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一战定襄城一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39 字数:2183 阅读进度:157/226

襄城是个大县,酒楼客栈青楼赌场无所不有。

而襄城人都知道,所有的青楼的地下赌场都掌握在一个人的手里。而这个人就是同郑凯相交莫逆的五爷。

五爷原名郑五,是附近一带有名的青皮。有一次机缘巧合,巴结上了刚刚上任的郑凯。从此以后他作为郑凯最为忠心最乖巧的狗腿子而横行乡里。

如果要评选出襄城人最为痛恨的角色,郑五绝对是屈一指。随着郑凯倒台,最为寝食不安的就是郑五。他不想失去到手的富贵,更不想回道那种人憎鬼厌的青皮生活。

但是他没有胆子动杨钊,刘三的那颗脑袋在空中翻飞的场景,一直回荡在他的梦里。于是郑五尝试买通杨钊,但可惜的是他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走投无路的郑五只好将主意打到已经深陷牢狱的郑凯身上。如果郑凯能逃脱这一时之呃,那么襄城无疑还是他郑五的天下。

劫狱这个词儿,不断的在郑五的脑海里转来转去。只是这么做,无论成与不成,最后的结果都形同造反。除非将杨钊连同他的两个卫士全部解决。是干还是不干,这是个大问题。

对于没有什么能耐,也没有什么根基的郑五来说,做出决定无疑很艰难。本来这个想法也就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因为他郑五没有那样的胆子。

但是来自狱中的一封信,却让郑五打定了主意。在信上,郑凯言明了他身后荥阳郑氏的力量,以及杨钊死后的等等好处,并且慷慨许下很多诺言。

于是咬牙切齿摇头晃脑抽疯似的,郑五最终决定搏一把。谁要从他的手里破坏者大好局面,谁就是他的敌人。就算是吏部大员也不例外。

又是一天月黑风高之时,郑五带着许多绝对心腹级别的打手,开始了他的行动。

而这个时候,杨钊却来到了大牢。开口就一句话:“将郑凯带走。”

于是心虚不已的郑凯就被陈到提着小鸡仔似的提出了大牢,然后跟着杨钊一起坐在了县衙一侧,靠近大牢的外面。

杨钊面无表情的给郑凯道了一杯酒,然后便默坐静待。

郑凯看了看桌子上酒,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杨钊。脸上带着一股嘲讽的笑意:“杨子午,你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动手了,让我猜猜,这杯酒中有砒霜?还是有千机?”

杨钊端起酒杯道:“这杯酒里什么都没有。你以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但可惜你终究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而已。”

说完杨钊那那杯酒一饮而尽,淡淡的道:“让你来只不过是让你欣赏一出好戏罢了。这么说你可明白?”

“哼,明白如何?不明白又如何?”郑凯虽然披头散,但始终想要保住最后一点威严,道:“莫要故弄玄虚,那没有意思。”

“不,你看,有意思的来了。”随着杨钊的手指,打开的大门处,突然人影闪动,一个个都是身穿蒙面黑衣,手持单刀的凶徒,快的向着大牢扑来,行动快而了无声息。在漆黑的夜晚犹若鬼魅。

须弥之间,这样的一群人已经来到杨钊的面前。领头的郑五手持单刀,指向杨钊,道:“你这个狗官颠倒黑白,陷害郑大人,今日我等江湖好汉就要为民除害。”

“江湖好汉?哇哈哈哈……”杨钊乐不可支的指着郑五道:“就你郑五也算是江湖好汉?两家青楼,四家地下赌场,多少民脂民膏被你榨的一干二净?”

随即杨钊转过头来对郑凯问道:“这活宝你那儿找来的?这么会逗乐?”

郑凯无语的望着郑五,你杀进来就杀进来吧,那么多废话干吗?抽刀子剁完人,你好我也好,何必没完没了的呢?

陈到眼见郑五慢慢逼近,大吼一声:“保护大人。”

一排大概有进三十个衙役,全部手持单刀,从屋内窜了出来,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将杨钊和那群人隔开。出噼里啪啦燃烧声的火把,将周围照的有如白昼。

眼见这个场面,郑凯跳将起来道:“杨子午,你,你竟然……!!”

“竟然如何?”杨钊笑着道:“县令大人,你真以为每天三更时分,那个潜进县衙大牢之人,所有狱卒都现不了?或者你认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

说着杨钊施施然的拿起酒壶,倒了杯酒,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道:“自从将你打入牢狱之中的那天,本官就开始布局。你郑凯一日不死,暗中的势力一日不除,本官就一日不安。”

“为了将这些人给引出来,本官可谓费尽了心思。”杨钊掰着指头,无视于剑拔弩张的气氛,道:“先是言语威胁,让你以为小命不保。然后放任你将消息传出去,让你将这些人集合起来,通过跟踪替你传递消息之人,本官可以轻松掌握这些人的动向。哦,对了,提个问题,两天前,你准备写信给郑五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奇怪过为何大牢之中还配有笔墨纸砚吗?”

“原来如此。杨子午,没想到我一开始就落入了你的算计之中。”郑凯咬牙切齿的道:“可惜你智者千虑,却始终没有想到一点。”

“哦?”杨钊微笑道:“不知你指的是哪一点?”

“你准备的再好又如何?你只有不到三十个衙役。而我有五六十人,这一点你想到没有?”郑凯得意洋洋的站了起来,走到郑五的身边。而杨钊竟然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杨钊摇了摇头,道:“你不只是五六十人。而是更多,既然话已经摊开了说,你为何不招呼他们一起出来?”

随即郑五一声唿哨,从不远处又涌进五六十人,三十来个衙役,在百多人面前显得是那么稀少。

“杨子午,要怪,就怪你把事情做的太绝。”郑凯仿佛恢复了县令的威严,大喝一声:动手。

百多人高举手中的兵器,凌乱而又势不可挡的冲了过来,目标直指杨钊。

陈到和王衡二人,手舞唐刀,稳稳的站在了杨钊的前方,战事似乎一触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