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君子不器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26 字数:2138 阅读进度:45/226

“小神童到了,大伙赶紧的,让出条道儿来……”

“嘎?这就是小神童?果然风采不凡,你看那长衫,你看那小脸长的……啧啧!”

“不错不错,小神童穿的衣裳,那叫一个儒雅,回头给俺家娃子也来一套,粘粘光先……”

杨钊在众目睽睽之下,小胸膛挺着,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高台。台上靠后坐着一排胡子差不多都白了的老夫子,其中就有苦大仇深的张老夫子。

李岫洋洋洒脱的站在高台的另一边,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杨钊。

随着两人站定,四周一片安静,成百上千的人将擂台围的水泄不通风吹难进,成百上千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人。

永乐县学的刘学政一看两人都准备好了,便知道可以开始了。

站起来走到台前,刘学政大声说道:“父老乡亲们,鄙人代县学的夫子们,被推荐为评判,今日此二人无论输赢,皆是以文会友,刘某在这里先谢过众位乡亲们捧场。”

“如此,废话刘某也就不说了,二人比试,现在开始。”说完,刘学政便退了回去,到了后排案几边,盘腿坐了下来。

倒不是他不想再擂台上放一些椅子来坐,只因张夫子竭力反对,刘学政无奈之下,只好采用了跪坐的方式。

远远看去。老夫子们都跟小学生罚跪似的,四张案几之后跪着一排老头,杨钊是怎么看怎么觉着怪异。

李岫仿佛天生就喜欢这种场面似地,一脸从容不迫的样子,拱手为礼,对着刘学政,道:“学政大人且慢,今日比试本来是互换出题对方答之。不过小子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刘学政代为出题,以防他人从中取巧,出什么太阳为何是圆的此类问题,您看如何?”说着斜斜的漂了杨钊一眼。

刘学政一听这话乐了,小子不错,很上道。出题这事儿,还是要像某家这种德高望重的人才行。随后刘学政的目光便落到了杨钊的身上,意思很简单:他已经说了,就看你上不上道儿了。

杨钊明知道他们是在做笼子,但鸭子上架,却也不能直接点破。缓缓舒了几口气,才才将心头的不平压下去,闻言回答道:“可以,县学夫子们德高望重教育英才,此次比试本就不是大事,劳动众位夫子,小子本就于心难安,如此还请学政大人出题。”

刘学政会心一笑:“既然二位如此热情,那本学政也就不矫情了。”

说完刘学政装模作样的和其他夫子商议了一番之后,才走到台中间,望着两人道:“经本学政和众位夫子商议,决定出题七道。一道释经,三道时政,最后再各自赋诗三。你对此可有异议?”

李岫露出一丝笑容道:“小子无有异议,还请学政大人出题。”

杨钊顶着一张苦瓜脸,心道俺就八岁,你们难道就不怕俺不懂这些吗?异议多了去了,谁会听?“小子也没有异议。”

刘学政好不容易碰到一次在近千人面钱露脸的机会,姿态自然要摆的足一些。见二人都同意了,才开口道:“如此甚好。我这第一题比较简单,你们可听好了。”

等杨钊和李岫都点头以后,刘学政才道:“子曰:君子不器!此句当何解?”

李岫立刻张嘴道:“子曰:君子不器。其意为君子不应当像器具一样。其意引申开来,是君子当博学多才,如此才不会像器物一样,只能作有限目的之使用。不知小子做此解,可对?”

刘学政立马点头默许道:“不错,此意却是不错。”随即面向杨钊道:“你且言来!”

言来?言什么?刘学政心中暗笑,这句子曰的话就这意思了,大家都知道。眼前的八岁孩子还能翻不出花儿来?

跟李岫一样就是抄袭,自然输了。当然不一样更好,可问题是就这四个字,能说出什么来?别人研究了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个正确的说法而已。

杨钊一惊,我太阳的,刘学政刚说完,李岫那边就又答案了,哪有这么快的?分明是串通好了嘛,可是就算他知道这明明是个大坑,却又不由得不跳。

低头思索了老爷子当年评讲论语时说的话,杨钊踌躇了一会儿,直到刘学政的脸色有点变了之后才道:“子曰:君子不器。君子何意便不用小子过多解释了,那么‘器’字该当何解呢?器之本身有三者,放诸四海而皆准,一是用途:有较为固定用途,如笔可书写,杯可饮茶;二是定量:有一定的容量,一升一斗皆容量也;三是定性:有一定的性质,柔软坚硬色度光泽也。”

杨钊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学政的脸色变了,紧接着李岫的脸色也变了,在他们的认知中,这种简单却不能玩出花儿来的小问题,竟然硬生生的让杨钊给玩出来了,这还了得?但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听下去。

“总而言之,将以上三点综合起来解释,便更为完整,君子不器即君子在个人品性修养时,不可像器物一样只针对某些特别的目地,而必须广泛地涉猎各种知识,培养各种才能;在个人之气度与态度方面,则应不像器物一般,仅有一定的容量,须要以宽广的胸襟来看待万事万物;在待人处事的原则方面,则不应像器物一般定型而一成不变,须因时因地制宜,采取最合宜的行为举止以收取最大最好之成效。如此不知学政大人以为然否?”

然否?太然了,杨钊的解释不但让刘学政想拍案叫绝,还让他有种想骂娘的冲动,钻研了一辈子四书五经,竟然没有一个八岁的孩子理解的透彻,这算怎么回事?

李岫也想骂娘,一句君子不器都能解释出这么多的道道来,这还是八岁的孩子吗?

难道说这么多夫子研究了一辈子的文章,都研究到狗肚子里了?事先传个字条都能传成这个德行。他xx的难道这些人小时候都让猪亲过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