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思索思念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2 字数:3237 阅读进度:191/226

第192章:思索思念

走在皇城道上的杨钊。开始有点饶过弯儿来。皇帝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杨钊知道,赶上李林甫和郑炎这种事情,老男人不可能无动于衷。

那么皇帝采取措施之前,将他杨钊这个关键人物给一脚踹开,调任秘书少监这么个清水之位,其中内情便有待分析了。

思来想去,杨钊只想到一个理由,那就是老男人想要保护他,但是怎么保护,杨钊就想不到了。

秘书少监是干什么的,杨钊多少知道,那就是后世的国家图书馆副馆长。权力不大,但是却身份特殊,在清高文人看来,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职位。想到这里,杨钊就觉并没有多在意。

却不知李隆基看似随意的一个安排,其中却蕴含着相当多的深意。

在老男人看来,你杨钊不是文名传天下吗?那就给你安排一个专门做学问的职位,不但避开了朝廷的斗争,还可以准备资本。一旦文坛公认的领袖,那个走路都费事的老家伙张说拜拜。杨钊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蹦跶出来。成为朝廷所推出来的新一代执文坛之牛耳者。到那时,整个天下的舆论还是掌握在皇帝的手里。而且杨钊身后没有士族,只能依附于皇权。看似简单的随意安排,却透着一箭双雕的深意。

离开大明宫之后,杨钊的心就已经放到了肚子里,反正所有的事情老男人都已经知道了。该下的药,禀报的也已经禀报了。即便千牛卫没有带回证据也无所谓。无论结党还是造反,都是皇帝的大忌,有没有证据,老男人都会采取措施。更何况还有证据呢?

趁着夜色,杨钊施施然的向着家中奔去。

张氏还是很虚弱。虽然保住了命,但可惜受症太深,而且拖延了一个月之久,想要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已经没有了可能。尽管孙一针的医术是否高明,都已无用。

端着雨桐熬好的汤,杨钊在床头温言侍奉,等到张氏安静的睡着之后,才算完事。

连日来担惊受怕的小玉环却难对付多了。抱着杨钊的手,死活不松开。无论杨钊干什么她都要跟在旁边,生怕一眨眼杨钊就消失了一般。直到她沉沉睡去,杨钊才得到解脱。

深夜,府内凉亭,杨钊一边欣赏着那轮高高挂在天空的弯月,一边仔细思索着连日来的经历。战襄城,博汝州,救千牛卫,一幢幢一件件。都缓缓的在他心头流转。

白天的时候,陈方规的一番话对他的触动很大,杨钊不得不好好思索一下他的所作所为。结果他现陈方规说的很对,他做事确实不成熟。无论是对待感情还是对待官场的事,以及家事都是这样。

如果陈方规不出现的话,杨玄缴谋夺自己家产的事情,杨钊盛怒之下绝对会下狠手收拾杨玄缴一家子,到时闹的满城皆知,落下六亲不认的名声,估计老男人也会重新衡量一下,杨钊到底值不值得他保护了。

看着天上的月亮,杨钊喝干了手里的酒杯,他忽然有些思念那个温柔似水,却又调皮可爱的李婉芝了。杨钊甚至不知道李婉芝为什么会看上自己,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李婉芝的情感。面对着那种很奇妙的感觉,在世为人的他在一开始时,惊慌失措的逃开了。杨钊甚至不知道,当初在十里长亭,若是没有牛端章的一番话,他还会不会留下那西洲曲?

可时至今日,杨钊也不知道。那西洲曲有没有落到了李婉芝的手里。

但是心态转变以后,杨钊认为能在一起也好,不能在一起也好,该确定的还是要确定一下。

郑李二人无论再怎么斗,在作为裁判的李隆基没有吹哨子判定输赢之前,杨钊知道他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都做了以后,他所能做的只有等。

然而感情的事情却等不起,如果再次错过了机会,世事变幻,红颜易老,他杨钊还能拥有这样一个可人吗?这个问题杨钊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

思绪至此,杨钊不由得想起了李婉芝的种种好处,特别是当初李婉芝野蛮的夺走他从余大同手中拿来的试卷备份。尽管杨钊不想承认,但也知道,他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会试甲等第一,其中肯定有李婉芝的努力。

面对着弯弯新月,杨钊知道该去看看了,一别进两个多月,没有丝毫音讯,对李婉芝而言似乎有些不大厚道。

却不知这个时候,被称为一代贤王的老宋王,正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围着李婉芝的床头,不停的在转着圈儿。

