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两败俱伤五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0 字数:2272 阅读进度:172/226

随即反应过来,唐不言的脸色变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能拿到杨钊官凭的人,要么是杨钊身边的亲信,要么是一个从头到尾都知道他唐不言动作的人,无论是那一种,都能唐不言胆战心惊。

“是什么人不重要。”杨钊目光烁烁的道:“重要的是你唐大人打算拿在下怎么办?郑氏的直系子弟杀官造反。郑炎更是脑袋被门夹了似的,派人暗杀五品暗访使杨子午。难道说他身居高位就可以杀害朝廷命官了吗?”

“是又怎样?”唐不言脸上的肌肉有些变形:“你真的以为皇帝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吏部五品官,而将一个有从龙之功的士族给连根拔起吗?这么想不免过于幼稚了吧?”

“幼稚也好,疯狂也吧。”杨钊淡淡的道:“这些毕竟都是郑氏逼出来的。谁也不想跟这样一个士族作对。可是不做对,难道说还能引颈受戮不成?”

大棒槌。唐不言忽然现这个名字很有意思:“本官不知道是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傻好?你身后的势力同时得罪了荥阳郑氏和赵郡李氏,却又妄想螳臂挡车,坐收渔翁之利。难道不知,两个士族中的一个就能将尔等视若草芥吗?”

“能文争就不需武斗。”杨钊盘腿而坐:“唐不言唐守备,出身武人,却能如此心思缜密。郑氏能笼络大人这样的人才,也算是郑氏之幸。如果在下没有猜错,当初刺杀“杨钊”的过程,便是出于大人的手笔吧?按说依照大人的智慧,这等不智之事,为何没有阻止?”

这个问题唐不言很不好回答,他就是一个喽啰,干不干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他能决定的无非是怎么干而已。

“你好像忘了,这里只有本官才有问的资格。”脸上一冷,有些恼羞成怒的唐不言道:“若是你不想吃苦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本官的问题。说,你是怎么得到杨子午的官凭的?”

杨钊百无聊赖的拖时间,道:“杀人越货,你能杀人,在下自然能越货,当初杀死杨子午之时,大人难道就没有奇怪?身边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杨子午的凭证,大人就靠着一张画影图形判定杨钊已死,未免武断了些吧?”

“哼,算盘打的再好,又有何用?”唐不言看着眼前这个,正垂死挣扎,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慷慨激昂表情的可怜人:“落入本官之手,本官自然能让你说出一切。”

在唐不言的心里,视死如归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即便是战场上他也没有见过,那些勇猛厮杀马革裹尸的军人,也不过是被逼到了战场之上,没有退路而已。

眼前的人越是表现的淡然,就越说明心虚。牢狱之内的刑具,只要来上一轮,所谓硬汉的李大棒槌就会连自己什么时候断奶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随后唐不言向着身后招了招手,自然有狱卒们拿着各式各样的刑具很配合的站在那里。

“说说吧。本官可不是一个喜欢等待的人。”

不是吧?三句话都没说完就想用刑?杨钊开始怀疑自己亲身犯险,想要找出想杀自己的幕后凶手到底是不是明智的决定了。

“等等。”杨钊看着那些手拿刑具,面目狰狞的狱卒一步一步的逼近,道:“你们别过来,不然我打的你们满脸桃花开。”

色厉内荏的话语,听到那些狱卒的耳朵里,根本就是示弱的表现。越是这样,他们就越兴奋。

随着牢门被粗暴的打开,唐不言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一见棺材往死里哭的人。

打开门,当先一个拿着锁肩铁钩的狱卒,满脸狰狞的走了进去。挥舞着铁钩,没头没脸的往杨钊身上招呼。

杨钊二话没说,一脚踹过去,于是那可怜的狱卒便刷的一下飞了回去,连带着还将身后的狱卒给撞的东倒西歪。

“你看,在下都说了会打的你们满脸桃花开的,这会信了吧?”杨钊不知死活的开始显摆:“跟你们说,我很厉害的。千万不要再过来了哦。”

听着“李大棒槌”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唐不言鼻子都气歪了:“还愣着干什么,一个关在牢里的人你们也怕吗?是不是要本官教你们怎么做?”

几个可怜的狱卒再一次冲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却小心了很多,原本狰狞的表情却露出一脸苦笑。

“唐不言,你个龟儿子,有种进来跟我单挑。”杨钊一蹦三丈高的吆喝着:“你也是武人,让那些小屁喽啰上来送死,你不嫌丢脸吗你?”

撇了叫嚣的“李大棒槌”一眼,唐不言就两个字:“白痴。”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喧哗声,其中有人的声音,也有马匹踏地的声音。外面,千牛卫何义全,一只手举着圣旨,一只手牵着缰绳。策马狂奔之间喊道:“千牛卫奉旨查案,如有阻挡,按抗旨罪论处。”

随着他的喊声,被马蹄声吸引出来的卫所的兵丁们,抬起防御的长枪,只能指着地面。抗旨的罪名太大。他们除了有些不敢置信的议论以外,连半点跟反抗有关的动作有不敢做。

何义全在陈到的带领之下,一点弯路都没有走,直奔卫所大牢而去。骇的狱卒就像是石头一般,傻傻的看着何义全带着大队千牛卫冲进大牢。

“哎,我说,唐不言。”杨钊继续找死:“外面乱的跟老鼠窝里被插了一杠子似的,你就不出去看看?”

“哼,你们给给本官,招呼好他。”说完唐不言还真的转身就走,那张杨子午的官凭也自然收进了他那宽大的袖子之内。

看到这一点的杨钊嘿嘿一笑,这哥们太配合了:“我说唐老兄,拜拜了您呐。”

说完杨钊转过头来,目露凶光的盯着那些手拿刑具又一次围过来的狱卒,道:“不要过来,谁过来我就抽死他。哎,哎……说你呐,还来,我踹,我踢,我左勾拳,我右勾拳……”

揍完,看着几个躺在牢门口一脸悲愤的望着自己的狱卒,杨钊眼睛一瞪:“妈妈的,当我说话是放屁?这回爽了吧?”

几个拿着刑具的狱卒全傻了,战战兢兢的看着杨钊,这他伯伯的,竟然还有打狱卒给打儿子似的犯人?这还有天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