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成亲

小说: 东方不败之莽夫的爱情 作者: 弦月如钩 更新时间:2015-03-15 22:27:37 字数:2839 阅读进度:48/50

东方不败一击不中,便又站回了杨莲亭身边思索起来。方才他只是试探,却出乎意料地发现这个华山君子剑使的竟是葵花宝典上的功夫!这么多年来他没有让葵花宝典离开过身上一日,哪怕现在穿着的新嫁衣,他也专门在内侧缝了个口袋放置那本薄册子,也就是说,岳不群不知从哪里寻得了葵花宝典,自宫习剑之后跑到黑木崖来滋事,他究竟是来争“天下第一”这名头,还是认为自己也知道这不男不女之秘才想来灭口?

哼,不自量力!不过无论如何,这人是留不得了,只是今日是与莲弟成亲的大好日子,见血似乎不大好啊……东方不败轻轻挣开一见岳不群扑来便将把自己揽到身后的杨莲亭,传音道:“莲弟放心,他不是我对手。”随即以攻为守,凭着比岳不群更快上几分的速度往他身上几处大穴攻去。

杨莲亭焦躁万分地在外围踱来踱去,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战况,然而只瞧得清一团红与一团紫,而且因为自身功夫不够,没瞧多久便开始头晕起来,不由越发愤怒起来。该死的岳不群,该死的五岳派,要是敢伤了东方一根汗毛,他非把华山烧得鸡毛都不剩一根不可!就像他去往临清后,一和教中人取得联系便派人去往少室和武当后山放了两把火,要不是自己当时已经交权担心差遣不了太多人,又哪里是两把火就可以解恨的,教方证和冲虚他们欺负自家婆娘!

杨莲亭心中担忧,东方不败却是优哉游哉,才试探几下便知岳不群修习葵花宝典时日尚短,而且招式上亦有些出入,于是便戏耍般地将岳不群逼得团团转,只为了将对方的剑法看个一清二楚。

身上没几分功夫的瞧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似乎势均力敌,岳不群却是有苦自知有口难言。在东方不败时疏时密的攻势下他只余防守之力,只有他自己最明白,自己的一招一式都是处在对方的引导之下,简言之,什么时候东方不败玩厌了,他便活不到下一刻。

岳不群眼睛都快红了。这怎么可能!他自信满满地召集五派,只等着将东方不败挑落剑下后率众一举剿灭魔教,之后他便将成为正派第一丰功伟业之人,再将来……一统江湖亦是指日可待!可谁想——哪怕直到方才,他都不相信自己会败在这么一个身着新娘喜服的男人手上,哪怕他的衣服确实漂亮得耀眼,不不,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得想个法子把东方不败比下去,天下第一这名号一定得是他的!

只可惜脑筋转得都快飞起来了依旧没想到什么招能从这个东方不败手下讨到好去,这厢东方不败已经将岳不群的招式探得差不多了,又眼瞅着杨莲亭愈来愈急的表情估摸着不能再玩下去,便嗤嗤点中岳不群胸前两处要穴。他没用几分力,那绣花针甚至只穿透衣衫刺破一丁点皮肤便收了回来,这可是他的大喜之日呢,不能见血,不能不吉利。

“莲弟,让你担心了。”东方不败眼角连扫都不扫软瘫在地上的岳不群一下,只喜滋滋地站在杨莲亭身边任由他上下检查自己有没受伤。

“嗯,算你还有点本事。”杨莲亭终于检查完毕,舒了口气把东方不败推到身后,往前踏了两步一脚踢翻已经毫无抵抗之力的岳不群,恨声道,“岳掌门,怎的行此大礼啊?来人,给我把他……废了武功关进水牢!”

杨莲亭可是恨不得立刻就把岳不群这扰人好事的伪君子大卸八块的,只是今儿个不是杀人的好日子,还是等明日再把他与令狐冲送做堆好了,他不是要找他逐出门墙的好徒儿么,明儿便能见上面啦,哼哼。

五岳派中“且慢”“住手”嚷成一片,不过除了担心师尊的华山派与挂心令狐冲的恒山派抢上前来,其他人都立得稳稳的,倒似看热闹一般,这“五岳”派一盘散沙的情状真正一清二楚。

东方不败扫了一眼便了然于胸,不过这与他毫无干系,眼下他心里只有一件事:“莲弟,我可不想和他们这么多人一个一个打,好烦,你帮我解决了可好?”