宋王府凡是贴心一点的奴仆,都知道他们的郡主是因为什么病了,更知道杨钊这个名字,在老宋王的面前,那是绝对的禁忌。谁提谁就是找抽。

看着床上日益瘦弱的郡主。奴仆们的心中也不是滋味,作为仆役,能碰上一个脾气和顺的主人,是他们那不幸生命中的大幸。但是现如今他们那个善良的主子,正病的日渐消瘦,他们却只能一筹莫展。

“乖女儿,这是宫中御厨送过来的八宝珍禽滋补汤,很好喝的。”老宋王端过丫鬟送过来的汤,坐在床头,一张老脸甚至有些献媚的道:“就喝一口,好不好?”

李婉芝紧闭着眼睛,缓缓的张开了嘴巴,她喝不下去,可是她却不想让他的父亲伤心。

稍稍喝了几口之后,李婉芝便闭上了嘴巴。仿佛沉沉的睡去了一般……

老宋王叹息一声之后,才缓缓的将手中的碗放了下去。有些揪心的看着床上的爱女,老宋王脸上的忧色越来越浓。

开始的时候,大夫请了一个又一个,没有用。后来,宫中的御医,来了一批又一批,还是没有用,只要沾上宝贝女儿的病。所有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只会摇头晃脑的说上一段似是而非的中医理论,可是轮到治疗结果的时候,全都屁用没有。

说什么心病还需心药医,他老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杨钊已经死了,上哪里去找所谓的心药去?如若平时对于有科举以来的第一个三元及第的死,他也会可惜一番,但是现如今老宋王最恨的,就是杨钊竟然轻易挂掉的这件事。

将管家叫进书房,老宋王第一个问题就是:“派往汝州的人,有没有甚子关于杨钊的消息传来?”

而管家每次的回答都是摇头。即便这一次也不例外……

静静的躺在床上,李婉芝不停再回想着关于和杨钊相识相遇,直至相知的一幕幕,渭水河畔的那个青衫飘飘的身影,早在那时,就已经伴随着一曲幽兰操走进了他的心里。而后渭水诗会上的谦虚低调,言谈笑脸等等似乎都能牵动少女的那个柔嫩而敏感的心。

李婉芝懊恼过,伤心过,甚至偷偷的骂过杨钊是个榆木脑袋。可是无论如何,那个身影都停留在她的脑海,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清晰。

直到后来,心底的那份柔情犹如黄河泛滥,一之下,再也不能收拾。李婉芝从来没有想过,这样是不是值得,是不是很傻,她只知道那份独特的感觉是她仅有的十几年的生命里所不曾遇到的。

常言道那个少女不怀春?为了这样一份感觉,一份深情,无形中李婉芝甚至敢于化身最为勇敢的飞蛾,扑向那黑暗中燃起的烈火。

杨钊死讯传来的那个下午,李婉芝仿佛被雷劈了似的,傻了很久很久。他不敢相信,也拒绝相信。可是事情永远不会因为你相信或不相信而改变。

随后新科状元杨子午,竟然那么憋屈的死在汝州,传言愈传愈烈,各种版本繁生开来,个个言辞灼灼,仿佛亲眼所见一般。“不相信”这三个字的分量似乎越来越搁不住称量。

一种又一种杨钊死法,扎上了翅膀,飞过长安,飞过大唐。李林甫和郑炎放对之后,杨钊之死成为了街头巷尾的八卦之王。关注于两个势力集团死掐的人,谁要是不说说三元及第新科状元杨子午的死,那就落伍了。

去汝州,就算杨钊已经死了,也要看看他的墓碑,这样的想法李婉芝不只想过一次。甚至疯了似地想,但却因为老宋王的阻止而难于成行,去不了,等不到,于是她就在焦急中病倒了。病的越来越重,药石在这里,似乎再一次失去了它本应有的作用。

随着李婉芝病倒,对婉芝郡主有意思的各个青年才俊缤纷而至,甚至于踏坏了宋王府那个传说中铁树做的门槛。

老宋王本来很乐意见到这样的场面,杨钊是人才不假,但可惜他已经死了。既然女儿已经长大了,那么基此为女儿再找一个真正的才俊好了。

但可惜,事与愿违,伤心之下的李婉芝根本没有那样的意思,老宋王的举动反而起了反作用,于是在思念中,李婉芝越来越消瘦。

老宋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就连照顾心肝一样的牡丹园的活动也停止了下来,但不管他如何努力,似乎一点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