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试院之前是非多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5 字数:2178 阅读进度:80/226

“那里那里……”王维站了起来道:“守备大人客气了,请坐。上茶。”

两人分宾主坐下,仆人上好茶之后,便退了下去。

张文泽寒暄道:“听说学士大人乃是蒲州祁县人?二十一岁便高中进士,当真前途无量,以后大人还要多多提携下官才是。”

“过奖了,本官不过是侥幸得中而已,当不得张守备如此夸赞。”王维说起客套话也是张嘴就来:“张大人执掌一府大权,为皇帝牧守一方,才是真正前途无量,那里用得着本官提携。”

张文泽哈哈一笑道:“大人过谦了,能得大人主持蒲州一府乡试,乃是蒲州学子的荣幸。哦,对了,今日犬子说要来拜会大人,不知……”

“有这等事?”王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道:“本官近日来一直闭门谢客,倒是不曾见过令郎。”

张文泽心中暗自腹诽王维,就在你门口被人打了,你一句不知情就完了?

“这个……犬子今日在大人门前被一歹徒所伤,现如今正在家中疗养。”张文泽咬牙装作笑容满面的道:“大人对此全不知情?”

“却是不知。”王维装作疑惑的道:“不知大人何出此言?本官日间忙于公事,未曾得到此类的禀报,不知令郎伤情如何?”

听到王维这么问,张文泽一阵不舒服,猫哭耗子也不能这样吧?

“不过是有几个下人看见伤了犬子的歹徒,进入了大人的府邸,故此下官才有此问。”

“张大人多心了”。王维十分肯定的道:“本官近日来闭门谢客,却是未见有何人进府,张大人怕不是弄错了吧?”

张文泽自然不会因为王维一句话就打道回府。王维越是不承认,张文泽就越觉得有问题。

“下官犬子生而好学,却不想遭此无妄之灾,如若大人能帮上一把,下官定会感激不尽。”

王维想了想,才道:“张大人此话怎讲?本官不过是主持乡试罢了,如何帮得上张大人的忙?再说今日却是未有人进府,难道张大人信不过本官不成?”

“下官那里是信不过大人。”张文泽很有些打掉牙往肚子里吞的感觉,明知道人是进了王维的府中,却偏偏又不能将之拿出来说事儿。

跟王维撕破脸摊牌,张文泽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最终还是认为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最好不撕破脸,小不忍则乱大谋。

“下官听闻伤害犬子之人,乃是此次参加乡试的贡生。大人您想啊,乡试乃是为国选材,此等歹徒若是鱼目混珠,岂不有损大人名声?”

“哦?竟有此事?”王维一脸惊讶的道:“年轻人年少气盛本无可厚非,但好勇斗狠,伤人之后潜逃而走,却非我辈读书人所为。此事堪当引以为戒。以警后来之人。”

“大人所言甚是。”张文泽道:“故下官意欲画图绘影通缉此人,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维迟疑的道:“如此作为当无可厚非,但本官依然认为此举不妥。乡试在即,如若因此扰了众位贡生的心,怕是得不偿失吧?”

“既然大人如此认为,那下官便依大人之意。”

张文泽道:“不过本官认为,伤害犬子的歹徒既然是贡生,那我等不如在乡试结束之后,于试院门前,将学子们一一验明正身,以便缉拿歹徒,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王维没有想到仅仅因为他儿子被揍了一顿,张文泽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这不是摆明了不拿乡试当回事吗?人家学子一个个的考试,出来的时候比进去查的还严格,这算什么事儿?

要是传出去,跟指着王维的鼻子骂他无能又有什么区别?张文泽一招欲擒故纵,看似要秉公执法,却是有些明目张胆的逼迫王维了。

其实张文泽也没指望考试之后,就能将人抓住,他这么做,不单单是让王维掉面子,还是要彻底将王维一军。

考完乡试,将众学子留下,看看里面有没有歹徒,只要这时有学子闹点事,完全可以借机将事情扩大。弄一条渎职的罪名在王维身上并非是难事,这时朝中再有人跟着参上一本。王维就算能全身而退,也得拔层皮下来。

王维脸上一冷,道:“州府捕快,竟然连两个伤人的歹徒都抓不到,非要在乡试之时出手,张大人此举有些过了吧?”

“大人莫要误会。”张文泽一脸我是为你好的样子道:“伤人的歹徒乃是贡生,下官此举乃是为了大人声誉着想,为国选材岂能夹杂歹徒?”

王维冷着脸讽刺道:“如此,本官还要谢谢张大人了?”

张文泽仿佛听不出王维的讽刺似的,道:“此乃下官分内之事,如何当得起大人一个谢字,大人此举羞煞下官了……”

…………………………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张文泽走了。

至始至终,王维都没有想到,破解张文泽这一招的办法。

面对着口口声声为国为民的张文泽,王维犹如老鼠拖龟一般无从下手。他是主持乡试的,按照朝廷的规矩,根本没有权利伸手进政府刑侦这一块儿。

虽然可以强硬的不让张文泽派人搜查学子,但是学子中竟然有伤人歹徒,这样一件事情传出去,甚至比渎职的危害还要大,朝中那帮子吃饱了没事干的御史,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事。他们都是说参谁就参谁的主儿,而且按道理讲是参错了也无罪的。

感觉到事情似乎陷入进退两难的王维,郁闷了……

杨钊和杜甫慢慢的从后堂走了出来。

看到王维愁眉苦脸的样子,杨钊微微一笑道:“老王被难为住了?”

“子午你还好意思笑,要知道这事儿可是你惹出来的。”王维道。

杨钊不以为意的道:“老王你就是老实人,他张文泽既然敢在乡试考完的时候搜查学子,那就说明他肯定会暗中派人制造矛盾。既然防不胜防,那老王你为什么不立刻动手,将这把火烧到他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