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打他板子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6 字数:2178 阅读进度:112/226

王府,后院。

李婉芝坐在靠近池塘的小亭中,身边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丫鬟兰儿。院门口站着几个傻乎乎的大兵。在凉亭的不远处是宋王李成器最引以为傲的牡丹园。

李婉芝几次将手给放到了古琴上,却始终奏不去一完整的曲子。兰儿恭敬的站在一边,没有打扰也没有说话。

良久,李婉芝才道:“将古琴收起来吧。今天没心思弹了。”

兰儿伸手将旁边的暗黄色的锦帕,拿过来覆盖到琴上:“小姐曲不成调,怕是心乱了哦。”

“死丫头,这次你又想说什么?”李婉芝欲盖弥彰的咋呼道。就像是韶华公主的心思瞒不过她一样,她的心思也同样瞒不过兰儿。

将古琴包好,放进旁边的琴盒。兰儿才道:“小姐,你说人家杨公子,这会儿应该在干什么呢?会不会像小姐一样在抚琴?”

“本小姐管他干什么呢。”秀颈一昂,李婉芝强辩道:“哼,答应我说是能飞上天的。到时做不到,我就让他飞天无路入地无门。”

“恩恩,小姐英明。”兰儿的小脑袋点的飞快:“那位杨公子是该教训教训,太无赖了,第一次就敢称呼小姐的闺名。太可恶了。”

随着兰儿的话,李婉芝的心思不由得飞到了几日之前的韶华诗会。

想起了那天杨钊的态度。她很疑惑杨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看似洒脱非常,但又深藏不露。特别是那偶尔在脸上浮现的一丝坏笑。让李婉芝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对,就是感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即便是弯着腰,李婉芝也感觉不到杨钊身上有任何一丝谦卑。身份低下却又没有任何谦卑的人,李婉芝没有见过,也许整个大唐都没有一个。

即便是闻名天下的李白,李婉芝也没有过这种感觉。李白很孤傲,孤傲倒只用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就能掩盖一切。但那仅仅只是掩盖,而不是没有。

但是在杨钊身上,李婉芝就感觉不到。

第一次见公主,李婉芝就感觉到了杨钊的不同。在公主面前敢放浪形骸无拘无束的人,她见过。但是第一次见,就敢把公主当做多年老友似的人,她不但没有见过,同样也没有听过。

最为神奇的还是,杨钊逗她笑的那一会儿,喜欢溜须拍马逗她笑的人很多。这并不稀奇,真正稀奇的是,杨钊的态度,那敢情跟对邻家的小妹妹一样,根本就没有把她郡主的身份当回事。而那种人与人之间,很纯粹的贴近,并非高墙大院的王府之内所具有的。

常言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的王府?虽然李婉芝是宋王的掌上明珠,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越于王府的规矩之上。所以自由这两个字,李婉芝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没有想过。杨钊给他的态度偏偏就是这样的两个字。只不过李婉芝并不明白而已。

至于让她飞天的承诺,李婉芝最多只当那是一个措辞拙劣的笑话。古往今来,飞这个字跟人就从来没有沾过一点边。

“唉……”在心中一声叹息的李婉芝就在想:“也不知道她送去补药一事,杨钊能不能体会出自己的意思……”

“小姐。”兰儿拉着李婉芝的袖子摇了了两下:“你说兰儿的主意,到底好不好?”

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的李婉芝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兰儿那大大的眼睛:“好,兰儿说的很好。呃,对了,兰儿你说什么来着?”

哭笑不得的兰儿只好重复一遍道:“小姐,兰儿是说,不如将那个无赖给抓起来,就说他冒犯郡主,打他板子给小姐出气,好不好?”

“好你个头。”说着李婉芝站了起来,向:“我们走吧。”

兰儿在后面叫道:“小姐,我们干什么去啊?”

“去给父王请安……”

“那小姐等等我……”兰儿抱着古琴盒连忙追了出去……

…………………………

于此同时,李府后院,书房。

李岩端着茶碗坐在对面,看着一门心思读书的李岫。心底却在思索要不要告诉他家哥哥,杨钊已经进京的事情。衡量了半晌,李岩还是觉得说出来更好。

反正杨钊已经参加了诗会,李岫迟早会知道,那倒不如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尽管这样很有可能刺激到李岫。

“哥,我想跟你说件事。”李岩把玩着茶碗盖道:“不过说之前呢,你得冷静。”

“哦什么事,你就说吧。”李岫继续读书,头也不抬:“放心,我很冷静。”

“是这样的。”李岩将茶杯盖放下,才道:“前几天参加韶华诗会时,我碰见一个人,这人哥哥也认识。”

“哦?我也认识吗?”李岫看完一页,翻开另一页接着读:“韶华诗会,长安城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都去了,遇见一个长安的熟人,有什么好奇怪吗?”

“这人不是长安人。”李岩道:“他叫杨钊,蒲州永乐杨钊杨子午。”

“是他?”李岫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书给甩出去:“他竟然还敢来京城?恩,你接着说。”

看着极力压抑着激动的李岫,李岩道:“他还做了一诗,很好的那种。”

“就这些?”李岫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道:“没有别的了?”

别的当然有,但是李岩却不怎么好说,毕竟那都是他丢人的事儿,把自己的丑事向外宣扬,即便是面对着自己的哥哥,李岩也不会干。

“恩,我倒是和他聊了两句。”李岩逐字逐句的斟酌道:“他还提起兄长你了,说是永乐一别,至今已过八年,说你年龄是涨了,就是不知道学问涨了没?”

李岩一句话,成功的撩拨起了李岫的心思。当年的比试看似不分胜负,实际上李岫输的一塌糊涂,这基本上已经成了他心里永远的痛。属于点火就着的那一块。

“哼,他不来找我,我还要找他呢,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

“好像是听说他住在昌平酒楼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