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湖,船中风光胜雪景(四)

小说: 斗夫记:王爷真的很无赖(完) 作者: 月下浅歌 更新时间:2015-01-27 01:30:26 字数:735 阅读进度:63/527

船舱别致的厢房内,两个人静默着。

远远传来顶层莺歌燕舞的声音,飘渺仿佛来自天际,失了真切的感觉。

躺在床上,晕眩的感觉才稍微得到缓解,夏伊妃睁着眼,不时偷瞄坐在离床不远处似乎在想得出神的纳兰润。

是在想他喜欢的女子?

本以为把自己送来这里后,他就会回到宴会中去,想不到居然没走……还坐得稳如泰山。

虽说在陌生的地方有人陪着是件好事,可陪着自己的人是纳兰润……

“其实你不用在这里,我在这里躺一下就好了。”她翻了个身侧躺,视线平望着他,说这话的初衷绝对是善意的。

“我在这里让你感觉别扭了?”淡淡的口气,充满火药的味道。

这个人今天被踩了神经线,霜露儿、霜露儿~又不是我提起她的,干嘛把气撒在我身上?你就不能对我好点?

想着就丢回一句,“你也不想在这里不是吗~”

轻轻鼻斥一声,纳兰润斜眼瞥向她,“我们昨日才大婚,你觉得我可以丢下你一个人独自离开?”

病人的脾气向来都很大,不假思索就答道,“既然你知道我们是这种关系,为什么态度不能友好点?”

关系?纳兰润在脑子里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凝着眉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呃……她愣了愣,什么关系还需要我告诉你吗?债主、负债人的关系啊~

思考的间隙,纳兰润已经起身走到床边,略微低着那颗高傲的头颅,玩味的看着她,调笑的问,“你不会真的以为嫁给我就能做我的妻子吧?”

他那深邃的眸子里分明就是在鄙视自己。

“王爷,我不喜欢你,你当然也不喜欢我,可在外人眼里我们就是夫妻来的。”所以别用你那讨嫌的眼睛传达你讨嫌的思想。

兴许酒性发作,总之夏伊妃说话的口气也正义起来,当然是为自己正义。

不是我死皮赖脸的想嫁给你!谁稀罕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