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新官上任一把火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3 字数:3325 阅读进度:202/226

第2o3章:新官上任一把火

杨钊傻乎乎的望着小黄门放在自己手中的印信和官凭。就是这两样东西表明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只有十六岁的他已经成为了政界大佬之一,位居三品下的国子监祭酒了。

从七品的翰林学士到五品下的吏部郎中,再到五品上的秘书少监,然后是三品下的国子监祭酒,杨钊做了直升机一般,在不到一年之内,连升n级,坐到了多半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位置。

这个时候,即便是握着印信,杨钊还是有着一股不真实的感觉,他始终有些怀疑,老男人的脑门是不是被武惠妃用门板给夹了,不然怎么会选择他这样一个小青年作为国子监祭酒的?

作为大唐的最高学府,国子监的祭酒那可不单单是责任重大。还附有领导天下清流,引导士子舆论的作用。那些清流人士,以及士子博士等等的人物,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谁也不服的主儿?对于自己能不能和颜悦色的领导这些人,杨钊的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不过显然老男人并没有在意这样一点,在牛仙客提出这样的建议。经老宋璟同意之后,老男人甚至没有再问任何一人的意见,便将这件事给定了下来。

杨钊则只能稀里糊涂的谢恩之后,随着高力士高喊的退朝声中,随着人群,缓缓的离开给他万分惊喜的含元殿。

离开了含元殿之后,杨钊本想找张说,或者是宋璟聊聊的,可是这两个在大明宫内乘虞轿的老头跑的比谁都快,因此杨钊只能放弃。

三日之后,杨钊开始走马上任,带着陈到王衡二人,乘马车来到了国子监。

司业郑邦远以及杨玚,二人领着国子监的大部分人,都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长官。其中不服气,想要给杨钊一个下马威的也有人。不过联系一下杨钊的名声,以及那蜚声大唐的将进酒,敢难为杨钊的人倒也不多。

郑邦远很不服气,他可是名门郑氏的子弟,身后的背景说出去能吓破人胆的豪门子弟。可是却在右司业的位置一呆就是六年,孔德昌那个老东西跟李林甫穿一条裤子的时候,就玩命的压制他,如今孔德昌出人意料的倒了,可是顶头上司竟然换成了跟郑氏苦大仇深的杨钊。

被杨钊这样的人压着,他还有出头之日吗?想到这样一点,郑邦远哭死的心都有了。前段时间他还听说,说是堂兄郑拓遭了杨钊的毒手。虽然没有人在那之后见过郑拓。但传言的可信度也因此提高了不少。对于这样一个煞神似的人物,要说他郑邦远一点都不怯势,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可是要说杨钊会跟自己把酒言欢,郑邦远也同样死都不会相信。

于是给杨钊一个下马威,让杨钊知道,国子监这样一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娃说能玩得转的,便成了郑邦远思来想去得到的唯一一个办法。

至于旁边的杨玚,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杨钊于他同姓,对于杨钊的才华,他也是佩服的不行,神交已久。姓杨的出了个天才,他也光荣不是?

“呀呵,欢迎杨大人,初次到来国子监,不知道杨大人是否需要在下做个向导?”

杨钊一愣,凑过来的这家伙是谁?挺有眼色的。刚要点头,杨钊就现不对了,这家伙倒像是领着客人参观。国子监谁当家这事还有什么疑问吗?

就在杨钊愣神的当口,杨玚抱拳施礼道:“卑职左司业杨玚,参见祭酒大人。”

杨玚。还是国子监左司业?牛人啊,人家可是续孔德昌之后,历史上正儿八经的祭酒大人,杨钊一把拉住杨玚的手道:“久仰大名,长安城盛传的才子杨玚,今日一见果然胜似闻名。要不,你就带我看看?”

郑邦远在旁边傻眼了,一上来就不给自己面子,那还了得:“杨大人,你将我等这些人放在这儿视而不见,似乎不怎么好吧?”

“哦?那你倒是说说有甚子不好?”杨钊一张笑脸上面尽是戏谑的表情。

他来之前就做足了功课,自然知道郑邦远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今郑邦远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的,不注意他简直就没有天理了。

“杨大人,恭敬的,称呼你为一声大人,莫要目空一切,有些人你还得罪不起。”

“是吗?你是说我得罪不起你吧?”杨钊淡淡的笑着道:“那你猜猜本官今天到底敢不敢得罪于你?猜对了有赏。”

“好大的口气。杨大人初来乍到便如此强势,以后还有我等下官们的活路吗?”

