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甲等第一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7 字数:2228 阅读进度:130/226

“杜兄?”诗会过后,杨钊躲在房间里着实清闲了几天,而这几天,他最大的兴趣就是骚扰隔壁的杜甫,喊了一声之后,杨钊便直接走了进去,一点都不跟杜甫见外。

见杨钊进来,杜甫放下手里的:“子午睡的可好?”

“好,睡了进六个时辰。”杨钊扭着脖子道:“差点睡落枕了,能不好吗?对了,杜兄在忙什么?”

“在看子午兄在泽水诗会上写的大作。”杜甫笑容满面的道:“子午这将进酒一出,天下谁堪争锋?”

杨钊老脸通红的看着杜甫,那德行很腼腆:“这个……有老杜兄谬赞了……在下的拙作,实在是……有些不入行家法眼。”

“子午谦虚了不是?”杜甫放下手里的:“现如今整个长安都传遍了,说子午当时三杯酒,走七步,便得诗一,风度翩翩玉树临风,可谓是青年才俊中的翘楚。”

“夸张。”杨钊眨巴着眼睛道:“我怎么不记得我有那么强悍?”

杜甫嘿嘿一笑的道:“子午想知道人家传的最凶的什么吗?”

杨钊一脸我不喜欢八卦的样子摆谱,等了半天,杜甫竟然只是笑,并不说话,杨钊拿捏的架势摆不下去了,才问道:“传的最凶的是什么?”

杜甫一副就知道你耐不住的样子道:“那今天的午餐?”

“我请!”杨钊底气十足的拍着胸脯道。

“那明天的餐饭呢?”

“我还请。”

“那以后所有的餐饭呢?”

“我全包了。”

“子午果然财大气粗,既然子午坚持,杜某便只好笑纳了。”杜甫一边惬意的抿着茶水,一边看着杨钊自己钻进套子里,心情格外舒畅:“外界传说的最凶的,就是子午兄的酒量到底有多大,能一个人放倒五六十……”

“我倒,这些人还真是无聊的可以……”

转眼杨钊痛心疾的看着杜甫,道:“杜兄?”

“恩?”杜甫应了一声,接着抿茶水。

“你学坏了啊。”杨钊语带暖昧,貌似感叹的道。

“我呃,咳咳……”杜甫被呛着了,随即怒目而视,须皆张的看着杨钊,道:“子午兄,你要再用这种暖昧的语气说话,信不信我抽你?”

“不信。”杨钊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道:“十个你绑一起也打不过我,信你才有鬼……”

“是吗?”杜甫诡异一笑,随即扭捏的道:“人家打不过你,你就不能让让人家嘛?”说话间,杜甫捏着兰花指,语带娇羞的凌空点向杨钊。

“停。呕……”杨钊被这凌空一记,点的头晕目眩,颤抖着道:“杜子美,你,你,你这一招跟谁学的?这么恶心。”

杜甫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跟你学的,你在这本《厚黑杂谈》中说,要学会换位思考,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今天第一次用,效果很不错……恩,这一条得记下来。”

杨钊傻了,这是什么世界?千古闻名的老实人杜甫竟然学鬼了,这这这……

……………………

于此同时,李府书房。

李林甫手里拿着狼毫,在一张纸上点来点去,时隔几日,会试的最终结果终于出来了,而结果正在这个条陈上。

大笔一挥,就能确定谁中进士,谁回家继续苦读。这种挥手之间决定别人命运的感觉,李林甫喜欢的要命。

但是轮到一个名字的时候,李林甫难为了,又是这个杨钊杨子午。

看着这个被下面众位考官公推为,开元十七年进士科甲等第一的名字,李林甫有种自内心的想将之勾掉的yu望。

如果是几天以前,李林甫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但是现在,杨钊盛传于长安的名声,让他不得不小心从事。自家儿子跟杨钊有过节,下面的考官们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但那些考官们还是这样做了,这种行为代表的意思,让李林甫不得不仔细的思考。

犹豫再三,李林甫只好将手中的笔放了下来,对着外面喊了一句:“来人。”

一直在隔间等着伺候的小厮,便小跑着进入书房,随后恭敬的叫了声老爷,等待吩咐。

李林甫头也不抬的道:“去将岫儿和岩儿叫道书房来。”

小厮应了一声:“是。”便倒退着走了出去。

不大会李岫和李岩便双双来到了李林甫的面前。李岫为长兄,当先行礼道:“不知父亲唤我等过来,有何事?”

“岫儿和岩儿都过来看看……”说着将考官们递上来的条陈,放倒了两人的面前。

李岩看了两眼,道:“父亲的意思,是这个杨钊吧?”

李林甫点了点头道:“这事有些蹊跷。”

李岩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奇怪,父亲是礼部尚书,不乐意勾掉就是,谅别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岫儿怎么想?”李林甫没有回答李岩,而是转头对李岫问道:“也是勾掉吗?”

“不,孩儿的意思恰恰相反。”李岫看着杨钊的名字,有些牙根子痒痒的道。

“大哥,你……”李岩有些吃惊的看着李岫,道:“这么好的机会,大哥你怎么……”

李岫摇了摇头道:“会试的考官们明知道我与杨钊又隙,不但将名字报上来,还推举为进士科甲等第一,就说明背后一定有人推波助澜。如果父亲将杨钊的名字勾掉,便落如了那些人的圈套。”

李林甫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岫儿说下去。”

“别人不知道,但我清楚,开元九年的时候,三道旱灾未能酿成大祸,以至今日旱灾都能轻易控制。便是杨钊的功劳。”

李岫侃侃而谈的道:“当年明皇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重赏杨钊,这次有人利用此事来构陷父亲,刚好摸清了明皇的心思。勾掉的话,父亲不但会有失帝宠,还可能落入别人彀中,所以只能原封不动的报上去。最好连名次都不要改。”

李林甫笑着问道:“岫儿不怕此举会让我等多一个敌人吗?”

李岫摇了摇头道:“这大唐,这天下都是明皇的,只要父亲圣眷不衰,跟谁为敌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