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一路见闻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5 字数:2192 阅读进度:93/226

官道之上两辆马车并前后相随,徐徐前进之间扬起了一路尘土。

杨钊和杜甫二人坐在车厢之内,向长安而去。

乡试结束以后本来是有刺史设宴款待众位得中秀才学子,可是的是陈光世已经被押解进京,虽然有学政代为宴请,但终究在规格上低了些。

杨钊最终获得了乡试第一,成为永乐神童的另一项荣誉。

远在杨府庄园的张氏,在接到刘昌平派人的贺喜之后,高兴异常,愣是在没有杨钊的情况下,大宴了众位乡亲一次。财大气粗的张氏摆了二十桌酒席,结果依然没够,来来往往贺喜的人,让张氏做梦都有笑醒的感觉。

而此时,前往长安的杨钊却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麻烦事儿。

杨钊一脸牙疼的坐在车厢之内,满脸痛苦。

“守义,你的意思是……”杨钊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老师。”王庆的脸上也满是痛苦:“按照原本说的,出了蒲州东行八十里就会有一处私驿,我等也应该在那里下榻,可是我等已经行了至少八十里,这里却什么都没有。”

杜甫淡定的补充道:“也就是说,我们迷路了。”

一帮子没有出过远门的人,在荒郊野外迷路了,还是在没有指南针和地图的基础上迷路的。这让杨钊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蒲州一去长安近千里,要是按照这样的程度迷路,杨钊哭死的心都有了。

“悔不该当初找一个向导的,如今却是麻烦了……”杨钊感慨的说道。

但是随即他便现杜甫一脸淡定的样子,仿佛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

这一现让杨钊欣喜异常:“子美兄,看你淡定异常,似乎胸有成竹,你一定知道该往哪儿走,对不对?”

“不知道。”杜甫回答的很干脆:“我又没来过这里,怎么可能知道?”

杨钊没好气的道:“处变不惊淡定自然,不知道你还一脸武侯算尽天下的样子,耍帅呢?”

“没那意思。”杜甫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不是以前也迷过几次路,习惯了,就没什么好惊讶了嘛。”

“忽悠,你接着忽悠吧!”杨钊愤愤的道:“有本事你想个办法出来,别整那些没用的。”

杜甫悠然一笑,道:“子午你还别说,我倒是真有一个办法。虽然笨了点,但很实用。”

“哦?”杨钊惊奇的道:“子美兄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杜甫端起了架子,道:“拿壶好酒,润润喉咙先……”

杨钊立马拿出一壶酒,捧着送到杜甫的手里道:“这总该说了吧?”

“长安是不是在蒲州的东南方?”杜甫一脸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样子说道。

杨钊点头。

“咱们虽然不知道身处何地,但总是离蒲州不远,这对吧?”

杨钊再点头。

“那不就结了,又不是不知道方向,朝着东南方走就是了。什么时候碰上人再问就是。”

杨钊郁闷了,这么简单有效的方法,他竟然没想到,反而让杜甫给趁机臭了一把。又陪进去一壶酒,多少有些冤了。

“守义,就按照刚才子美兄说的办……”

一路上山山水水,杨钊杜甫二人坐在马车里,挑开布帘,看着外面的风景。原生态的风景自然是很有看头的。四月是一个很美的季节,自然中应经有了浓浓的绿意,加上清风和煦,春日浓浓,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日夜晚,杨钊一行人磕磕绊绊的总算是找到了一处看起来像是村庄的地方。跟蒲州府热闹繁华所不同的是,这里很安静,也很贫瘠。

杨钊等一行两辆马车驶进村庄的时候,自然引起了很多小孩子的围观。结果被王庆一人一块腊肉干粮,全部打了。最后到处找人家借宿的杨钊等人,被请到了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也就是村正的家里。

一行人安顿下来之后,杜甫和杨钊双双以给长者请安的名义,跟村正闲聊了起来。

能得到文人的尊重,年近古稀的村正笑的满脸褶子,没口子的夸两个后生懂礼节,是人才等等。也是这个时候,杨钊才知道他们依然是在蒲州的境内。

“老人家,你说这里也属蒲州府?”杨钊很稀奇的问道。

老头很实诚的回答道:“没错,这儿还是蒲州府的地界,从这儿往北,走上二十多里,然后上了官道再往东南拐,就出蒲州地界了。”

“那老丈,您知道去长安具体的路不?”杜甫问道。

“这个,俺年轻那会儿,也确实出去过。”老头儿想了想道:“蒲州倒长安,大致还要经过蒲津关和同州。这是俺知道的最近的路了。不过最近听说这路不好走。”

杨钊来事儿了:“不好走?难道这太平盛世的,还有强人拦路剪径不成?”

“后生,你还真说着了。”老头严肃的道:“蒲津关和蒲州之间有个两不管的地带,听最近的路过的商客们说,好像还真有剪径的强人。”

杜甫白眼一翻到:“子午就是个乌鸦嘴,一说就中。”

杨钊也跟着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杜甫:“老人家您继续讲。”

“据那些商客们说啊。”老头一副摆开龙门阵的架势道:“这些个强人,都是狡诈凶残之辈。向来都是杀人越货。官府剿了几次,他们都逃之夭夭,等官军一走,又呼啸而聚。惹得过往的商客要么绕路走,要么就请镖局护送……”

“呀呵?这么狠?”杨钊摸着下巴道:“看来都是职业强盗,而且人数并不多。不然这个毒瘤也留不了那么久。恩,老人家,还有呢?”

“没了。”老头拄着拐杖笑眯眯的很慈祥:“老朽也就知道这些,还是听那些留宿的商客们说的。不过你们几个后生倒是可以在这里多留两天,等着和别人一起上路会稳妥些。”

对于老头的话,杨钊倒是没有怀疑,现代社会都富裕的到处冒油,还有半路上打劫,拎人家包的呢,拦路抢劫这种事儿到什么时候都不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