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书成天下惊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2 字数:3422 阅读进度:197/226

第198章:书成天下惊

李府,后院。

李岫扒着一本书。目不转睛的看着,越看他的表情就越难看。

李林甫自从被老男人连降五级之后,老实了很多,没事的时候便呆在府中。

“我儿这是在看甚子?”

“父亲,孩儿在研究杨子午的《经济》一书。”李岫一见自家老爹过来,慌忙站了起来,让出座位:“父亲请坐。”

李林甫施施然的坐了下来道:“哦?那不知我儿可研究出甚子?”

“没有。”李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孩子才疏学浅,研究三日,书中之言才明白十之二三。略解大意,若要研究出甚子,还需很长时间。”

对于杨钊,李林甫倒是不多恨,政治斗争本就是这样,你死我活没有甚子道理可讲。杨钊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自保而已。就算恨,他要恨的也是李文忠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过可惜的是李文忠已经让老男人给凌迟处死了。

当然要说一点都不恨杨钊,那也不可能。只不过远没有达到不死不休的程度。对于李林甫而言,如果有机会给杨钊下绊子或者搬倒杨钊,那他绝对会十分乐意。

“哦?我儿竟然只是略懂大意?”李林甫被李岫的话给吓的不轻,他知道自家儿子的才华,也知道李岫根本就是一个不会轻易服人的主儿。如今却对杨钊的一本书有着如此评价。他想不明白,那得是什么样的书,才能让自家儿子能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李岫低着头,他越来越感觉到杨钊的深不可测。经济二字他是懂得的,但是结合书中的言论,他就迷糊了。没有接触过经济学一类的知识,想要轻松理解杨钊书中东西,却并非那么容易。

“杨子午的书,表面上看来,只不过是提出了一些新鲜的观点,可是孩儿细读之下却现其中多有经世济民之道。单词单句浅显易懂,但是总的看来却纷繁无比。其中言论更是孩儿次得见,想要将之读透,孩儿认为远非一日之功。”

李林甫有些愕然,一本书竟然能得到这样的评价,杨子午的才华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内心之中,对于杨钊的戒备,李林甫又加了一层……

大明宫,紫寰殿。

老男人拿着一本书,是越看眉头皱的越紧。高力士也是看的头大。杨钊的这本书送到宫中之后,他为了卖杨钊一个好,便在没有上报皇帝的情况下,便同意由内务府刊印行,如果其中真有什么问题,他第一个就脱不了干系。

老男人的眉头皱的越紧,高力士就越紧张,受罚他倒是不怕。他只怕书中有甚子惹得皇帝不快就不好了。当初看了一遍,他高力士是没有看懂。可是想想其中字句,好像也没有什么犯禁的东西啊?

“陛下?陛下……”高力士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道:“五位阁臣都在偏殿候着呢,这……”

“哦。”老男人闻言,眼睛有些直。书他倒是看懂了进八成。作为一个皇帝,他的见识手腕都高的没法说。结合者治理国家说遇到的实际问题,李隆基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皱眉头的原因,不是因为书本身有问题,而是有些头疼。

头疼杨钊书中关于资本和商人的论断。作为九五之尊,有些事情老男人看的很清楚。像是什么天下财富是不是定数,商人多拿一些,是不是老百姓的利益就要受损的问题。按照儒家的说法,那纯粹是扯淡,大唐能这种无双的盛世,其中绝对离不开商人沟通南北。

思绪走到这里,老男人扬了扬手中的:“力士,此书乃是你同意刊印的,说说你的看法。”

高力士心头一沉:果然还是这本书的问题。

“回陛下,老奴才疏学浅,所言若有不妥之处,还请陛下见谅。杨子午之书。以经济二字为题,便可看出,其意便是意欲以节流之法治国。此二字出于《晋书,殷浩传》:“足下沉识淹长,思综通练,起而明之,足以经济。”其意为节约节俭,但老奴观之,杨子午之意似乎在经世济民四字之上……”

李隆基听完了高力士的解释之后,淡然的摇了摇头道:“杨钊之意怕是远不只此,这“经济”二字怕还有天下之财富的意思,以天下为盘,以经济做子,杨钊此书,如若我大唐有一人能知其中深意,也只有仙逝而去的户部尚书倪子泉了。对了,刚才,你所言何事?”