“哼,”杨莲亭横了东方不败一眼,本来就是他自己闲得跑出来跟岳不群过不去,谁想让他动过手了!“来人,把这些捣乱的都给我拖下去看起来,在我与教主的婚事结束前不准他们任何人再出现!”

前阵子五岳推举掌门之时场面闹得不小,泰山折了好几名高手,嵩山更是与华山结下仇怨,只来了几个倒向岳不群的无名之辈,衡山莫大云游在外自然也没出现,恒山剑阵倒是不弱,可惜定闲定逸两位师太早已圆寂,五岳众人又是被日月神教围在中央,长剑拔出没多久便教人一一卸了兵刃,连一炷香都没撑到。

东方不败瞧着五岳派众人没几下便被捆个干净丢作一团,才放心地拉拉杨莲亭的袖子:“莲弟,我这便回屋去啦,等你……等你来娶我过门……”

言到最末,东方不败竟有些羞涩起来,声音亦是轻不可闻,泛着红的脸蛋看得杨莲亭一阵口干,不过好歹没忘了正事,终是将人粗暴一推,粗声道:“还不快去,谁教你到处乱跑的,乖乖回去等着,我一会就来。”

东方不败眉开眼笑地没了踪影,徒留一干被教主“风采”震慑了的教众对着杨莲亭大眼瞪小眼。这可真怪不了他们啊,虽说早便知晓了教主要“下嫁”给杨大总管,也听说过教主的女装扮相十分惊艳,可架不住教主大人每日都窝在后山密院里,只有杨大总管和紫琳姑娘才进得去,他们这等喽啰,还真没见过教主的金面……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虽说杨莲亭就从没觉得东方不败难看过,但好歹还是分得清美丑的,不过此刻虽得意于东方不败日益精湛的化妆本事,但他可没想让一帮子大老爷们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家婆娘看,婆娘么,就是该放在自个家里的。

“咳咳杨总管真是好福气啊,没想到教主这么……这么漂亮!”赤旗旗主隋清一直在江浙一带,这回是教主大婚才被杨莲亭召回来,本来心里还觉着两个男人成亲那算哪门子事儿呢,谁想今日见上教主一面,竟生生嫉妒起杨莲亭来。

“行了行了,干活去!”杨莲亭得意洋洋地踹了隋清一脚,催着他把抱着手脚浑身抽搐但两眼发直还在不停喃喃着什么“天下第一”的岳不群拖走,“都别看热闹了啊,该干嘛干嘛去,要是耽搁了吉时,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哎——童大哥?你还真来了!”

“怎么,兄弟成亲,做哥哥的不能来?你们不将老子的话放在心上,做哥哥的可不能不认你们这两个兄弟!”童百熊黑着一张脸,虽说杨莲亭派人送来的喜帖让他一激动就给扯烂了,但好歹是自己两个兄弟瞎搞的亲事,就算他已经成了废人,让儿子孙子背也是要背上崖来观礼的,杨小子这表情算怎么回事,难道一杯喜酒都不让他喝么!

“哈哈大哥说笑了,来来来,里边儿请!”童百熊的话一如既往地讨人嫌,但看到他出现杨莲亭还是高兴非常,立刻热络地勾肩搭背起来,只可怜童百熊功夫废后身子大不如前,摇摇晃晃地得靠他儿子童壮龙扶住才没跌倒。

杨莲亭哈哈大笑,又说了片刻才重回门口迎客,神情相当诡异地收下了少林武当送来的贺礼后,便到了时辰。他这也是头回娶亲按着山下请来的媒婆说的,丝毫不敢出岔地一步一步做,等到憋出了汗地把整一套拜天拜地的流程完成下来,东方不败已是盖着红盖头让他牵在了手里。

杨莲亭盯着红盖头底下若隐若现的半截下巴咧出个大大的笑容,从现在开始,东方不败就正正经经是他杨莲亭的人了,活着只能跟他睡、死了也要跟他葬一块儿的杨莲亭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