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52 回崖

小说: 东方不败之莽夫的爱情 作者: 弦月如钩 更新时间:2015-03-15 22:27:31 字数:2877 阅读进度:41/50

又是一个未能合眼的夜晚,才迷糊睡去不多久,便又被杨莲亭在外头看似小声实则闹腾的指挥声烦得不轻,但即使心中再不情愿,东方不败也仍旧乖乖跟着上了眼前这架简陋不堪的马车。

“你别嫌弃,这地方太破找不到好的,等到了东昌孙仲雄的地头,再给你换辆舒坦的。”杨莲亭把两个软垫塞到东方不败身下,想想还不满意,又指挥紫琳再回房里取几个来,“只是马却是骑不得的,你也别争这几日时光,脸色都这么差了,路上可不能赶得太急。”

“嗯。”东方不败点点头,也不去看杨莲亭,只默默低头坐着,直到紫琳与廖七奔来奔去地将行李安置妥当驾起马车,也没再开过一次口。

“身上这么难受?”杨莲亭看得心疼,将人揽进怀里,让他的脑袋枕着自己肩膀,柔声道,“你先眯会儿。”

“莲弟……”东方不败嗅着杨莲亭身上浓重的男子气息,沉默了一会儿,将脸轻轻蹭了几蹭,“我们就要成亲了么?”

“是啊,等你出了关,再拣个好日子,咱们便拜堂。”杨莲亭俯头亲了亲东方不败黑亮的长发,眼中满是柔情,“开心么?”

东方不败看得愣愣点头,昨儿夜里脑中盘旋的若干条对杨莲亭心思的恶意猜测纷纷跳出来扇自己耳光,兴许,莲弟真是为了让他开心也说不定?不过昨晚他便已下了决心,无论莲弟心中盘算着什么,自己都是想嫁给他的,哪怕将来真的会有其他女人冒出来,哪怕自己届时真会如设想的那般避而不见,甚至因为那点坚持而让莲弟心生不满离弃于他,他也是想担上一回这“杨夫人”的名头的。杨莲亭与东方不败……成亲……那可是他做梦都求不得的事!

杨莲亭满脸得意,又凑过去亲了口:“到时候你可就是我杨家的媳妇了,可要记得不可……要记得三从四德,好好孝顺相公我啊!”

那一刹那的停顿杨莲亭原是想说不可再红杏出墙,又怕出了嘴便要惹来眼泪,硬生生咽将回去,只是东方不败何许人,早听出了话中意味,神色一黯,低声应道:“那是自然。只是莲弟……其实你若对我有丝毫不满,都是可以随时休了我的。”

杨莲亭眉心一跳,随即伸手死按住,似嗔似骂道:“放什么屁?还在没成亲就想着这种事了?”

“七出里头,有一条可以让你随时写休书。”东方不败往杨莲亭怀里钻了钻,声音轻不可闻,“莲弟,会休弃我吗?”

“想什么哪,只要你乖乖的,我作甚休你?”杨莲亭哈哈一笑,低头捏了捏东方不败的脸颊,“我们都过了这么多年,往后也要好好的,晓得?”

东方不败心中失望,他不过希望能从莲弟口中得到个承诺,可怎想如今他说话竟变得这般滴水不漏。什么叫乖乖的?倘若自己又为纳妾之事与他闹,便是不乖了吧?他知莲弟依旧恼着唐慎之事,可以往连撒谎都不记得抹圆些的莲弟竟也开始有所保留了,他还是觉得难受。

东方不败吸吸鼻子,合眼嗯了一声,便靠着杨莲亭不再说话。杨莲亭只当他身上不爽利,索性双手一用力,将他整个人抱到自己腿上,右手在他背上一拍一拍,柔声道:“睡吧,有我在。”

东方不败心中一颤,又往他怀里钻了几分,由始至终,哪怕是唐慎还掺和在他们中间时,他都是贪恋杨莲亭的温度的。

到东昌换了大马车,捎上孙仲雄孝敬的金银盘缠,又搂着自家婆娘随便摸,杨莲亭十分志得意满,路途上对东方不败亦是呵护有加,哄得他心里又酸又甜,只恨不得黑木崖永远不到才好。

