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暖日江山丽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6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04/226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李婉芝,那眼神嗖嗖的,公子哥们恨不得用眼神就把小姑娘给勾搭走。

韶华公主艳光四射,美得没有天理,但是真正想娶公主的人却很少,那些子官宦子弟要是娶了公主,哪跟请个亲娘回来伺候差不多。不但要早晚问安,还终生不能纳妾,平常去喝回花酒回来还得被公主削一回。

如果这样的话,为了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有些人也能忍。但是那不叫娶,而是叫做尚公主,按照朝廷的规矩,公主有自己的府邸,碰上一个较真的,驸马要是想见一次公主,比申请银行贷款的手续还多。

公主高兴了,你是驸马,公主一不高兴,驸马也只能守活寡。人家三妻四妾的风1iu快活,驸马只能跟后娘养的孩子似地,吊着七上八下。娶公主从来就不是件好事儿,特别是大唐的公主,幺蛾子也往往是最多的。

但娶个郡主就完全不一样了,李婉芝的老爹是宋王李成器,是老男人的亲哥哥。李婉芝具备了公主所具备的一切,偏偏又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本身又是远近有名的才女。狂蜂浪蝶自然蜂拥而至。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李婉芝坐在古琴前方,玉手轻抚之间,优雅而清新的琴声自从响起的那一刻,便成为焦点。惹得一帮子狂蜂浪蝶小眼睛瞪的滚滚圆。

良久一曲终了,李婉芝技惊四座,周围的观众拍起手来格外卖力。杨钊端着酒杯小声的问道:“老王,感觉如何?比那些个木鱼禅唱好听吧?”

王维一副老夫子的样子,微闭着眼睛,根本不接杨钊的话茬,他跟杨钊相识是因为佛,但是跟杨钊的分歧也是佛,对于杨钊闲了没事撩拨两下的态度,他早见怪不怪了。

李婉芝下去以后,韶华公主又一次轻启朱唇道:“此次诗会,本宫有幸请来了王维王大人作为评判,各位才俊不妨各展才华,莫要让王学士小看哦。”

美女一句话,丑男跑断腿,下边的人可以不追求公主,但是却绝对不敢抹公主的面子。特别是韶华公主这种准Boss级别的美女。

“各位都是饱学之士,不如就眼前这大好春日赋诗一如何?”韶华公主玉手轻挥之间便出了一道题目。

谁第一个充大头?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抛砖引玉说起来好听。可是谁喜欢当砖头呢?

下面的老表们都眼巴眼望的瞅着别人,希望揪个倒霉蛋出来,可巧的是,杨钊偏偏就因为一句婉芝二字成了公敌,所有人的目光刷一下全盯到了杨钊的身上。

杨钊一抬头,吓着了,几十双目光如刀的眼神,刷刷的飘过来,感觉跟拉面师傅做刀削面似的,嗖嗖的几声,面皮就全飞进锅里煮了。

“这个……”杨钊端着酒杯,眨巴眨巴眼睛,很不好意思的道:“诸位都看着在下干嘛?怪不好意思的,嘿,嘿嘿……”

看着杨钊装傻充愣,一个老表站了起来:“在下李岩李山石请了,兄台大名,我等如雷贯耳,这开局一诗,就劳烦兄台,我等恭候大作。”

“我的名声都传到京城长安了吗?”杨钊笑得跟隔壁二傻似的:“你看看这名声太大了就是不好。对了,山石兄,你说说我叫啥名字来着?”

“你……”李岩指着杨钊哑了,瞪着眼睛,一如瞅见蚱蜢的蛤蟆似的,光鼓嘴,就是说不出话。他哪里知道杨钊叫啥子。

“我知道我名气大,可山石兄也不用这么激动吧?”杨钊典着脸,并没有往死了逼:“算了,兄台你坐下吧。不就是一诗吗?你看你激动的。我别的没有,就是诗多,写春日的是吧?”

杨钊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酒润润喉咙,然后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

一帮子老表们,也想看看杨钊是不是真有才学。把杨钊当做情敌的他们,自然要了解一下对手,好知己知彼,一个个脖子伸的跟长颈鹿似的。

杨钊大手一挥,姿态摆的十足,可是说出的话,全让所有人都有一种暴打他一顿的想法。

“恩,老杜,你上,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诗。”

“啊?”杜甫刚来及出一个单音,便被杨钊给一把推了出来。

站在正中的杜甫刚想走回来的时候,杨钊已经赶鸭子上架似的鼓起掌来,杜甫一见这架势,得,留下吧,一声不吭的回去坐着可就丢人了。

丢人二字对于未经磨砺,还年轻着的杜甫而言,绝对是一件不充许生的事情。略一沉吟,杜甫朗声而道:“暖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杨钊刚想来两句评论给杜甫长长脸。

王维已经深得诗中三味,一拍案几,大声道:“好诗。前两句写静,后两句写动。动静之间,诗中有画,好诗。”

王摩诘那是什么人?一代级才子,当初十六岁进京赶考时,可是引起轰动的人物,如今身居朝廷二品大员,一手掌管吏部,要才有才,要名有名,要权有权的牛人。他说好,那就是真的好。

站在正中的杜甫,面对着那些老表们附和的叫好声,谦虚的低着头,说了两句过奖,便又坐了回来。

看着杨钊笑眯眯的样子,杜甫很像掐死他:“子午兄,你竟然推我出去,你你你……”

可惜老实人杜甫不会骂人,不然他一定会让杨钊狗血淋头,尽管能在这种场合露露风头,小青年杜甫的心里还是很乐意的。

“哎,我说老杜,这风头可都是让你占了。”杨钊嘴歪眼斜的道:“怎么着,这样还不满意?这么扬名的机会,兄弟我都让给你了,知足吧你……”

翻了翻眼,杜甫懒得跟杨钊计较,反正杨钊的歪理多,要真是扬名的机会也就算了,傻子都能看出来,杨钊这是拿他当挡箭牌呢。

在杜甫看来,应付这种小场面,杨钊自然有办法。将他给推出来,虽说有些瞎胡搞的意思,但替他扬名这话倒也不全是假的。

“老杜!”杨钊用肩膀撞了一下杜甫道:“你瞅瞅,人家公主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哦。”

“有什么不一样的?”杜甫飞快的看了韶华公主一眼,道:“子午,我才十九,不要叫我老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