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谁更狂?八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9 字数:2192 阅读进度:155/226

一颗大好的头颅就这样翻飞一阵,滚到了郑凯的脚下。鲜血飞溅三尺,郑凯被吓着了,一帮子衙役被吓着了,就连外面观审的一帮子百姓也吓着了。

谁都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一个无头尸体缓缓的倒了下来,血腥味无孔不入的弥漫在县衙大堂,一大滩血在堂中是那么的鲜艳,那么的刺眼。

杨钊忽然觉得十分恶心,一条人命竟然那么脆弱,而且是自己亲口所下的令。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早就没有了退路,也不充许他再退了。

“尔等可看清楚了。”杨钊强忍着恶心的感觉道:“莫要以为本官就是在和尔等说笑。”随便指着两个衙役道:“你们两个把这个尸体拖出去。”

下面的人傻傻的看着,郑凯一脸苍白,他唯一凭借就是荥阳郑氏的名头,如果这个不好使,那就一切玩完。

啪,一声惊堂木如同拍在所有人的心里一样,露出了惊讶,难以置信等等表情的人们终于恢复正常。同时这些人看向杨钊的眼神也生了某些变化。

“还有谁,敢再造次?”杨钊犀利的眼神,逐一在衙役,百姓等等人的脸上扫过。

没有敢再吭一声,因为刚刚叫的最响的刘三,这个时候已经踏上了黄泉路,谁也不想步入他的后尘。

一朝立威,所有人噤若寒蝉。

对于众人的畏惧,杨钊不置可否,如果因为对坏人狠,而被好人嫉恨,并不是一件痛快的事儿。

“郑凯。”杨钊大声道:“关于吴老汉状告你欺男霸女,伤人性命的事,你可认罪?”

“卑职无罪。”郑凯见识过杨钊的手段以后,还是梗着脖子死不承认:“吴老汉状告卑职,请他出示证据。”

钱有德挤出人群,道:“请大人为我做主,开元十七年二月初,郑凯连同强人杀我一家十二口,望大人主持公道。”

随后,一个中年人也走了进来跪下:“大人,郑凯横征暴敛,加税三百钱,我等苦不堪言呐……”

“大人,女家那可怜的女儿就是被郑凯这个畜生给侮辱的……”

“大人,郑凯抢去了我家的主田……”

“……”

郑凯脸色由青转白,这些人爆出一项罪名,他的脑袋上就加上一把刀。

“尔等冤情,本官将一一受理,今日本官定当还尔等一个公道。”杨钊面向郑凯道:“常言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你郑凯还有何话说?”

随着杨钊声音的落下,陈到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本线装账本,回大人,卑职幸不辱命,将证据带到。

杨钊示意呈上来以后,翻看了起来,其中一桩桩一件件,罗列的一清二楚。

将账本往桌子上一甩:“郑凯,仅凭这本帐,你就死十次也不为过。你贪赃枉法,*,纵子行凶,欺压良善,擅自加赋,哪一件不能斩你?哪一件又是冤枉了你?”

说着杨钊抄起一根令箭:“陈到,本官命你降郑凯的儿子抓捕归案。今天本官要让这对凶残顽劣的父子瞧瞧,什么叫做王法。”

陈到接过令箭,二话没说,转身走出了大堂。

不大会陈到便一只手拎着郑凯的儿子回来了。

郑凯的儿子,一双眼睛中透着彻骨的仇恨,死死的盯着杨钊,就是杨钊将他给打残的,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失去一条腿,那将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一件事。

然而仅仅这样还不够,杨钊竟然赶尽杀绝,把他们往死胡同里赶。平时郑氏的名头无往而不利,但偏偏在杨钊这个不怕虎的初生牛犊面前失去了作用。

“你认识本官就好。”杨钊丝毫没有在意郑凯,以及他儿子的恨意。只是淡淡的道:“郑凯,你,以及你儿子的所作所为本官都有证据。关于这一点,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哼。今天载到了你的手里,我们父子没有什么好说的。”郑凯一脸狞笑的道:“但是荥阳郑氏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希望他日风水轮流转的时候,你不会后悔。”

杨钊淡淡的道:“说那些没用的救不了你们。现在又两条路。一,要么你们痛痛快快的认罪。本官省事,你们也省事。二,你们可以硬撑着死不认罪。不过本官不介意用你们牢狱中的刑罚给你们过一遍。现在,你们的选择是?”

“本官不认罪。”郑凯依旧不知死活的道:“杨家小子,本官是开元十三年同进士出身。按律即便是大理寺,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也不能对本官用刑。”

“很好。”杨钊笑的很阴险:“本官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来人,摘取郑凯的乌纱,扒去他的官服。本官代天巡狩,有节制五品以下的权力。”

说完,两个衙役这会儿不怕郑凯了,上来三下五去二的将郑凯的的官服扒去,只留下身穿亵衣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

“你是同进士出身,不能对你用刑。这本官知道。”杨钊语气一顿道:“你的那个残废儿子总不是吧?郑凯,你觉得对他用刑,会怎么样?”

“杨子午,你欺人太甚。”郑凯一张老脸跟紫菜酱似的:“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杨钊走下堂来,慢慢的来到郑凯的身边道:“没有好处,但还是要做。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事你比我明白。”

随即装过身来,将写好罪状的文书,拿到了郑凯的身边:“画押!”

郑凯颤抖的拿起笔,欺压威逼别人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意气风,可是这一刻他绝望了。为了保住他儿子,他只有签字画押。

收起认罪:“将这二人压入大牢,以待上报吏部刑部,秋后斩。”

听到杨钊这么判,郑凯多少松了一口气,只要有时间就好办。荥阳郑氏自然有办法保住二人的性命。然后随之而来的报复,将会把杨钊撕的粉碎。

但是杨钊,真的就这样等到秋后吗?自然不会,睁开这种心肠毒辣的人,只有比他更毒才成。

感受着即将到来的秋天,杨钊已经盘算好让郑凯父子再也翻不了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