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活字啊活字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3 字数:3199 阅读进度:207/226

第2o8章:活字啊活字

“爱卿此话可当真?”作为人精的老男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两眼精光乱冒的看着杨钊。将整个大唐的舆论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事儿无论是谁,只要想一想都会热血沸腾。在古代无论是太平盛世还是战乱年代,都不缺造反的人。翻开编年体的史书,造反两个字几乎每一页都有。

产生的原因就是资讯不达,在一个小范围之内,一些人很容易被蛊惑,要是能开启民智,让百姓都团结在李氏皇族的周围,那产生好处,将会是难以估量。

至于开启民智会不会导致不利于统治等等的因素,老男人根本就没有想。他太自负,他相信任何人在他的眼皮底下都玩不出花样儿来。这份自信来源于登上皇位的几次政变,以及老男人本身的才华。

“陛下,你看臣这个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嘛?再说,谁敢跟您老开玩笑?”杨钊悻悻的看着老男人,皇帝不敢相信的态度正中杨钊的下怀。但是戏还是得配合演下去。这是下位者巴结上位者的不二法门。

主意是很好,但是思绪几转之间,老男人便平静了下来。杨钊的大饼画的太好了,以至于老男人听了之后。心花怒放。但这并不代表老男人会失去应有的判断。

看到杨钊不服气的样子,老男人哈哈大笑道:“朕也不是这个意思,子午莫怪。这个月刊的法子却是很高明。不过子午可曾注意到其中问题?”

“嗯?”杨钊觉得自己想的挺全面的:“这个,不知陛下所指为何?”

老男人看了杨钊一眼,暗叹一句,还是太年轻啊。

随即说道:“先,子午可曾想过,雕版印刷,耗时颇长,这月刊难以在规定时间之内承印,何况还要去掉收稿校对等等的时间。一来二去,必将难以为续,此为其一。”

李隆基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运筹于帷幄之中抽丝剥茧,开始分析杨钊计划中的不足。而且颇为切中要害。

一个印刷术就能难倒一个国家的人。抵报有多大的行量,杨钊心里跟明镜似的,如果所谓月刊也跟抵报一个德行,那就什么都不用玩了。

想到这里,杨钊回答道:“禀陛下,此事,臣早有考虑,靠雕版来完成这些事,确实达不到微臣说预期的效果。因此臣在一个使用印信之时,获得了一个灵感。臣称之为活字印刷术。此法所耗,基本等同于雕版,但却占尽了一个快字。”

“哦?”老男人示意高力士给杨钊倒了一杯御酒道:“子午快说说这个,恩。活字印刷术,朕倒要看看子午有何法,可以解朕之忧。”

杨钊很识抬举的将倒好的御酒一饮而尽,砸了砸嘴巴感受一下,现用来宫中御酒,跟极品玉壶春比起来,也就那么回事。放下酒杯,杨钊道:“回禀陛下,印信和拓印,被扩大道整个版面的时候,便产生了雕版。在我大唐,雕版印刷术刚刚形成一个完整的印刷系统。但是既然印信和拓印能够集合成为雕版的诞生,那么为何不能单个使用了?”

“雕版之费便是在于版面难以使用长久,需要不断更换,进而限制了其规模和度。而且耗费巨大。要想完成月刊的刊印,确实难以为续。但是如若,大量制作单字,印刷之时,将之在范模之内,用完即拆,单字即可重复使用。又可避免雕版坏一处,则整版更换的缺点。其度必可成倍增长。如若成行,则月刊大规模承印的难题必将迎刃而解。”

杨钊看着老男人和高力士目瞪口呆的,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当初活字印刷,在雕版刚刚成型的时候,肯定有人想过,只不过雕版依然大行其道,就说明这期间困难重重。

老男人和高力士被惊讶了,他们不是认为方法可行,而是被杨钊的异想天开给镇住了。这招李隆基就是用脚丫子去想,都知道杨钊说的完全可行,只是研究活字印刷,这个时候才开始是不是晚了点:“子午当真让朕大开眼界,能将爱卿收入朝廷,朕十分欣慰。朕也知道爱卿刚刚就任国子监祭酒,需要作出成绩来服众。但此法却有些过了,朕问你,活字印刷之术,爱卿需要多久才能研究出来,并且在应用中达到行月刊的要求?”

杨钊很老实的答道:“这个,要想使之成熟于用,臣仔细算过,少则三年,多则十年。”

“那便是了。”李隆基淡淡的道:“如此子午还是安心当好你的国子监祭酒吧。有朕便宜行事的口谕在,还有何忧?”