“这个……回禀陛下,五位阁员,已于偏殿等候多时了,不知陛下何时召见……”

“那便将他们叫进来吧,朕正想找他们聊聊……”

不多时,颤巍巍的张说,拄着拐杖,手里拿着一本书,激动的老脸通红,一进门便朗声道:“陛下,大喜,大喜啊……”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陛下。杨钊杨子午真乃旷世奇才,经济一,如若陛下能按书中所言行皇权于天下,则大唐百世无忧矣……”

张老头走起路来东倒西歪的,可是嗓门却洪亮异常。

“哦?张爱卿快快说来,此书当真如此?”

“陛下且看,此书开章便论述天下财富是否定数,接着言如何藏富于民等等……,陛下,朝廷大战需要军资,赈灾需要粮草,即便这百里长安,一日所费也是天文数字,当真一言惊醒梦中人,尤其最后论证宏观调控一项,陛下乃是天下之主,天下财富都为陛下所有,朝廷以此法施为,则天下百姓皆富,何愁我大唐不能千秋万世……”

李隆基远没有张说那么乐观:“爱卿所言有些过了,常言法久必弊,那里会有什么千秋万世的好法子。不过有一点爱卿倒是说对了。杨钊的才华,当真出乎朕的意料之外……”

说完,李隆基便望着下手的王维牛仙客等人道:“众位爱卿皆以为《经济》中经世济民之策为良策?”

作为杨钊的忘年交,王维当然要为了杨钊着想,经济一书,已经得到了众位阁员的赞同,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王维本身是读理说的很对,甚至于综合了诸子百家有关于经济的观点,但是也有着一个很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书上开篇便拿儒家开刀,儒家看不起商人,认为天下财富乃是定数。杨钊却上来就反驳。引起儒家人的反弹,已经成为了铁板定钉的事实。

张说虽然可以力挺杨钊,但并不能护佑杨钊太久。皇帝的态度虽然至关重要,但政治上的事情谁有说得准,因此王维打算把丑话说道前面,这样便会省却很多麻烦。

“启禀陛下。杨钊此书却是佳作,但恐怕难为儒人所接受,倒时群情汹涌,怕是……”

“爱卿多虑了……”说完老男人露出一丝微笑,多虑什么一直未提。

国子监,值房。

孔德昌满脸通红的抱着一本书,那德行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吃人。

“竖子,竖子……”将手中没有看完的书,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孔德昌还嫌不过瘾,又跳上去踩了两脚才算解恨。

“不尊圣人,满身铜臭,大言不惭的将钱财于国运相提并论,简直岂有此理,气煞老夫也……”

自从泽水诗会,被杨钊摆了一道之后,孔德昌算是把杨钊给记下了,深仇大恨谈不上,但是见了杨钊就吃不下饭的毛病,孔德昌算是落下了。

“经济,谈何经济?”孔德昌在不大的案几边转来转去:“以国家手段,强令百姓行一事一法,本就是取祸之道。言什么天下财富不是定数,言什么国家出手维持地方经济均衡,言什么宏观调控,当真是不知所谓无理之极……”

念到这里,孔德昌彻底伤心了,他是谁?他可是孔子的嫡系传人,反驳谁都可以,但就不能反驳孔子。否则他孔家后人的脸面往哪儿搁?

在他看来杨钊这就是大逆不道。就是数典忘祖。这是赤1uo裸的对儒家宣战。

稍微收拾了一下衣服,孔德昌直奔大明宫而去,他要向皇帝来控诉杨钊的大逆不道之罪。可是他忘了,历代皇帝治理国家都是行儒家之名,而用法家之实的……

自从杨钊的新书行以来,在大唐可算引起了轰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见见的产生了两个派别,一个是赞成杨钊的说法的。这一类人一般比较务实。

而另一类人则是不同意杨钊的说法的。他们虽然也同意杨钊提出的观点和看法,但作为儒家的铁杆,他们即便知道孔老2的经济观点错了。也不能像杨钊那样直接说出来。

封建时期的交通,远没有后世那么便利,因此根本不能用经济学的眼光去看待这个社会。

杨钊结合中国古典的经济理论,以及借鉴后世的众多经济学理论所重新提出的重点,不过是对于一些古时比较突出的问题,利用一些不矛盾的基础经济的知识一一分析解答,并且提出一些简单的基础经济论点。古时每一本书的字数,都少的可怜,杨钊自然也不能长篇大论。

大唐人的包容性太强,因此士林内外,无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杨钊说法的人,都没有做人身攻击的意思,并且不得不佩服杨钊能将所有人都不懂的东西,给分析的那么透彻,解答了那么多看似无解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杨子午的大名再一次响彻大唐,却是毋庸置疑的,随着《经济》热销,杨钊书成天下惊的事实让所有人都佩服不已……

当然,这其中,跟杨钊有仇的孔德昌是一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