“你还真说对了。”杨钊脑袋一昂:“本官虽然不喜郑氏子弟,但也并非对所有郑氏子弟都有意见,不过今日一见你,本官倒是不想强势,也得强势了。另外本官还要奉劝一句,后面跟着郑邦远的人,你们可要想好了,别哪天本官收拾你们的时候,你们还要喊冤。”

“杨钊,你,你。你一到国子监,不思维护团结,反而如此独断专行,言语中多有侮辱,莫非你杨子午想要我等告到御前吗?”

“有本事你便告,莫要说些无用的。”杨钊眼神定定的看着郑邦远,道:“郑氏炙手可热,你似乎也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吧?告到御前?是告你自己不尊上官?还是说我杨子午因为没有对你客气,所以你怀恨在心?”

说道这里,杨钊凌厉的目光缓缓的扫过那站着一排排国子监的博士,助教,监生,直讲等等一行人道:“我杨钊的名声,你们听过也好,没听过也罢,做好你的工作,你好我也好。但是拉帮结派等等的行为最好不要有,因为本官最讨厌这个,另外再奉劝各位一句,本官的眼里从不揉沙子。”

杨钊从生死搏杀中锻炼出来的凌厉目光,望到那个人,那个人就会老老实实的低下头,一生都不敢吭。儒家的浩然正气好像在这一时间失去了作用。一个个在心底里都留下了杨钊冷酷无情十分刚正的一面。

“哼,杨大人倒是好官威好煞气啊。第一日进国子监便如此这般,当真是没有将我等国子监的老人给放在眼里啊……”

“国子监老人?”杨钊冷笑着道:“郑邦远,你能不能不在裹挟着你同僚来一起跟本官对抗,你看看他们肯吗?国子监下辖总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凡七学。博士助教凡百七十人,你又能裹挟几个?如此作为,你当本官收拾不了你吗?”

“杨子午,你这是想以势压人喽?”郑邦远一点都没有面对顶头上司的样子道:“国子监掌天下教化之权,有为国荐才之能,以势压人,你压的了天下才俊?压的了清流士子吗?”

“压不了。”杨钊淡淡的道:“本官也不需要那么做。但是本官却能压的了你。这便足够了。来啊,将这个目无长官的害群之马给本官拿下。”

跟在杨钊马车边的王衡和陈到,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脚踹在郑邦远的腿弯,将之踢到,然后捆小鸡子一般捆的那叫一个结实。

“杨子午,你滥用职权。”被捆着的郑邦远依旧挣扎不停:“本官乃是圣上钦点的四品下国子监司业,你竟然敢滥用私刑,即便你逃得过百官弹劾,也逃不过悠悠众口……”

“是吗?”杨钊弯着腰,对着郑邦远露出一嘴的白牙:“如果本官有皇帝的口谕,全权执掌国子监,有先斩后奏,便宜行事之权呢?”

看着郑邦远渐渐青的脸,杨钊淡淡的道:“你如果不站出来充大头,本官要收拾你,还要大费周章,可惜你竟然送上门来了,本官自然乐得成全与你。至于天下悠悠众口,先成王败寇,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更何况你们郑氏的名头,似乎并不多好吧……”

郑邦远被拖了出去,杨钊丝毫情面都没有顾虑,上来便是一处杀鸡儆猴的威胁举动。后面站着的众位手下,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没有丝毫异议,杨钊连四品下的司业都说收拾就收拾,还会在乎他们那些小小的虾米吗?

杨玚在旁边看的直摇头,杨钊这么做,虽然大快人心,但上任之初,便将执掌儒学教化的司业给拿掉了一个,无论从什么方向来看都有些过了,尽管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祭酒大人,如此怕是于大人声誉有损呐……”

杨钊笑了笑道:“有损名声?不会。国子监除了掌天下教化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引导天下清流的舆论,悠悠众口也得有个引子才成,国子监只要统一口径,议论就永远控制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你看看那些噤若寒蝉的博士们,他们敢嘛?”

“这个恕下官学识浅薄,这舆论一词,不知出于何处?还望大人不吝赐教?”

“舆论?”杨钊一愣:“我有说舆论吗?对哦,我好像是有说的。”

舆论舆论,杨钊的脑海里突然只有这两个字飞来飞去,作为后世的杨钊,自然指的舆论二字的威力。按照大唐朝的印刷水平,搞报纸是有些不可能了,但是搞和期刊月刊什么的似乎并不多难吧?

杨钊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这种穿越者必备的明都给忘了,真有有些枉为穿越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