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看不清的轨迹(二)

小说: 斗夫记:王爷真的很无赖(完) 作者: 月下浅歌 更新时间:2015-01-30 14:54:01 字数:726 阅读进度:386/527

最初玄担心血浓于水,夏伊妃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后会倒戈大漠自己的亲母兄弟那一方。

不过现在看来,仿佛是自己眼拙了。

他也不过只是一个看客而已……

关系不寻常的师徒二人在这不大的房间里相对无言,气氛是怪异的。

不多时外面进来名手握书信的杀手,见到玄也在此地,明显怔了怔,“教主,玄长老。”同时向关凌月双手奉上书信,“大漠来函。”

对于玄的存在,教中瑶姬一派的人都有所顾及,可他偏偏却又是关凌月的师傅。

这些年,玄都长留花都分教,越来越不受管束了。

看完信,关凌月冷眸扫了自己师傅一眼,没多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不用说瑶姬一定又有了新的打算,都这么多年了,无休止的斗下去有意义么?

抑或是说……人生,只剩下复仇。

“可怜……可怜啊……”玄在密室里发出令人听不懂的长叹,只觉得这位左长老愈发疯癫了。

……

润王府。

夏伊妃陪着乐儿疯了一下午,晚饭后,小家伙和她一起洗完澡,还要缠着讲故事。

结果故事讲完,小家伙没睡着,夏伊妃倒是先去见了周公。

纳兰润回到梅香居,发现那位夏小姐睡得香甜,乐儿乖乖的在房内玩,便叫赵妈来把她抱回沁心园。

而后自己也往书房去了。

他要等丫头幡然醒悟,亲自来跟他忏悔。

夜,又深了些。

夏伊妃一阵好眠,睡到自然醒,发现天还是黑的。

现在应该是深夜吧……

侧头望向身边,空荡荡的一片,她心里也有点凉。

爬起来,也没有想太多,披了件外衣就往外寻人而去。

王府里每隔一小段便有石柱造的灯台,外面用层轻纱包裹,冬季之外,里面的灯是不易被风吹熄的。

彼时一片沉寂,走在回廊里,夏伊妃能听见自己脚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