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没完没了二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6 字数:2174 阅读进度:125/226

孔老头惊讶了,嘴巴张的跟河马似的,两只小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杨钊,很有看见国宝熊猫改吃肉的感觉。

杨钊名声不小,但毕竟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江山代有人才出,大多数人都认为当年的那个惊采绝艳的小神童,早已泯然众人,未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好诗,好诗。”老家伙自来熟的道:“子午如此文采,当真是英雄出少年,此诗大好,飘渺间彻悟人生,豪放之余,自有一番境界。读之如饮佳酿,细品间回味无穷。好。”

杨钊愣愣的看了老家伙一眼,没想到这老家伙,只用如此短暂的时间,就把握住了这《言怀》的精髓,能当国子监祭酒,水平果然不是吹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场子找回来,杨钊的眼睛喷火似的开始在人群中搜索,誓要把刚才踹自己一脚的王八蛋给揪出来。

李岫畏畏缩缩的偷笑着,极尽猥琐的躲在别人身后,从人群的空隙间露出个脑袋,满脸的嘲笑的表情,好像从骨子里透出来似的。

看到杨钊的目光刷的一下飘过来,那眸子跟刀子似的,李岫嘿嘿一笑道:“杨子午此诗大好,各位,让他再来一如何?”

几个站在他身边的家伙,那里能放过这样一个机会,都闹哄哄的道:“对对,再来一,我等恭候杨子午大作。”

在极短的时间内写出一经典的诗很容易,灵感来了就成。但是要在更短的时间内,接二连三的写出来,就是李白也得费上一番大心思。

至于杨钊,在李岫看来,还差了一些。

“没问题,别说一。”杨钊大大咧咧的走到旁边端起一杯酒,道:“就是八十都有,不过有个问题得先解决。”

“哦?甚子问题?”孔德昌一脸主持大局的模样道:“且说来。”

杨钊继续保持着能杀人的眼神:“就在刚才,我站在那里,是哪个王八蛋把我给踹出来的?有胆子就站出来,文争武斗任你选,跟在下决一雌雄。”

所有人都被这话给雷的外焦里嫩,这样的事儿还可以拿到台面上来说?

众人都是官宦世家,名流才俊,在这么一个高规格高档次的场所,口出狂言绝本就很失礼,再这么不依不饶,这不是让人看不起吗?

但出乎意料的是,杨钊他偏偏就这么做了。

“怎么?有胆子做,没胆子认?”杨钊张狂的指天画地,道:“君子之道在于正身,正身之道在于明理,孟子曰: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曰:浩然之气。你不是君子,但你要还自认是个人,就给我站出来。”

李岫不笑了,杨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真要没玩没了,不依不饶,谁也没有好办法。尽管这个时候,有不少人都开始疑惑:这愣头青是哪儿蹦出来的?怎么就不知道进退,等回头再报复不成吗?没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李岫三步走到前方,当着所有人的面充救世主,说话那叫一个豪气:“别人不屑与你一般见识。我李岫却不能任你张狂,你要战,我便来战。”

“靠……”杨钊被气的七窍生烟,这孩子学精了,眼也不眨的扯谎,无耻的让所有人都甘败下风……

狞笑一声,杨钊抬脚冲了上去,抡起大巴掌,找准李岫的一张俊脸扇过去:“要战是吧?我单手也能打的你满地找牙。”

李岫眼见着杨钊大巴掌呼呼的没头没脸的招呼,心底一惊,立刻喊道:“停,君子动口不动手,我选与你文争。”

杨钊的巴掌硬生生的停在了李岫的脑门向上一寸许的地方,这种场面真要动手伤人,丢人可就丢大了,诗会毕竟有着诗会的规则,随便打破规则,除了得罪所有人,一点用都没有。

杨钊有些猖狂,但并不是没脑子,火归火,没眼色的胡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没出息,不敢比武,怎么不早说?”杨钊若无其事的收回巴掌,道:“文比是吧?说,你想比什么?”

“身处泽水诗会。”李岫面带鄙夷,虽然被吓的不轻,但依然死撑:“你说能比什么?”

“那好,就比作诗。”杨钊面无表情,仿佛刚才冲上去要揍人的不是他一般:“孔祭酒孔大人,以及各位都是才高八斗的饱学之士,今日就劳烦众位,为我等二人做个裁判,如何?”

“也好。”孔德昌看到杨钊这么给面子,只好点头道:“这样吧,你二人一人一,交替而来。我等秉公而断,如何?”

李岫拱了拱手道:“麻烦大人了,如此我先来一,请大人品评。”

说着,李岫用眼角漂着杨钊,走了几步,吟道:“夏风怜泽水,太学试文章。无知杨家子,也敢争猖狂?”

杨钊眉头一皱,这是吃果果的人身攻击。

“就这点水平,你李岫也敢拿出来丢人?”杨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削削李岫,然后将手里的酒一口灌下去,继续显摆着曹植的架势,吟道:“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小人多得志,君子岂无用?无知李家子,莫欺少年穷。”

前四句写霸王项羽,怒其不争,那是经典,不用说了,后四句写现实,顺带损损李岫,虽说前后衔接,看起来似是而非,不过无所谓,杨钊皮厚扛得住。

用后四句将自己处于弱者的地位,不但获得一些人的同情,顺便显摆一下自己的不屈。杨钊的算盘打的十分精明。至少有着前四句存在,这诗可比李岫的要出彩多了。

吟完,杨钊也一脸正人君子的望着李岫,道:“诗,好坏先不说,像你这样,只会人身攻击的也算是诗吗?这一比之你的如何?”

李岫被憋的两眼青,本来他只不过想在开局的时候,损一下杨钊,根本没有想过用这样的诗,去争什么胜负。纯粹开局给个下马威。没想到杨钊扯着尾巴不松手,借机下套,使他先输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