这话说的,既保留的杨钊的面子,又说清楚了意思。但杨钊听到耳朵里就不是味了。老男人这分明是告诫他不要好高骛远。警告的方式很隐晦,但是意思却表达的一清二楚。

看到杨钊沉默不语,老男人还有些怕打击到杨钊的自信心。毕竟杨钊雄赳赳气昂昂的扛着一把铁叉来了,他给人折成扒钩回去,是有些不厚道。尽管老男人存了让杨钊好好历练历练的心思。

“子午为国着想,朕甚感欣慰。你年轻气盛,有些冲动,朕也不怪你。”慈祥的看着杨钊,老男人笑了笑道:“这本奏章就留在朕这里,朕等着你能拿出活字印刷术的那天,你我君臣二人再论此事。倒是怕子午就没有这般冲动了。”

杨钊傻了,这叫怎么回事?他只说活字印刷术要想形成一个系统,至少要那么长的时间来展,可是并没有说他就一定要从现在开始算吧?

能先入为主成这样,看来老男人自负的可以。不过人家是皇帝,谁又管得住?

“这个,陛下,这个活字印刷术,貌似臣已经研究出来了的……”

“什么?”老男人惊讶之下,差点直接站了起来:“子午,你竟然已经研究出来了?”

没研究出来,你当我是在逗你玩吗?再说我有几个脑袋敢逗你玩?当然,这话,杨钊是不敢说的。

“这个……臣幼年丧父,家中衣食无着之时。迫于无奈偶然间想到了活字印刷术,然后同人合作,混口饭吃,时光如同白驹过隙,眨眼间已过十年,因此臣上这道奏章之前,便已经详细的了解过,没有谱儿的事儿,臣也不会拿来麻烦陛下不是?”

杨钊瞅着老男人的那张脸,话是越说越小心,就怕哪一点惹的老男人不快。尽管是他误会的。不管杨钊的事儿,可是天下最不讲理的就是皇帝。跟皇帝讲道理,你不是找不自在吗?老魏征跟千古一帝讲道理,讲到最后坟墓被挖了,墓碑给推了,一家老小也倒霉的不行。更何况老男人这样自负的人?

“你这个小滑头。未想到幼年清苦,倒是成就了如今的你。”

老男人一听事情并非空中楼阁,反而确实可行,心情不由的大好,不过但看道杨钊鹌鹑一样的德行,决定再逗逗杨钊,既然杨钊让他连误会带郁闷了一回,他自然要拉着杨钊当垫背的。

“话,还得朕误会一场,竟然不一次说完,看来治你个欺君之罪,只有饶恕,绝没有冤枉。不过朕今天心情好,不予你计较。你还是给朕介绍一下这活字印刷正经。”

我x,杨钊被吓的一身冷汗,这他**的皇帝是不是都这个样子,浑然不拿别人当回事,自个犯了错,结果一推二五六,全成别人的不是了,看来以后还得小心之中带着小心。

陪着笑脸,杨钊姗姗的道:“臣奏请的这事千头万绪,有点乱了,还望陛下莫怪,嘿嘿,这个莫怪。”

“朕不怪你,说说吧……”

看着老男人一脸恶趣味的调笑自己,杨钊很想把自己面前的杯子,摔他脸上去,不过这事儿顶到南天门也只是想想,而且不能多想。

“这个,不知陛下可听过庞氏书坊?当然陛下日理万机公务繁忙。这种小作坊不知道很正常。”

“大唐第一书商的名头,朕如何没有听过,莫非子午与其关系匪浅?不对,活字印刷干系重大,单单只是关系还不能让其走到这一步,子午便是其东家之一,朕说的可对?”没等杨钊回答,老男人便认定了:“子午,这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

老男人的心情好了,杨钊还是敢贫两句的,只要无伤大雅就成。

“臣倒是有三层干股在其中,不值一提,嘿嘿……”装傻,往死里装傻。当商人这事,在皇帝面前,只能装傻。

“如若朕所料不差,这庞氏书坊能成为大唐第一书商,便是靠着子午这活字印刷来步步抢占先机的吧?”说道这里,老男人仿佛很感怀似的道:“还真难为你了,八岁就能这般懂事……”

“陛下赞誉,臣愧可不敢当,话说当年,连饭也没有得吃,臣那时亡父初丧,母亲病重,这不都是被逼出来的嘛。”

“好好,逼的好,要是能多逼出几个这样的人才,朕便无忧矣……”