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没完没了一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6 字数:2130 阅读进度:124/226

李岫翘以盼的等着,他很希望杨钊能来,苦读经年之下,他自认不会再输于杨钊。

泽水诗会是在太学的后院举办。不大的院子里有着假山池塘,环境优雅。

杨钊抱着滑翔翼回道昌平酒楼的时候,激动的一夜都没有睡着,来到太学,杨钊拿出李岫送的请柬,大模大样的走了进去,至于杜甫,没有请柬,所以根本就没有来。睡眠严重不足的杨钊,嘴巴张的老大,进去之后左弯右拐的只想找个地方小迷一会儿。

诗会的规格很有档次,连酒都准备了,大约四五十人的样子。

园中青衫飞扬,一个个受邀而来的学子,都是一脸儒雅,个个自命不凡。在诗会还没有开始之前,三五成群的聊着一些年轻人所关心的话题,什么你对于中进士有着多大的把握,他对于经学又有了新的感悟等等。只有杨钊一人,静静的坐在假山的一角,手捧着下巴做磕头状,点一下,再点一下。

所有人看到杨钊这个样子,都不自觉的离他远一些,仿佛他身上有胶水,一挨就会沾上。

寅时一到,国子监祭酒孔德昌作为主持人,便站了起来,手里端着一杯酒,说道:“大考之后,邀请诸位学子到此,一来值此春夏交接之时,遍赏泽水风光,二来众位才子于榜之前,共聚于此,也算一段佳话。”

还有一点,这老家伙没有说,那就是科考完成之后,还要给一些名声比较大的人一次机会,诗会本身就是他们展示才华的一个机会,考试要是考砸了?没关系,运气好的话,这儿也是一条出路。说的难听点,来这儿就是来显摆的。

唐时,会试没有涂名制,这样的查缺补漏还很需要。孔德昌作为孔子的第三十五带玄孙,这事儿,也只有他这种范儿的人,来主持才不会落人口实。

老男人小时候被武则天给屈过,所以废除了大部分武朝留下的制度规章。特别是武则天选材的制度,除了样式上没咋变之外,录取的进士数,整整比武则天时期少了五分之四。有救时宰相之称的姚崇,并没有胆子去跟老男人车对车的顶牛,只好策略迂回的想出这么一个不遗贤才的法子,算是查缺补漏。后来约定俗成,一直举办至今。

找了一会,现杨钊竟然睡意正浓的在假山的旁边打盹,李岫乐的眼睛都没有了,睡吧睡吧,留下目中无人的印象给这些字青年才俊,杨钊以后的日子可就苦了。

不过在看到孔德昌说话的当口,李岫心思一转,又想到一个冒黑烟子的主意,只见他走到杨钊的旁边:“喂,杨兄,杨兄快醒醒,诗会开始了……”

“开就开吧。”杨钊睡眼朦胧的拍开李岫的手,嘟囔道:“别吵,没看见正困着呢嘛?”

李岫逮着杨钊的胳臂一扯:“起来吧你,德行,敢当着这些人摆谱,不想过日子了你。”

杨钊迷迷糊糊的被李岫给扯进了人群,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中间,随着其他人听孔德昌的唠叨:“诸位都是一时才俊,这泽水诗会,还望众位不要藏拙,本次诗会题目不限,绝句律诗皆可,下面诗会便正式开始。不知哪位才子,来作这第一呢?”

李岫鬼鬼的让到杨钊的身后,在他的几个铁哥们的掩护下,大喊一声:“我来。”然后对着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杨钊,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到了杨钊的屁股上。

可怜的杨钊就这么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李岫阴着了,失去平衡,跌跌撞撞,直接向着孔德昌冲了过去。

杨钊这时也清醒了,脑门冒汗的弯着腰撅着屁股,双臂张开,想要掌握平衡,但越是这样,越是平衡不了,那德行跟恶狗抢那啥似的,怎么也刹不住闸。

眼看还有四五步就要撞到孔德昌了,杨钊干脆破罐子破摔,脚下一顿,腰部用力,双手撑地,借着冲劲儿,一个鸽子翻身,潇洒的如同孙悟空驾驶筋斗云一般,使尽了浑身解数,总算没有当场丢人。

前仆,弯腰,伸手,空翻,然后站稳,杨钊跟耍杂技似的,保住了颜面。站在场中,一连串动作那叫一个潇洒,青衫飘飘,那叫一个玉树凌风。当然,要是没有屁股上那个大大的脚印,就更完美了。

表面上杨钊一脸淡然,实际上心里已经订好了一个邪气十足的计划,是要把李岫给扒的脸皮不存,不然,这口恶气,他杨钊就是憋死,都咽不下去。

所有人都看出了杨钊是被人陷害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都等这看笑话,主持公道的事儿就留给那自命清高的孔老夫子吧。能进太学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背景深厚的家伙,这些人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多少正义感。尽管也有人对杨钊持同情态度,但是作为主持人的孔德昌都没有话,自己上去说道,就会显得不敬上官不知进退了。

孔德昌对于这种互相陷害的事情,见识的太多了。老家伙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任何变化:“这位公子好身手,却不知姓甚名谁?”

杨钊站稳以后,本想说我是打酱油的来着……但是人已经上来了,只好抱拳为礼,回道:“学子蒲州永乐人士,杨钊杨子午。”

孔德昌不置可否,似乎对于杨钊的名字不大感冒:“那好,杨子午,这第一诗,便由你来作,如何?”

杨钊一脸淡然的道:“一诗而已,有何不可。”

说着杨钊一脸我是曹植,可以七步成诗的架势,若无其事的伸手将屁股上的鞋印给拍掉,吟道:“笑舞狂歌二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吟道莫损心头一寸天的时候,杨钊的的眼神如同刀子,直刺一旁正笑的死去活来的李岫,那意思很简单:等着吧,这事儿,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