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谁更狂?一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8 字数:2212 阅读进度:148/226

襄城始建于春秋时期,后来楚襄王曾经在此避难,所以改称襄城。说起这个地方知道的人很少,但是说起那句:“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的话,知道的人就多了。而这句话正是出自襄城的庙坡村。

杨钊一行人进入襄城以后,便在城门的老街客栈住了下来。

吃饱喝足后,杨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陈到给打出去探听消息。一个穿锦衣的神经病总是让杨钊感觉蹊跷。

而事实正是如此,襄城有一半的人是外族,汉人只占了一半多一点点,在这样一个地方,主官要是糊涂一些,什么事儿都可能生。

正打算出去走走,看看风土人情的杨钊,刚刚安顿下来,街上便传来一片喧哗声。

一个**岁大的孩子,被一匹马撞倒,周围围着一群人,但却没有人敢上前理论。骑马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脸鄙夷的看着那个可怜的小孩,似乎没有丝毫下马的意思。

周围的人阻塞了道路,青年一时之间离不开,只是坐在马上顾盼四周,仿佛撞了人是一件十分自豪的事情。

小孩子躺在路边,满头鲜血,幼小单薄的身体,卷成一小团,身上穿着的麻布衣裂出很多口子,乱糟糟的头好似一年都没有整理。

在二楼将之尽收眼底,杨钊心头的火气刷的一下便冒出来了。

带着王衡,杨钊度冲出客栈,王衡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三两下便挤进人群,杨钊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急忙来到那名小孩身边,杨钊伸开三指搭在了那名孩子的颈部,还好的是,那名小孩并没有生命危险。

接着查看了孩子头上的伤口以后,杨钊才道:“王衡,你去将大夫请来。这孩子还有救。”

王衡抱拳应诺,便转身而去。

杨钊转过身来,脸上冷的掉渣:“这人就是你撞的吧?”

青年撇了撇嘴,坐在马上神态倨傲:“是本少爷撞的又如何?一个乞丐罢了。”

一个乞丐?还罢了?杨钊怒火升腾:“当街走马,按照大唐律,你该当何罪?故意伤人,你又该当何罪?这襄城县府衙是你家的不成?”

“哈哈哈……”青年及其周围的几个家奴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一般。

良久猖狂的笑声才停了下来,小青年继续一脸傲气:“牛二,去告诉这个小子,襄城县府衙是谁家的?”

牛二上前一步:“外乡来的小崽子,听好了,这位就是县令大人的公子,警告你客气一点。否则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杨钊的脸色变了,一县之长竟然纵容其子行凶,而且光天化日之下,这么明目张胆。就不是简单的一个失察之罪所能说清了。

看到杨钊脸上变色,小青年以为杨钊又是一个被自家老爹的名头很吓住的呆瓜,便得意洋洋的道:“如何?知道县衙是谁家开的了?”

够猖狂但是没有脑子,这是杨钊对于小青年的第一印象。

“你爹没有教过你,在马上跟人说话,很失礼吗?”要找皱着眉头讽刺道:“一个小小的县令就可以一手遮天?你脖子上顶着猪头是不是?”

“你敢骂我?”小青年捏着兰花指一阵哆嗦,咬牙道:“给我往死了打。”

四个家奴立马冲了上来。

客栈的老板站在一旁,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上前,只是暗自叹息,可怜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又要被这群畜生给害了。

杨钊很平静的看着冲过来的四个家奴,愤而转身出脚,一个充满力量的横踹,那个嗷嗷叫冲上来的家奴,再次嗷一嗓子飞出老远。

其他的三个立刻麻了爪子,让他们欺负一下老百姓,这些人都是行家里手,但是让他们对付一个高手,欺软怕硬成性的家奴们会立刻化身成为一只只乖巧至极的小猫咪。

小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杨钊。但是心底那不切实际的骄傲,让他不会轻易服软:“胆子不小,敢伤害本公子的家奴。牛二,去通知衙门,把刘三哥找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崽子有没有胆子造反。”

怒火冲天的杨钊闻言一愣:对面的小青年本来一脸白痴相,没想到紧要关头还有点脑子,造反这个名头可不是谁都能担得起的。

“哼,狗仗人势。”杨钊伸手一指:“是你滚下马来,给那个孩子道歉,还是让我把你给砸下来?!”

有着身后的依仗,小青年根本不把杨钊的话当回事:“道歉?你有毛病,让本少爷跟一个乞丐道歉,荒谬!”

杨钊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上前,沉腰屈指,聚集全身的力气,一拳捣向那匹白马的脖子下侧。受此一击,可怜的白马连点反应都欠奉,便昏倒了。

小青年坐在马上反应不及,被倒下的马压住了一条腿。霎时间,小青年哀嚎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此一下,小青年的腿就算没有断,也差不多了。

“啊……我的腿。”小青年大声呼喝道:“你们这帮子蠢材,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剩下的两个家奴这才反应过来,慌忙上前,想将他们的少爷给的腿给拉出来。

小青年的一嗓子吓坏了周围所有的人,围观者们害怕啊,这可是县令的公子,县令大人本就十分残暴,要是他报复这个看似很厉害的家伙顺带上自己呢?有着这种想法的百姓们,立刻做鸟兽散去。

本来热闹的场景,最后只剩下小青年和杨钊,以及两个家奴,还有旁边卷成一团的那个孩子。

杨钊猴儿似的,蹲到了那匹马的肚子上:“你很猖狂啊,我看你爹这个七品芝麻县令宽赶上亲王了。”

小年轻一脸悲愤的看着杨钊,本来一匹马压在他的腿上就已经让他痛苦非常了。

没想到杨钊竟然蹲到了马匹的肚子上,加上一个人的重量之后,小青年感觉自己的腿已经快没有感觉了。

“你你……嗷……我不会放过你的……”小青年眼角含泪,一脸被人**米后受害者的样子,抱着那只被压着的腿……

"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