只可惜杨莲亭担心着他的身子,享受归享受,赶路却是不敢有丝毫耽搁,不几日便到了黑木崖下。

秦伟邦接到消息,早早带着人亲自在崖下迎着,说起来他这代教主还真是做得战战兢兢,他不过因着杨莲亭高看一眼而被东方不败提拔上位,教中不服者甚众,本身功夫又没多出色,更不敢背着东方不败这天下第一做什么小勾当,生怕一个不慎招了怨气便连性命都不保了,这回知晓杨大总管要带着教主回来成亲,哪还不扫榻相迎,只盼着东方不败赶紧把权收回去罢了,让他夜里也能睡得安心些。

“属下等恭迎文成武德、仁义英明东方教主回教!”未等马车辘辘到前,秦伟邦便率着众人远远跪下,口号喊得震天响,驾车的廖七与紫琳也毫无惊诧,这等阵仗在日月神教还真是司空见惯了的。

待马车稳稳停下,杨莲亭先一步稳稳跳下,随即掀开布帘。东方不败一身红妆扶着杨莲亭的手臂出来,神色清冷地扫了众人一眼,也不开口,只安静站到杨莲亭身边。

杀死任我行之后东方不败曾经出面平过教中的混乱,但也仅限于在几位位高长老跟前露过脸,如今可是虾兵蟹将全让秦伟邦拉出来恭迎教主了,虽都或多或少听说了教主的奇异喜好,但女子装扮仍是引起了阵阵喧哗。

杨莲亭好生不悦,直接跨前一步立到东方不败前头,沉着脸喝道:“嚷什么嚷?教主跟前如此失礼,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日月神教多是些粗野汉子,除了几位长老,多数都不曾亲眼见识过东方不败的功夫与狠辣,甚至连他长啥样都不清楚,只是长年累月在杨莲亭的□下才对“东方教主”这四个字毕恭毕敬,但此刻见着这么一个男扮女装——或者说不男不女之人,“中兴圣教,泽被苍生”等奉承之辞便喊得七零八落起来,还夹杂着几声“老子不拜兔儿爷”“神教哪能让个娘们儿当教主”的嘘声,气得杨莲亭连连拍掌,高声大喝:“紫衫侍卫何在?将这几个对教主不敬的都给我宰了!”

东方不败自然不会去反驳杨莲亭,面无表情地瞧着那几个愤怒地反抗着一拥而上的紫衫侍卫,只暗中运了几道掌风,让他们乖乖被揪着趴下,然后一刀断了脖子。

杨莲亭盯着那几颗表情定格在恐慌或是愤怒的人头冷哼了一声,将东方不败往自己身后揽了揽,不让满地横流的鲜血沾上他,朗声对众人道:“这回教主与我归崖要办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听说了,我也不再多言。或许你们看不惯这事,我自然也管不了你们心里的想法,只是有一条劳烦诸位记住,东方教主是日月神教的教主,也是我杨莲亭将要明媒正娶的媳妇,如果让我瞧见或是听见你们中任何一人敢对他有丝毫不敬,无论当面背后,只要教我知晓了,哼哼,就别怪我杨莲亭不顾念兄弟之情。”

场面上一片寂静,毕竟杨莲亭经营多年,教里多是与他交好之人,就算心里瞧不起这等男风之事,也不会当面给他难堪,有那么几个不服的,见着尸首分离的场面,也自是忍忍便过去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不起以后说闲话时小心点便是了。

秦伟邦是在场众人中地位最高的,愣了好一会儿才清清嗓子嘿嘿陪笑两声:“教主文成武德仁义英明,咱们兄弟都只有一个服字,哪里能对教主有分毫不敬呢,也就这几个不长眼的胡乱说话,还请杨总管莫再气恼,都是属下管教无方,才让这几人冲撞了教主。”

“嗯。”杨莲亭退了半步,刚好揽住东方不败的腰,对秦伟邦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丝笑容,“秦大哥,诸位长老,虽说我下崖也没多久,只是发生了这许多事,倒真有点……那话怎么说的……恍如隔世的感觉了,不妨咱先上崖去,慢慢叙旧?”

秦伟邦哪能说不,连连点头着引两人走在前头,只是视线一直胶着在杨莲亭扶在东方不败腰上的手上,他总有种诡异的感觉,这两位今儿个回来不大对头,尤其是东方教主,那眼神总是凉凉的,哪怕是看杨莲亭时,也不像下崖前那般透着喜滋滋的味道了,可别真出啥事啊,他新讨的那房小妾可才刚怀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