘴上过过瘾,是不会有任何实际行动的,这让他觉得莲弟只是面上还过不去,自己得到原谅的日子已经指日可待,“莲弟对付任我行的法子真厉害,都是我没配合好才害你伤了自己,唉,我当时吓也给吓死了,还好莲弟你现在没事。”

杨莲亭闻言有些得意,又不肯承认,怪腔怪调道:“不用来说好话,你心里定是怨我烧毁了你整日待的绣房,哼,本来就是老子建给你的院子,爱怎么烧怎么烧!”

这回东方不败倒是没再应声,这里可是他与杨莲亭的家,他怎么可能舍得!拿袍子比了比道:“来,莲弟来试试大小可好?”

杨莲亭犹豫了一下,转开话题道:“你别在这磨磨蹭蹭的了,还不去看看那帮秃驴牛鼻子想干啥。”他身上的衣裳都是东方不败给他准备的没错,可那时东方不败还是他婆娘,如今……叱,他杨莲亭又不是买不起,为啥还要穿你做的?

东方不败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仍是笑笑道:“是是是,那莲弟好生歇着,我去料理了他们马上就回来。”

“去吧去吧去吧,见了你就烦!”杨莲亭扫苍蝇般地挥了挥手,这几日东方不败忙着收拾外头的烂摊子,胸口上的大伤又让他连起身都很困难,整日的困在房里无所事事,也就东方不败在时可以陪他说说话——虽然他爱理不理的,可起码能打发时间不是!也不知往日里他是怎么过活的,难道真是整日绣花?就不嫌闷么?他现在可都闷出鸟来了!

杨莲亭按了按胸口,平一指果然是神医,才几日功夫,伤口便不大疼了,只是有时痒得厉害。嘟囔了几句爬起身来,唤了紫琳进来给他打理清爽,便晃悠晃悠到花园晒太阳去了。

“你在廖七那儿时没受委屈吧?那小崽子风风火火的一副傻样,要是他敢欺负你,记得跟我说!”杨莲亭优哉游哉地半倚在躺椅上,半取笑地看着嘟着嘴给他沏茶的小姑娘。这小妮子惹怒了东方不败之后一直听从吩咐躲在外头,他与廖七联系上后便让他去寻着了帮着藏匿起来,如今东方不败哪还敢追究那时的事,他便将人弄了回来。只是这么折腾一场,紫琳与杨莲亭亲近了许多,再不是最初简单的感激与服从,有些话也敢说、肯说了,这不,杨莲亭让她拿酒来,小妮子愣是抵死不从,说什么伤口没好全不能喝,气得杨莲亭骂了老半天,最终还是只能喝茶。

“廖大哥对我很好的。”紫琳笑嘻嘻地站在一旁,脸微微有些红,却并不扭捏。

“叱,小蹄子也不知道害臊!”杨莲亭牛饮般将茶杯里的茶水倒进嘴里,“那小子已经跟我说过你们的事了,不过过阵子他要跟着我离开,你呢?要留在这里吗?”

“我当然跟着杨总管了!”紫琳理所当然回答,杨莲亭与东方不败之间的矛盾她是从头看到尾的,虽然一直站在教主那边,可如今东方不败定然对她心中有刺,杨莲亭若是走了自己还能不能活命是一回事,他对她而言更是已亲如兄长,再说了……廖七也是要走的。

“别喊我总管了,听着就憋屈,就跟廖七一样,叫声大哥吧。”杨莲亭发着牢骚,那日东方不败说要恢复他的大总管之位被他骂了回去,可回头所有能见到的人就又都管自己喊总管了,也不管他乐不乐意,可见东方不败虽对他唯唯诺诺,办起事来还是照样的说一不二。以前自己不计较,他拿了主意的事都不去反驳,如今却是越想越光火,恨不得把这三个字提溜起来往他脑门上砸过去,看谁稀罕这点芝麻大的帽子。

紫琳从善如流地唤了一声,脸上却有忧色:“杨大哥,你当真……要离开教主么?”

一阵风吹过,不远处的大树晃了晃枝干,杨莲亭随意扫了一眼继续道:“你觉得我还能留得下去?要不是这两天才起得来身,我早走得远远的了。”

“杨大哥,我知你心中恼恨教主,可你还是在意他的对吗?不然这里也不会弄个这么大的洞了。”

“放屁!老子是为了挣回面子,才不是为了其他的。”杨莲亭吐了口气,“不瞒你说,我现在只差一个心愿未了,等廖七安排好了……哼哼!”

“杨大哥,你离开的话,教主会很伤心的。”紫琳虽知东方教主的举动让杨莲亭伤透了心,可从最初起他便觉得杨莲亭对他不够好,这时还是不免帮东方不败说话,“教主是犯了个大错,可他现在已经醒悟了啊,大哥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再计较了嘛!教主对你,可真是实心实意的……”

“实心实意?嘿嘿,好一个实心实意。”杨莲亭阴着脸,“我现在一看见他,就想到他是怎么和那小白脸日夜相处,你说让我……”

“他没有和我日夜相处!”杨莲亭话未说完,从树上传来一个声音,随后爬下一个人来,“我只是东方的一个幌子,拿来刺激你的,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